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的百態心事,酒吧裡的小插曲,已逝的戀情似乎都是注定,人世間的親密關係,總得小心輕放,容易破碎。

世間沒有不破碎的關係,眾生不過被時間和法相所困。禪宗把萬事萬物都他媽的參透了。

利亞到基隆路的中式小酒吧請喝酒。她要了琴酒,我點了「台灣男波萬」——金門高粱、台灣梅酒、血橙、薑汁利口酒,酒精濃度高卻香醇順喉。之後又續了幾杯花香白啤。

我們在人聲和背景音樂的掩護下聊起一宗禪宗公案,講的是世間沒有不破碎的關係,眾生不過被時間和法相所困。利亞手舞足蹈附和着,不自覺一手把玻璃杯掃跌摔得粉碎。我們驚呆了 2 秒,然後瘋狂爆笑。(推薦閱讀:分手以後,不用強迫自己不再想念


圖片|來源

我倆酒量酒品都好,調酒師也沒為難我們,貼心溫柔有人情味,簡直讓我們想在餐巾紙寫上手機號碼塞給他。

「前兩天在澳門認識了一個年輕的酒吧老闆。我問他做調酒麼?他反問我愛喝什麼。莫希多、瑪格麗特、黛綺莉、卡琵莉亞、邁泰,哈,他店裡都沒有,我聽完竟失手摔破了手上的紅酒杯。正常人在澳門喝調酒都會無名火起吧?不是冰太多糖漿太多,就是比例不對、用料不講究。上次和男生到文華東方酒吧點了 Ruins of St. Paul,侍應在我面前像弄過橋米線那樣耍花招,卻失手把盛酒的中式茶壺的蓋子給打破了,約會失敗收場。往後我總疑心凡是打破杯子,都是老天爺的啟示。世間沒有不破碎的關係對吧?禪宗把萬事萬物都他媽的參透了。」(推薦閱讀:【單身日記】何必留戀甘心錯過你的人

利亞的所有關係都是喝酒喝成的,我的歷任男友卻總是酒精過敏或者一杯下肚就不省人事。所以我從不相信酒後亂性這回事,所有亂的結果都是清醒的始終如一。

澳門乃至亞洲酒吧及調酒文化停滯不前,不只是味蕾訓練與酒類知識不足,還在於觀念的陳舊,對於女生獨個兒去酒吧喝酒,依然被視為「危險」、「自甘墮落」、「自取其辱」、「必有所圖」的二十一世紀,我也是失望得一地眼鏡碎,而且極其厭惡所有以「女性之夜」、「女士免費」、「女士豪飲大賽」作招徠的酒吧。如果人身安全仍是到一間酒吧消費的優先考慮,而不是氣氛、產品質素,那還有什麼理由要求酒吧東主精益求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