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hristine Lee 經歷母職後,從一國家的國際展覽窺見其中的性別差異與社會偏見,反思台灣親子友善的課題。

曾經單身無子的我們,也恍然不知成為親職後需要社會集體的友善處遇

沒有經歷孕產和實際生養孩子之前,我和伴侶是喜歡孩子但不了解孩子也不知道擔任親職會有什麼酸甜苦辣鹹的,而年輕時還沒生孩子的我和伴侶,就經常到歐洲公務出差和參加展覽,當時單身行動的我倆,效率高、行動便利又俐落,在有了孩子之後,這樣差旅人生沒有因此改變;好啦!持平一點說,差旅人生沒有改變但效率低三分之二、行動都得繞著孩子轉根本無法俐落。

但是,咦?等等,為什麼這樣的差旅人生,可以不用有所改變?各位難道不吃驚嗎?訝異怎麼帶著孩子的我們,依舊可以經常到歐洲公務出差和參加展覽,而不需要把孩子留在千里之外的台灣?答案馬上揭曉:歐洲的客戶們和展覽單位,從來沒有因為孩子和我們在一起,而對我們有任何負向差別待遇,反而還更是極力地歡迎、支援幫助和細緻照顧。(推薦閱讀:【視野重訊】男人也有 480 天育兒假!瑞典成為全球對女性最友善國家

但是,就在五月底六月初才剛剛落幕的 Computex Taipei,我在自己親愛的國家,帶著孩子,卻吃到了閉門羹,無法帶著孩子進入參觀不說,更沒有因為是工作人員關係,而獲得主辦單位和館方提供任何親子友善措舉,反而得到了下面的這些回應:

用批判的思辨來拆解閱讀,極具性別歧視又親子不友善的僵化隔離規定

*僅依照我們的規定 18 歲以下不得進入
(本以為是 12 歲以下,沒想到是 18 歲以下,連學習旺盛的國高中生都不得其門而入)

*這個展是提供給專業人士的 B2B 展覽
(將 B2B 狹窄化成不可親近、把專業人士簡化成沒有伴侶孩子,就是便宜行事而已)

*有很多危險裝置,孩子入內會碰撞受傷
(台灣孩子好脆弱,到哪都會因為恐龍家長不負責任而受傷,哪都不去待在家最安全)

*需要照護孩子的員工請企業主處理托育
(大企業有國家金援可以為員工提供福利滿滿,中小微型企業卡在中間的困境誰看見)

*需要帶孩子的民眾請自行安排托育再來
(國家一直鼓勵生孩子,但去到哪裡都讓你覺得:是誰叫你要生,自己顧好自己孩子)

*其他國家展覽怎樣是他們,我們是我們
(提出其它國家性別尊重和親子友善的軟硬設施,獲得台灣只能接受這樣對待的回答)

*這不是排擠婦女兒童,是他們看不懂專業展
(專業若只是服務特定族群,尤以白領男性為大宗,就是性別隔離、差別待遇和排擠)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還能提供反思,到底我們能否有台灣在地版親子友善

去年 2016 年的慕尼黑電子展(Electronica),當然這個是舉世聞名的 B2B 專業展覽,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就已經是第二次參與了。我們帶孩子出入真的不是特例,每個工作人員對於推車、親職和兒童青少的出入都習以為常,參展廠商也是對於背、牽、帶著孩子的參觀者視若一般,每個背、牽、帶著孩子的人,都沒有被拒之千里之外,反而是稀鬆平常的存在,沒有因為孩子比較勾錐而比較優惠,當然只有伴侶是去工作的,我跟孩子只有在展覽最後一天去探班和跟認識客戶交關一下,沒有使用童工或讓兒童長期處於不適合他們的環境來虐童,事先聲明 XD。

但說實在的,如果不是真的有所需要,誰會把年紀小的孩子帶去甚至留在無聊的展場,然後去站展勞累工作或參觀吸收專業新知,一定是卯起來在無比好玩的公園遊戲場或資源豐富的博物館等公共場所放風玩耍。話說,我們的孩子甚至是收到鄰近參展的印度、美國、德國和瑞士公司的火熱關照,印度公司站展的女士甚至是想起家裡孩子而羨慕我們,瑞士公司的員工拿出巧克力和餅乾,美國勁量電池公司的業務則是遠遠看到孩子,就把兔子玩偶準備好要交到孩子手上。(推薦閱讀:【丁菱娟專欄】親子關係,請以質替量


