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流行天后瑪丹娜(Madonna)今年 58 歲,她在接受告示牌(Billboard)「年度女藝人」殊榮時,發表演說批判媒體與大眾對女星的厭女待遇,一起看看瑪丹娜壞女性主義的不正確之路。(同場加映:

《告示牌》為美國最具權威排行榜的音樂雜誌,每年頒發的年度女藝人大獎引人注目,今年,這個獎項由瑪丹娜(Madonna)娜姐拿下,她出道 34 年,除了流行女皇名號,人人稱她一聲姐。

這聲姐,是瑪丹娜橫越青春來到老年愈趨霸氣,她是史上唱片銷量最高的女歌手,西元兩千年前她在流行文化界帶來充滿彈性的情慾符號:虐戀、綑綁....。文化評論家說瑪丹娜是性叛逆者,更有人指點瑪丹娜太過奔放的情慾已脫離常軌。不過,世俗批判她,部分女性主義也詬病著瑪丹娜的大膽作風,光是那一句她在川普與希拉蕊總統大選時說的「投給她我就替你口交」讓女性主義者聞風喪膽。

許多人愛恨著這位全球性感天后,一面做黑特一面迷戀她,這個狂放的女子在 2016 年美國《告示牌》頒獎典禮上說:Sorry,你們一直黑特我,但是老娘我,現在就是站在這裡。(同場加映:

讓我們一起跟著瑪丹娜今年的得獎演說,進入她叛逆不羈的一生。

反抗女明星守則一:誰說你可以漂亮,但不能太聰明?

「作為一個女明星,我得感謝你們在我不斷遭受厭女與不間斷地言語霸凌羞辱的34年過去後,還能頒發給我這樣一個獎項。在娛樂圈我們玩著這套遊戲:如果你是女孩,你就必須遵守遊戲規則,以下請注意。你被告知要漂亮、可愛、性感,但是千萬不要太聰明,千萬不要有太突出的觀點。」

1990 年美國《資本家》雜誌評論瑪丹娜為一代最聰明的企業家,她的唱片銷售以億計算,然而瑪丹娜賺飽荷包,只有一個信念:讓別人來決定自己快樂的人,是貧窮的人。

「我很悍,我有野心,我確切知道我要什麼。如果這讓我變成了個婊子,行!可以。 」

她的聰明很銳利,絲毫不願隱藏。當然,瑪丹娜也沒有少受罵,或許你會說並不是每個女孩都有她的資本,可以讓自己冒出頭來爭取權益,可是別忘了,瑪丹娜也經歷過父權社會與部分女性主義聯手將石頭砸向她的日子,正因為她不膽怯自己的鋒芒畢露、她敢於忍受鎂光燈的刺眼與傷人,所以她像一把野火燒不盡,蔓延在音樂流行文化圈。

反抗女明星守則二:無須淫蕩的恰到好處

「你被允許作為男性眼中的洋娃娃、扮演他們的蕩婦,可是你別想有自己的情慾。然後千萬,我是說千萬,千萬不要向世界袒露你的性幻想。規則告訴你,就做男人喜歡的女人吧,還有一點別忘了,你要讓其他女人們也感到舒服喔。」

瑪丹娜說的是,社會對女人性的雙重標準。日本作家上野鶴子在《厭女》一書提過男人把女人切割為「聖女與妓女來統治」,也就是說作為結婚對象的女性和玩樂對象是大不相同的,生殖功能女性與性愉悅功能女性兩個族群在父權眼裡界線明確,互不侵犯。像瑪丹娜這種不守規矩的人自然使人恐慌,她向來不取悅特定族群,所以沒有那種「討好男人、也不得罪女人」的心思。

瑪丹娜曾在訪問提到,許多男人懼怕她,是因為男人害怕女人同時具有權利與自主的性快感。瑪丹娜引起的男性焦慮點出男人害怕失敗、害怕女性主體超越父權的潛在意識。她不斷挑逗體制,以狂傲的姿態超越自己。至今,瑪丹娜還是唯一在舞台上撫摸著自己下體表演的女星。(推薦你看:

反抗女明星守則三:千萬別變老?老了也能有情慾

「最後,不要變老,變老就是你的罪,你會遭受公然的歧視與侮辱,完後徹底從音樂圈消失。」

在告示牌得獎演說中,瑪丹娜再次踢館娛樂圈崇尚年輕的規矩。整個美國娛樂圈以商業利益為由歧視女性眾所皆知,女星年過40即被業界「退休」,八卦媒體為銷量剝削女性的身形與臉孔。瑪丹娜在50歲那年面臨逼人的媒體大怒:「F*CK!老娘就是 50 歲,你想怎樣。」(延伸閱讀:

媒體嫌棄她的老屁屁的鬆弛皮膚,去年,她在《Bitch I'm Madonna》MV 裡賣著自己青春逝去的肉體,年近六十的她像個少女穿著丁字褲扭動身體、親吻鮮肉,以身作則一個熟齡天后,瑪丹娜信心滿滿地以賤貨姿態迎接世人的瞠目結舌。

過去瑪丹娜靠著自己的青春賺了不少資本,走在衰老路上,她正在為自己開闢一條新的路徑,試圖肉自己橫生的皺紋勾起男性慾望,甚至在與少女的凝視間產生慾望認同。只有瑪丹娜可以超越瑪丹娜,比起艾瑪華森的 HeForShe,她實在自私透了。瑪丹娜像是承載了開天闢地以來女人身體的所有傷痕,一次性地暴露爆發在她的一生,為軟弱的女人出一口氣。

壞女性主義,走在一條孤獨道上

最後瑪丹娜提到自己的書《Erotica era and Sex》曾被 Camille Paglia 指控使女性主義退步:「那就樣在說:『喔你是個女性主義者,所以你沒有情慾。』我可不同於這種女性主義,我就是壞女性主義。」

她細數,Michael Jackson 死了、 Tupac Shakur 死了 Whitney Houston 走了,Amy Winehouse 走了, David Bowie 走了,那些音樂圈的傳奇都允隕落了,她正在替他們堅持著:“But I'm still standing. I'm one of the lucky ones, and every day I count my blessings.”

瑪丹娜踏著男人往前進的行徑眾所皆知,她把女人的資本消費透徹,然而這樣花費父權紅利、利用資本主義是不是當代女性該懂得的教條?這個問題值得深思。瑪丹娜走在後現代以性奪權的路線,然而瑪丹娜鏡像的反面,正是一群無法逃逸出父權期待、或是仍在父權底層被壓迫的女人們。在當代女性主義實踐的路上,瑪丹娜是孤獨而背離現實的,她的出現也提示了女性主義圈是否有包容異質的可能?也或許因此,她才成了傳奇。

我們不該批判展示情慾的女人、將性剝削性暴力怪罪在他們身上,而該改變這個不歡迎女人情慾流動的社會。四十年前,瑪丹娜 18 歲,她褪下衣物在鏡頭前表演著自己的乳頭與陰部,她把長期被視為羞恥的女體搬演至舞台,一步步解放著被凝視與宰割的肉體。在性別解放的戰鬥中,瑪丹娜走了一條殊途,她的壞女性主義破除文化建構的政治正確,用不正確的姿態,持續冒犯大眾。(同場加映:

「我知道我很有爭議,但我想我做過最有爭議的事,就是一直堅持。最後我想說,你的反抗只會使我更加強壯、使我更努力,使我成為今日的戰士,形塑我成為今日的女人。所以我要對你說,謝了。」

她今年 58 歲,她還站在這裡,她是流行音樂界、女性主義圈永遠的狂熱現象。或許瑪丹娜是個詭計,可確實讓人上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