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否常對自己說出的話感到不確定而缺乏自信、容易道歉?三大法則,教你有禮又有力地解決溝通難題。

編按:派崔特是國際知名的商業禮儀和溝通顧問,也是簡報技巧、性別議題領域中極受尊敬的講師,目前在羅格斯大學商學院擔任兼任教師。她列出女性在溝通上使用自我貶損的語言,導致可能產生不自信或在職場上受到限制,因此她提出三大法則讓你有禮又有力解決工作、生活、網路上的溝通難題,擺脫有苦難言的窘境!

 

「我不知道。」但你根本是知道的!

女性慣於使用這種自我攻擊、自我貶損的語言。黛博拉針對我們正在討論的議題,流暢地表達她的看法。她很清楚她所表達的內容,但就在她結束之前,她稍做停頓,然後接著說:「嗯⋯⋯不知道耶⋯⋯」她根本是知道的! 因為她所說的都是有根據的,而且很有道理。我後來告訴她說,她最後說了這句話。她當時渾然不覺,非常驚訝自己說了這樣的話。

我在女性醫師團體聚會中演講,提到女性這種自我貶損的傾向時,一位醫療經驗豐富的醫師告訴我說,她沒有用「我不知道」這一句,但她也會在句尾加一些贅語。她說她在指導實習醫師時,解釋了一個複雜的步驟,然後在結束前說:「天啊,我居然懂那些東西!」那些實習生可能會想:「你是帶領的人,希望你懂得夠多再來教我們。」雖然她的學識、經驗豐沛,但當她如此說時,等於是告訴實習生說:「我不相信我自己講的意見或知識。」

為什麼女性特別會有這種習慣呢? 應該有很多原因,其中和性別角色有很大關係。但儘管如此,請試著不要讓這些因素影響到我們。先確認自己有沒有這種習慣。如果有使用這種自我貶損的語言,就要戒除它。(同場加映:【女力領導專欄】你的溝通,決定了你是誰

「對不起,我無法道歉。」    

我們常常沒事就說:「對不起。」有一位藥廠業務代表對醫師說:「對不起,今天打擾到你。我看你很忙。」

她沒注意到自己說了這樣的話,直到醫師問她為什麼覺得打擾了他,才恍然大悟。他還說:「你沒有什麼值得說的事要告訴我嗎?」她也覺得奇怪,為什麼自己去拜訪這位醫師,卻都沒有花時間好好和他談話。

除非符合下列條件,否則不要隨便說:「對不起。」

• 真心想向人道歉。

• 某件事發生,而這件事需要承擔道歉的責任在於你。比方你潑水潑到別人,或是絆倒別人,當然應該道歉。

自我貶損附加問句

在原本是有禮又有力的句子上,加上猶豫態度的問句,是許多人都有的自我貶損習慣。「這對我們兩人來說是很公平的,不是嗎?」〈我不知道,你告訴我是不是。〉

我們其實不想在陳述後還要添個附加問句;卻還是不自覺地說出,結果削弱了自己正面迎擊的力道。(延伸閱讀:讓情報員告訴你,獲得信任的溝通法

「確認」不就是WAC模式中的問句嗎?

WAC模式中的「確認」步驟是問句,但不會帶給人優柔寡斷、自我貶損的感覺。從下面例子可以看出差異。

「亞曼達,你把吃不完的食物放在冰箱太久,整個冰箱充滿味道。請你每兩、三天就清理一次你的食物。可以嗎?」在這個情況下,亞曼達要回答的是可以或是不可以。你要知道的是她會不會去做。如果你說的是:「亞曼達,你把吃不完的食物放在冰箱太久,整個餐廳充滿味道。請你每兩、三天就清理一次你的食物。你覺得如何呢? 我不知道耶。」在這個情況下,你是告訴亞曼達,你自己都不確定自己說出來的話好不好,而且這種說法也可能讓你得不到你想要的結果。(延伸閱讀:Speak Up ! 聲音才是溝通的決定性關鍵女人迷領導力養成:

你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如何叫亞曼達搞清楚呢? 這種優柔寡斷的態度,會同時阻礙對方,讓對方感到挫敗。

「我們會去那裡,會嗎?」

「不會。」

「但是我一定要去那裡啊!」

「如果你已經很確定要去,為什麼還要問我會不會去?」

「嗯⋯⋯這個⋯⋯你知道的嘛⋯⋯我也不知道啦! 反正我們現在去就是了!」

性別歧視語言

不論男女, 都會有人稱呼女性為「 女生」(girls),但她們也許是成年女性(women)。兩性都應該稱呼成年女性為女性。有人會說這有什麼大不了嗎? 當你被叫「女生」時,就知道有沒有大不了了。我聽過一個故事。有一名在出版社當臨時雇員的女性,部門最高主管跟她說:「當個乖女孩,快去幫我沖咖啡。」她憤慨不已,有禮又有力地告訴對方說,沖咖啡不是她的工作職責。

有些人會用「女士」(ladies)。女士聽起來比女生好些,但按一般習慣,我們用女性就好。有一本校刊上面平常都寫「男性」足球隊和「女生」足球隊。後來是女性足球隊教練寫一封信,指出這種不對等的稱呼後才更改過來。其他帶有潛在冒犯意味的稱呼包括:寶貝、小姑娘、親愛的、蜜糖、公子哥兒、大隻的。

我聽過一個好笑的故事。一名貨車司機送貨到辦公室時,一名女性工作人員運用了正面迎擊的技巧。因為貨車司機都會向櫃檯的四名女性工作人員打招呼,喊她們:「辣媽。」其中有一位女性不喜歡被這樣稱呼,因此說:「你叫我辣媽時,我感覺被冒犯。不管我是不是,都請你不要再叫我辣媽。」後來這名司機再送貨到這間辦公室時,就說:「嗨,辣媽!」然後指著那位曾和他正面迎擊的女性說:「除了你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