圖片|來源

展覽的親子友善不只是性別議題,更是國家年輕創新能量的培養溫室

在慕尼黑展覽館 (Messe München),無障礙可及性和親子友善設施是基礎設施,慕尼黑展覽館針對大型且重要展覽,像我們每兩年參加的電子展,提供參展廠商和參觀民眾專業幼兒園師資的 3 到 6 歲幼童的免費托育;而德國北區漢諾威展覽館也跟號稱對親子最友善的德國南區慕尼黑一樣,提供托育服務,年紀甚至是 1 到 6 歲,然後還把托育活動延伸到戶外花園,讓孩子能夠舒展身心、接近自然。

而漢諾威工業展(Industrial Automation)也是舉世聞名的 B2B 專業展覽,除了也讓兒少親善,甚至看到運用機械手臂轉換成娛樂性質的旋轉大怒神,小孩大人都爭相排隊乘坐,寓教於樂之餘,B2B 的買主就看到了產品的實力,不是嗎?甚至,展覽同時安排了有:年輕科技創業團隊(Young Tech Enterprise)的媒合募資平台,這樣的文化,才會讓 17 歲就發明乳癌偵測胸罩的胡立安(Julián Ríos Cantú)誕生;小小工程師日(Young Engineers Day),更是由德國展覽館公司和德國工程師公會攜手策劃,讓每個年輕學生都能在每個攤位獲得專人導覽參觀和認識參展企業,這樣傾全力地培植國家的下一代;當然,更不能不提的,就是女性力量企業研討會(WoMenPower Career Conference),其中一個主題就是怎麼減輕在產業中的佼佼女性的親職和勞動多頭燒的壓力。(推薦閱讀:中國性別觀察:女人「兼顧」的是誰的一切?

促請國家政府和各類機關團體都能檢視其性別/親子友善的政策規劃

像台灣這樣對待婦女和兒少,是要怎麼減輕親職(主要照護者多數是女性)的壓力?反而是帶來更多性別差異隔離的環境,和刻板偏見複製的社會,更別提已經不再只是產品促銷人員(Product Promoter)反而已經異化的「Show Girl 現象」給所謂專業 B2B 展覽帶來的到底是商機,抑或是帶給真正專注專業的廠商和買家困擾。

同時,從這個 Computex Taipei 主辦單位的案例,其實更能彰顯台灣對於公共空間的僵化規定和便宜行事的管理,造成對親職無法受到國家政府和整個社會支應友善育兒的扭曲現狀了嗎?並且,這個「拼經濟」的原本好意要促進台灣對外貿易蓬勃,原本善意要讓所有同業商家共好繁榮,但是否一個又一個差異隔離和刻板偏見的政策規定,非但對內的親職公民和兒少公民造成壓迫待遇,對外更是拉大了台灣跟進步國家的落差。(推薦閱讀:你有沒有好好教?孩子是否不正常?新手媽媽的日常眼淚

台灣在各種公共議題上的性別角度和親子面向,能否體恤親善接地氣,跟上世界運行的速度,讓我在下一篇介紹「生產改革行動聯盟」、「進步教育家庭聯盟」、「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以及「身心障礙兒童權利推動聯盟」等,這幾個由全時親職媽媽(或全時半職半媽)發起組成,並且在孕產自主、性別平權、兒少人權及小大公民參與表意及障礙人權等性別議題上,紮紮實實造成擾動整個台灣社會改革的「為母則強」團體,來一窺究竟。

 

性別力百科

異化

alienation

「異化」的理論概念,馬克思在社會學討論中有很仔細的闡述,資本主義社會中,勞工被迫從事枝微末節的工作,對自己產生疏離感,也與自己的產品感到陌生。社會女性主義者則將此概念加以擴充,討論女人與自身的「性」(sexuality)、「母職」(motherhood)、「智識」(intellectuality)。例如,女性與自己的身體逐漸疏離,隨著她不斷對身體「做工」——修這裏、剃那裡——身體逐漸成為一件物品,對自己或對男人皆然。

參考資料:《性別教育小詞庫》游美惠,高雄:巨流,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