【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你們在人生最美的時刻遇見,給了彼此一段青春後,成為經過。

親愛的海苔熊:

我是個女孩,我想說一個我和朋友的故事。

那年,那個女孩陪伴著我,在那個雨不停的冬天。我陷入無比的悲傷,只因一段不屬於我的愛情。而那女孩,用她夏天一般的熱情,溫暖了我。大學四年深深打進了我的世界,成為我無可取代的好朋友、姊妹、親人。在我的世界,她是唯一,儘管我擁有愛情,卻自私想擁有每一個時刻的她。我們總是正向的互相鼓勵對方,我們也一起走過太多彼此人生重要的時刻。

那時候的我們除了就在身邊,卻總是不忘要用寫信、寫卡片方式來問候內心的彼此。我們有共同興趣,我們熱愛聽彼此唱歌,愛用音樂表達對方。我們無話不談,甚至我敢說,我愛妳。(推薦閱讀:【為你點歌】你是我努力過,最接近愛的可能

我從來沒想過的今天。我從來不會知道會有這樣的今天。她不再屬於我,而我也不能再自私地擁有她。

我們是怎樣才走到今天的地步?我說我不想要這樣的,那她也是嗎?會記得我們曾經的瘋狂、曾經的所有回憶嗎?記得這首歌嗎?

「我往前飛 飛過一片時間海
我們也曾 在愛情裏受傷害
我看著路 夢的路口有點窄
我遇見妳 是最美麗的意外」

會記得我對她說過,謎底其實就在眼前嗎?

原來失去了(友情),就像失戀了一樣難受,聽到的所有歌,都與她相關,做的任何事,看到的任何美景,都因為身邊不再有她可以分享,而變得沒有意義。原來失去了她,就像我被全世界的人的都拋棄了一樣。我可以再遇見嗎?就算她愛的是夏天,我愛冬天,卻可以因為彼此而醒過來。就算未來不能因此而安排,但我會等著。

嘿海苔熊,你知道友情,真的也跟愛情一樣嗎?也會吃醋、也會失戀、也會幸福、也會受傷⋯⋯我想我愛她,可能也超過了我的愛情。你懂的吧!

Bonnie(點播時間:2017 / 5 / 9 下午 10 : 22 : 20)

親愛的 Bonnie: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

我相信。

我相信世界上有如此深刻的友情,我相信失去了友情就像失戀一樣難受,我相信他在你的生命當中佔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只是現在他選擇離開,而你被留下來。

你多想要他能夠記得彼此的瘋狂、彼此的回憶和曾經,為了他,你甚至敢說:我愛你!但為什麼在你還想要繼續的時候,他卻不要了?當他說要走,選擇疏離的時候,卻沒有告訴你為什麼,那種不明不白的失落,會有種「為何我們以前這麼好,現在卻變得如此不好?」無法接受的感覺。

你還在冬天的傍晚裡等待,卻聽見夏天的離開。

你只能等待,卻無法替未來安排。這樣的心情,或許有很多的不懂、很多的難受、很多的傷口,可是現在的自己,卻沒辦法做點什麼⋯⋯

你問自己,是怎麼了,才走到今天的地步?一個不只是每天和你相處的人,也是在內心貼近你的人,你們曾經擁有同樣的歌聲,如今卻變成陌路人。是哪一個環節出了錯?(推薦閱讀:【為你點歌】當你能夠擁抱悲傷,悲傷就會有力量


《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劇照

心理學 OK 

一段關係嘎然而止,往往並不是在某個時刻某一個人做錯了什麼,而是有一些未曾覺察的衝突,隱沒在時間的洪流當中。

根據社會學家Jan Yager(2017)的說法,一段關係的改變,影響的因素至少有下面幾個(我稍微簡化整理了一下):

  • 你的問題:例如你的個性比較依賴或黏人。可能如同你說的,你很自私的希望每一刻的他都能夠被自己所擁有。
  • 他的問題:過往,他從安撫你在感情裡的傷害,陪你走過許多風風雨雨,而如今你們各自往自己的時間海飛去,知道你有沒有曾經想過,是他的個性使然,或者是他選擇的人生方向已經和過往不一樣?
  • 你們的問題:你像冬天,她像夏天,兩人卻都願意為了彼此而醒來,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彼此的相處上是否出現了什麼樣的問題,使得這個跨越季節的友情,有了不一樣的結局?
  • 環境的問題:你們曾經一起走過太多人生重要的時刻,不過由於時序的更迭,或許你們已經不再扮演彼此生命當中的季節。

認識一個人,其實就是自我擴張的過程(self-expansion)  (Arthur Aron、Aron,1997A. Aron、Aron、Tudor與Nelson,1991)。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可能會發現不同的「新的自己」,也可能會認為自己和對方很親密、很靠近、甚至親密到不想要分開,不過我們都知道「合久必分」。

太過靠近一個人,就會離開一個人。

等等,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幹話,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能夠保有完整的自己,當自己和對方太過靠近的時候,會有一種「自己被吞噬掉」(immersed)(Kwang、Neff與Swann,2011)的感覺,為了避免這種感覺,我們就會主動地調整彼此的距離。步伐一致的朋友,會隨著時間、工作環境的轉換、人生進程的起伏,調整彼此的距離,用一個舒適的頻率來維繫這段感情和友誼,也就是所謂的「有彈性的友誼」(Yager,2017)——但並不是每一段友誼都這麼幸運。(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我們之間,好朋友式的曖昧

有些時候,兩個人關係的調整並不同步,你還想要維持當初的親暱,但他卻覺得彼此已經不是過往的那種關係。這不是誰的錯,你們只是在人生最美的時刻遇見,卻又在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成為經過。

多年前,我在老師的原文書櫃上看到了一本書(Dawley,2000),依稀記得裡面有一段在描述所謂的「階段性朋友」——有些朋友,曾經和你的生命經驗有深刻的交錯,那樣的深刻,深到你可能都以為這輩子不會再跟任何一個人這麼要好了,比馬里亞納海溝還深。可是過了一個特定的時間,兩人其實也沒有太多的爭吵,就漸行漸遠了。

這不是因為你不好或他不好,而是在兩個人「好過」之後,接下來的人生你們都值得另外一種好,值得遇見秋天和春天,值得看見不同的季節,順其自然不強求,就是在季節更迭之間最美的溫柔。

不過,記憶依然是有重量的。我相信,不論你往後再和誰遇見,他都會是你回憶裡,最美的季節。

在空中和阿熊遇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