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進擊的鼓手》導演達米恩查澤雷的最新力作《樂來越愛你》,推薦給每個在思考夢想的追求和親密關係的你。人生沒有標準答案,追求夢想之際,現實中面對愛情的取捨,似乎只能自然而然地將彼此推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課題,願相遇之時,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推薦給你:【給未來的情書】最好的相愛是旗鼓相當,相知相惜

文/黃曣瑢

「我們一直相遇,一定有問題。」

兩個想實現夢想的人,在最落魄的時候相遇。卻也因為如此,所以所以深刻了解彼此。

為了夢想的執拗、掙扎、苦痛。女孩在華納片場的咖啡廳打工。男孩每天多花了十哩路買一杯咖啡,看著對街的店面。

我們一定都為了想做的事情放棄了一些什麼,然後做著旁人覺得浪費時間、金錢的傻事就為了在人生上賭贏一把名為夢想的賭注。如同在最後面試,女孩唱出在塞納河畔阿姨的故事。那墜入夢想的瘋狂。

每個人都希望遇到自己的伯樂,或許在一些故事的著墨是在帶著你成功的貴人。但在 LA LA LAND 指的是相知相惜的兩人。當然,即便如此也有磨擦。看著一方開始邁向所謂成功,其中一方的心態開始複雜。

他說:「是你要我去試試看的。」但她提醒他:「你這樣開心嗎?」

或許在那段爭吵裡,貌似男孩因為成功失去了初衷口口聲聲說要長大。但在他幫女孩接到試鏡電話時,開夜車去找女孩鼓勵她站出來時他依然是那個環抱夢想的男孩。這樣的試鏡機會,是豁出去所有時找到的。那樣豁出去的勇氣,也是男孩給的。在她已經決定放棄所有,帶著她面對的那雙手也是男孩。最後當兩人都成功走向自己的夢想。但是生活已然沒有交集。(推薦你看:單身日記:遇見〈靈魂伴侶〉,無需完整你自己

像是回到原點,他們又在相似的場景相遇。但是已經走向電影結尾。她成就了他,他亦然。

如果選擇不同,我們是否可以相伴下去。可是人生沒有如果,而那個如果我們或許寄託在某個平行宇宙。

在那一眼,那一小段旋律。我認出了你。

看完電影,我哭到不能自己。淚點就像某個開關,還被開到最大。有因為同樣在追求夢想的相同感受,也因為當他們成就彼此多年後再次相遇的惆悵。在我眼裡,他們就是靈魂伴侶、雙生火焰。不管套入哪個讓人嚮往的名詞,但在他們的人生裡即便沒有在感情走到最後,卻也是彼此人生中最無法或缺的那個人。

我還記得男主角問:「我們這樣算什麼?」

是啊,在一個像是結束的瞬間。他們關係是什麼?

不是一翻兩瞪眼的分手。也不是所謂好聚好散。但命運就這樣推著兩人在那時候到時放開彼此的手。然後又在一個讓人措手不及時讓彼此相遇,卻已經回不到從前。可是卻可以相視而笑。可以知道你依然記得我、我依然記得你,也記得我們曾經的經歷。從一個人的夢想,變成兩個人的夢想。然後夢想達成以後,我們也可能變成某人的夢想。我們每個人在出生之時,都帶著一個個的任務不管好壞。

在人生這段旅程,遇上的每一個人都讓我們成就彼此。事情經歷過的不變或是改變,都在譜寫我們自己的模樣。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正在做著什麼樣的事?如果是一個人,我們不見得能看見。如果是一個人,我們不見得在負面情緒淹沒我們時會有勇氣繼續面對。(推薦你看:紀念深深愛過的三句電影告白:我喜歡你到我自己都怕

所以我們才相遇,在此時此刻。

這樣想,人生沒有所謂敵人、所謂貴人。只有成就我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