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重訊,與你分享這個時代必須關注的事,在飛快的資訊時代裡,我們為你準備一則知識涵量十足的短訊,在視野重訓裡我們心胸廣闊、精準閱讀。

小嫻公開坦承不孕:「因為基因變異,我天生沒有子宮,難以生育。」媒體紛紜說道這是女性悲歌,深化女性與生育的必要連結同時,我們想探問「代理孕母」在世界現況,其實與「不孕」一樣充滿困境。(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小嫻談不孕,女人永無止盡的香火緊箍咒

她說道前後的代孕手術一共花費 430 萬未果,以「未來會繼續努力」回應媒體。然而,這個「未來繼續努力」是否可能壓迫母職,或者迫害那些沒有選擇餘地而成為代理孕母的第三世界女性?又有另一種說法,認為代理孕母本是解除母親生殖勞動的科技,接下來,我們想由兩個數據來想像代理孕母的未來可能:

數據一:全球有30多個國家代孕合法

目前全球有30多個國家都讓代理孕母合法化,但是嚴格的法律限制與高醫療支出讓許多不孕夫婦與同志伴侶不得其門而入,美國約為十萬美金、印度為四萬美金、泰國為五萬美金,所以更多人轉往印度、泰國等亞洲市場尋找代理孕母。

印度為國際間最大也成熟的的商業性代孕市場,每年約有 12,000 千名人從四面八方而來申請代理孕母,但因被批判為嬰兒工廠,近年法律愈趨嚴謹。2013 年印度政府正式禁止同志夫婦與單親父母申請代孕,更規定不孕夫婦必須要結婚至少2年,並持有醫療級簽證才能委託代理孕母。2015 年不允許外國人使用商業代孕服務,同年十一月更宣布商業代孕不再合法。(延伸閱讀:【孕事專題】從《橘子紅了》讀代理孕母:子宮是特權還是枷鎖?

這項跨國禁止代孕禁令是為了保護貧困女性,也是預防代孕母親難產死亡、以及印度代孕黑市買賣嬰兒的陋習。然而我們沒關注的是,在禁令背後,許多印度母親默默被運輸至非洲,進行代孕手術。

印度代孕市場運行已久,亦是許多貧窮婦女賴以為生的管道,但這筆錢並不足以支撐婦女永久性生活,在泰國、印度、俄羅斯等國的合法代孕收費低,印度低到 3 萬美元左右,而到代母手中的報酬卻僅有十分之一。

困境一:弱勢深化與母職固化

代孕原為維持健全的社會人口結構,《代孕的倫理困境:市場、科技與德性》提到:「代孕所帶來的社會效益,認為放開代孕有助於提升生育率、改善人口結年齡構、緩解老齡化趨勢帶來的各種壓力。」

然而強化社會功能的功利角度背後,卻是大批原來的弱勢貧窮女性,因社會壓迫加劇投入代孕產業,並且付諸強化母職意義。

困境二:倫理意義與人性

從倫理來說,代孕無疑讓人類德性喪失,將懷孕機制與嬰兒視為商品,泯滅人格。此商品化過程將人性利益化,站在倫理道德反面。以存在主義辯駁,便是人喪失主體,隨時可以「被生產、被指派在其他家庭」,不具原生意義也缺乏「本質性的存在」認同。甚至在許多法律不能還原「誰才是孩子真正的母親」,因此代孕胎兒與傳統意義家庭的連結定義無法嵌合。(同場加映:「川普,女人的產道與你何干?」艾瑪華森在華府大遊行挺生育自由

亦有女性主義者提出,代孕是一種母職的再現。生小孩長期被視為女性義務,因此當女性缺乏生育功能便無法感到完整,批判指向子宮商業化同時,大批殘疾人士、不孕者昂首期待著更便利近人的代孕系統。許多不孕人士認為「代孕」提供了一套機制讓他們步入「完整的家庭體系」中,然而代孕究竟是母職弊端還是一種自由的選擇?讓我們看看數據二:

數據二:全球不孕症8至12%

近兩年全球不孕症比例高升,在需求愈高的態勢下,許多人認為「想要有孩子」並非加重母職,而是讓每個家庭可以共同承擔責任,去選擇自己的家庭成員,台灣民間也因此開始積極討論代理孕母合法化:

支持論點一:釋放母職壓力

在台灣反對開放代孕的團體認為代孕是一種以生殖科技鞏固父權體制的行為,也有人認為代孕可以破除社會對「母親」 角色的傳統觀念,女人可以選擇生與不生,也破除母親與生育功能必然的連結,解放母職的壓力。

支持論點二:破除不孕污名

「沒有子宮的女人」在媒體的悲情化再現越演越烈,人們對子宮的情感化與神聖化讓女性擔責投射完整的生育義務,有女性主義者認為使用代孕科技可以釋放加諸在女體上的社會期待,代替女性接受「侵入性的醫療治療」。也改善異性戀婚姻制度強制女性性交、生殖、執行「愛的勞動」。

支持論點三:服務更多非典型家庭

除了不孕症數據,近年需求愈趨強烈的代孕需求者還有「單身者」與「同志家庭」。但是人們較不常討論到這樣的非主流家庭。

目前法律上同意單身者使用代孕服務的國家僅有:美國阿肯色州、加州、伊利諾州
同意同志家庭使用代孕服務的國家僅有:英國、澳洲、加拿大、加州、康乃狄克州

可見法律對非典型家庭的不友善。當前代理孕母的討論多著墨在「是否違反倫理系統」,卻忽視不同家庭型態的組成需求,除了同志家庭,也該看見其他性別光譜交叉組成的家庭樣貌:變性人家庭、跨性別家庭.....等。(推薦你看:把「家」的定義還給相愛的人:我的家庭不幸福但很真實

整理上述正方論述,提供對代理孕母期待有近一步思考的你。綜合結果,可以發現未來我們需要的是更保障「弱勢代理孕母」的法規,以及對人類家庭組成的變化有適應之道,也要關注在商業性代孕釋放母親義務同時,關注勞動的女性身體。歡迎你在留言處與我們討論,成就更彈性的性別自由。

女人迷性別小學堂

商業性代孕

 

指代孕者除了懷孕的醫療費用、生活支出等外,可以領取勞動報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