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義是自己的事情,你的生命不必向社會規範交代,跳脫體制去探索人生意義的反動,當你為自己做了選擇,不論世俗眼光是否贊同,掌握人生,便是之於你最好的意義。

前一陣子,參加了女人迷辦給作家的一個講座,恰巧和主編采岑聊到了情緒這件事情,進而計畫在女人迷寫一些和情緒有關的文章,但我一直遲遲不知道該怎麼下筆。

最近,一個人騎著單車,踏上了環島的夢想,在九天內完成了環島之路。一路上,我不斷地思考著情緒這件事情,也有了一些醞釀。

於是,我決定以我的環島之路作為出發點,書寫一段關於自我對話的故事,作為情緒心理學的序章。

為什麼要環島?

許多人都會問我說,為什麼要一個人去環島?

我很想給出一個很有意義的答案,比如說「我要去關心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人」,或者是「我希望能夠實地走訪不同的鄉鎮」,但我發現,我似乎給不出來。

給不出來,不代表我一個人的單車環島之旅,就是沒有意義的。對我而言,這一件事情當然很有意義,而且我相信,無論一個人選擇做什麼,他的任何行為對他自身而言,必然有其意義存在,只是這樣一個意義,在大眾眼裡,並不一定是件有意義的事情。

太習慣符合社會期待的我,總覺得好像非得說出一個符合社會期待的意義,才是一件對的事情,否則這樣的環島,好像就只是一趟浪費錢、浪費體力、自找罪受的旅程而已。

確實,我必須說,一個人單車環島,真的很累,非常累。當你騎上蘇花公路,全身冒汗、水壺見底的時候,你身旁沒有其他人為你補給、幫你加油;當你騎在漫長的省道上,周遭下著大雨時,沒有人跟你說加油、沒有人跟你一起前進。這很累,而且非常累。

那麼,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堅持去環島呢?其實對我而言,環島這個夢想,是我從高中畢業時就想完成的一條路,只是因為諸多因素,一直沒有辦法完成。到了今年 4 月,一位朋友和我借單車去環島,我掐指算了算,還能如此自在旅遊的時光,恐怕只剩下這個暑假了。

推薦閱讀:女孩的環島旅行:人生總要一趟說走就走的旅行

我不想被別人綁住,不想遷就於其他人的行程與體力或心情。於是,我毅然決然踏上一個人環島的旅程。

這是我的夢想,即便有再多的人能夠陪我一起走,也只有我自己能夠走完屬於我自己的這條路。

過去走過的路,都是在為未來做準備

一直以來,我都很相信一句話:「人生走過的路不會白費」。

這一句話,依然是對人生意義的反動。從小到大,聽習慣了「你做這些事情又沒有意義」,不但習慣於被他人掌握自己人生的意義,進而也開始用自己的經驗,來評斷他人生活的意義。

推薦閱讀:【職場筆記】努力的報酬不是成功,而是成長

當然,這並不是說,我們不能將自身的經驗分享給他人。但是「分享自身的人生經驗」跟「剝奪他人的人生意義」,卻是兩件常常被混淆的事情。

在今年六月中,我便曾自己一個人踏上環島之路。那一次,我一天從台北騎到了台中,第二天便筋疲力竭,本來目標騎到台南,卻從南彰化一路坐火車到台南。這樣的環島,好累。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不幸,我在騎到枋寮的時候遺失了手機,讓我被迫搭車返回台北,卻讓我這次得以完成「從頭到尾不靠任何交通工具幫助,全程騎乘單車環島」的目標。

上一次的失敗,讓我學到了許多,我知道我的體力大概到哪裡、多久得休息一次、一天當中幾點比較適合騎乘、路程上需要多少的補給、從東部下去比從西部下去更適合在這個季節環島,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等等。上次的環島並沒有白費,全都成了我這一次環島成功的糧食;而一路上不斷調整自已的心態與自己的目標,也讓我更能游刃有餘的完成這一趟旅程。

情緒與意義

從大三那年,開始接觸到存在主義以來,我便漸漸養成了這樣的哲學觀:「一個人的生命意義,只能由他自己賦予。」確實,在生命的旅程當中,我們會遇到許許多多的人,給了我們許許多多的建議,而這些建議,常常也成了我們評斷自己的標準,逐漸影響了我們的情緒,以及看待自身的準則。

但漸漸地,在探索自我的過程中,我會開始期望自己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意義,無論是任何事情,若能夠自己去咀嚼過一次,得到屬於自己的意義,那我就會去咀嚼他。就好像我們心理學常常談的負面情緒,負面情緒的存在,到底有什麼樣的意義?許多人常常否認了負面情緒存在的正面意義,僅僅一味地排斥它而已;但對我而言,任何事情的存在,都有其正面和負面意義,端看我們要如何運用它。

推薦閱讀:遇見有力量的自己!讓負面情緒溫柔釋放的身體練習

而在環島這條路上,我經歷了許多的負面情緒,譬如生氣、難過、失望、傷心等等,這是一條很艱苦的路,而這些情緒也必然會伴隨出現,你得不斷地去和他們對話,了解這些情緒都是自身存有的一部分,學習如何涵容他們的存在,找到自己前進下去的方式。

對我而言,環島這條路,最重要的是「勇敢」,然而,勇敢是一個決定,它根基於「環島」這件事情對我而言的意義。因為我了解它對我而言有何意義存在,於是即便再累,我也不曾思考過放棄。勇敢並不是一種情緒,而是和自身對話之後所做出的決定。

這一篇文章並不是說,選擇勇敢走完全程,才是最有意義的事情;而是說,我們如何找到自身的意義,是我認為存有於這個世上,最為可貴且重要的事情。

在後續的文章裡,我會討論一些不同的情緒,打破這些情緒原先被大眾賦予的意義,開啟更多對話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