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媽媽談性教育,以性解放為起始,闡述性別平等與身體人權的人道觀點,孩子的性教育從開口談論,教育多元開始。


圖片來源/Flickr 圖片作者/Patrick McFall

作者|黃俐雅

有位「彩虹媽媽」(註)看了《雞婆的力量》後,買了 25 本送她的教會朋友,並且透過新竹辦公室安排了一場我的演講與簽書會。

彩虹媽媽們的擔心也是我的擔心,這是我去講性教育的主因,只是他們的重心是透過外在制約保護小孩,我想透過孩子的思考由自身出發,讓他們能好好地使用身體。

聽說聚會前她們之中有人質疑為何引進人本這種「邪惡團體」?當然也有人想渡化我,然而多數人還是想來交流的。他們不認識我,而我真誠的分享我認為的教育態度,以及好的性教育是讓生命懷抱希望。以下是我跟他們分享的理路:

先來一種看社會議題的眼光,我從前陣子警察攔檢客委會主委的新聞談起,有人表示沒做錯事就不怕攔檢, 這邏輯是對的嗎?如果你租房子時,房東擔心裝潢被你破壞要裝監視器,你拒絕了,他說只要你沒做幹嘛擔心?這樣你覺得可以嗎?前者是公共安全、後者是私領域,但本質是一樣的,有權勢者只要為了管理就能侵犯個人私領域?(推薦閱讀:大人與孩子都該修的一堂課:正因為有性焦慮,更需要性教育

接著從貼近他們又可能模糊的事情切入, 除了分享教養觀也想建立信任感;他們多數人的孩子是在小學或幼稚園階段,我談跟聯絡簿有關的申訴案,分析:派作業跟寫作業是師生的事,要是家長拿聯絡簿盯孩子完成,就淪為老師的打手了!而如果,看老師的留言就管教自己的孩子,這是為了協助孩子還是回應老師的期待?再者,親師合作是要培育小孩還是親師共犯欺壓小孩?透過這些問題,我試著帶他們檢視聯絡簿設計的初衷是什麼,以及怎麼陪伴孩子避免親子關係漸行漸遠。

然後,我分享自己 22 年來到學校講性教育的初衷:希望學生建立身體自主權概念、充分運用衛生保健常識照顧自己、非意願遭性侵者能被挺住;因為我看過很多不懂避孕或沒有求助管道的孩子,自己還是大孩子就生下小孩,也處理過高中生被老師性侵後,竟認為自己是老師的人了。如果我只強調貞操的重要,聽眾中有人已被性侵或未來幾年後發生非自願的性行為,他們心情不是很痛苦很絕望嗎?教育是要給人希望的,不是嗎?而,如果我們擔心性病傳染與過早懷孕問題,現在是網路世代,我們不給孩子正確的知識,他們可能受教於來路不明且錯誤的網路。

除此之外,我也補充一個觀點:身體每個組織器官都有機會受傷,跌倒的次數也不會寫在臉上,但身體細胞每天都在新陳代謝,不然我們怎麼長大與老去?以組織細胞而言,昨天的我當然不是今天的我,身體是我們還有一口氣在時,為我們使用的工具,重要的是如何使用身體的思考能力,這決定了我們的生活態度。

我也分享我曾聽過的一件事:有故事媽媽去學校講繪本故事,當她說到「熊爸爸跟熊媽媽相親相愛的走到森林裡去了」,有小孩站起來邊說:「我知道他們去這樣了!」邊比做愛的手勢;其他人笑成一團,故事媽媽怒斥那孩子:「你怎麼這麼骯髒?」又說:「繪本這麼貴,我自己花錢買又花時間義務講給你們聽,你還這樣對我!」然後就走出教室 。(推薦閱讀:和孩子聊性教育:台灣父母,你不必這麼戰戰兢兢

教育不是說了什麼「有形課程」(繪本故事書上的內容)而已,留在學生心中的往往是「潛在課程」(說者個人的生活哲學與價值觀)。而這位故事媽媽在教育現場的「潛在課程」起碼教了 3 件事:性是骯髒齷齪的、不要亂發表看法,以及,這學生將成為班級公敵。當下,她其實可以點點頭繼續講故事,或說「我們可以找機會談相關議題」。

然而,談性教育時碰到學生的挑釁是常事;我於是舉我遇到的提問,及我怎麼回應的例子——需要無畏學生的挑釁,並提供正確的知識與示範好的態度,這不就是我們去講性教育的初衷嗎?為了服務學生的性教育,我會做很多猜想與準備,講的內容是生理衛生保健、身體自主權、性平教育、談情說愛、分手哲學,當然也順道鋪陳學生對我的信任度;講到中間,我通常會發紙請他們不記名提問,最後集體收回一一回答。這樣有機會照顧到他們難以啟齒的困擾。


圖片|來源

最後,我們談起性平教育中的「性解放」。性解放是男性可以有情感表露、愛哭愛烹飪愛照顧小孩;女性可以開飛機、創事業;初二可以不用回娘家,初一可以回娘家等等,而不是人獸交、多重性伴侶、鼓勵提早有性行為——這太粗糙、低層次了。我談以前丈夫休妻的「七出」:不順父母、無子、淫、妒、有惡疾、多言、竊盜等等都會被休掉。(推薦閱讀:半路出家的女性主義!性解放の學姊 范綱皓:「解放的不只情慾,更是所有人的自由」

然後,我們談女性就業的單身條款(去合作社上班要簽結婚後須離職的文字契約);談非洲有國家對女嬰進行割禮(不讓女性體會高潮與過早有性行為,以刀片切掉陰蒂,並縫合陰部只留一些縫),很多女嬰因此感染死亡,長大後月經量多時血塊排出辛苦;談中東有女性被性侵卻被兄長處死,因為她讓家族蒙羞了。這些都是以自己的需求來擴權傷害小孩,極端擴權一旦成為文化風俗就是大災難。

我提醒她們,幾 10 年前像我們這樣聚在一起是違法的,因為聚眾集會會被逮捕;也提醒他們,百年前華人女性要裹小腳,直到天足會鼓吹解放小腳人類文明的開展是很多人的努力一步一腳印努力來的。順著這個脈絡,我介紹性別平等工作法、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與彭婉如命案、性騷擾防治法與超商女工讀生被強抱強吻的案件、性別平等教育法與葉永鋕命案。

從頭到尾我沒提到「同志」兩個字,而是以性解放來闡述性別平等與身體人權的人道觀點,人身而為人都有權利活出他自己的樣貌,只要沒殺人放火為非作歹,不是嗎?(推薦閱讀:同志讓我成為更好的人:我是直同志,我就是他們

我們無法只保護自己的孩子,要求他們守貞或安全性行為或一夫一妻相守到老,因為別人會傷害或家暴我們的孩子,是要去教導所有的孩子學習多元觀點與尊重,這樣我們的孩子才能平安。

我講著講著,台下就有幾雙眼睛泛紅了。演講結束簽書時有人含淚來抱我,我們相互都是感動的。   

註:彩虹故事媽媽會去學校講生命教育、品格教育,反對對身心還沒成熟的孩子施予性別教育與安全性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