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倍受矚目的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替電影圈帶來新的觀看視野。心理諮商師韋琇從榮格心理學解讀,我們該如何面對自己身上的面具?如果全世界都愛著面具背後的你,而你深知自己並不是如此,該怎麼辦?(推薦閱讀:

文字/諮商心理師 韋琇

(內有劇情雷,觀看請注意)

如果你現在的樣子是大家喜歡的,但卻不是你真正的樣子,你會願意脫下那個,帶了很舒服、卻很罪惡的面具嗎?

在那場戰爭後,大家所不知道的事

「我們家除了你(Billy),哪一個是正常的?」19歲少年 Billy Lynn 的姊姊 Kathryn 如此形容這個家。Kathryn 因一場車禍,幾乎喪命,大難不死,但全身縫了數百針,她的未婚夫在醫院急診時,要求解除婚約,Billy 難以接受姐姐遭此背叛、遺棄,憤而砸毀姐姐未婚夫的名貴轎車,並追打他,Billy 也因此被告。

在父母強制要求下,像是贖罪、像是調教獸性、像是用軍餉籌姐姐整形費, Billy 從軍去了,Kathryn 的未婚夫也撤告了。Billy 的父親是個半身不遂、坐輪椅(車的行動力),情緒陰鬱的男人,多數時間不發一語,但會將電視轉到戰爭頻道,大聲播放著,似乎吶喊內心某個過不去的「戰爭」。母親,在 Billy 伊拉克戰事告一段落返家時,顯得興奮、愉悅,在不是感恩節的當天準備火雞,給一家人吃食。(推薦閱讀:世界共同的傷痛:戰爭死的不是人,而是愛

Billy 有次不當駕駛軍車,被班長 David 和長官 Shroom(中譯蘑菇)操練體能處罰,過程中,David 和 Shroom 獲知 Billy 入伍原由,對他態度有些不同,多了點疼惜與照顧。在大樹下,Shroom 跟 Billy 聊著印度毗濕奴與濕婆,Billy 似懂非懂的聽著,追問 Shroom,好似期許得到「抓得住」的答案,Shroom 手按 Billy 肩,回他:「只要找到一個超越你的東西就行了」。一次任務中,Billy冒著喪命風險,搶救重傷的 Shroom,即便如此,他依然失去了 Shroom。

恰巧,這個冒死救 Shroom 的過程,被戰地記者攝影機錄下,美國人得知此新聞,Billy一夕之間成了全美大紅人,其跟著所屬 B 班軍小隊巡迴接受表揚,並被安排在感恩節美式足球賽的中場表演,跟天命真女(Destiny's Child)同台演出。有加長禮車接送,有經紀人 Albert 積極想把他們的事蹟對好萊塢銷售拍電影賺錢。

一切來的突然,如夢似幻,Billy 回國後一直處在過度警覺、戰爭畫面重現和睡眠困擾中,Kathryn 看出 Billy 有創傷後壓力症後群,積極勸誡 Billy 就此退役,否則只會失去生命,並要求他接受精神科醫師的幫助,這裡,有 Kathryn 對 Billy 生病的著急,也有罪咎感,因為,Billy 從軍與她有關。此外,Kathryn 會在 Billy 前,批評自己是沒人要的「科學怪人」和嘲笑 Billy 仍是處子之身。

接受褒揚的記者會上,記者們的提問,有股無形的氣氛在說:「說些我們想聽的!你的英雄事蹟」,Billy 有些不安,誠懇的說:「我不是英雄,我是個軍人」、「這感覺其實滿怪的,有人在表揚你這輩子最悲慘的一天。」在那場子,他認識了一位美麗、性感、善解人意的啦啦隊女孩,他們彼此擁吻,Billy 起心動念:「我不想失去她...」,想順著 Kathryn 提議,留在美國生活。

然而,他接著想,我留下來要做什麼?我可以做什麼?他發現同是藍領階層的人不管怎樣努力,收入仍微薄,彷彿永無翻身之日的宿命。再者,經紀人 Albert 談的電影價碼不過是信口雌黃,Norm-有錢的足球隊老闆用:「你(Billy)特殊的經驗已不單單是你個人的經歷了,那是全美國人的經歷」說法,意圖要勸 Billy 同意低價賣出 B 班故事。

電影最後,如幻象一般,他坐入戰車,先看到象頭神玩偶,並與 Shroom 幻象相互以「I love you.」道別。

解析:面具背後的比利

19,是10字頭的結束,接近20字頭的開端,好似暗指 Billy 內在與其年紀一樣,走在轉化的重要關頭。

母親煮給全家吃一頓火雞餐,感謝 Billy 英勇事蹟、感恩上帝保佑 Billy 平安歸來,給昏暗混沌的家,添了明亮曙光。相較母親的滋養與低調,突顯姊姊 Kathryn 的掌控與情緒化,她與 Billy 既親近又衝突。Kathryn 自貶渾身傷疤的「科學怪人」,也嘲笑 Billy 處男之身。

這一段呈現 Billy 內在的女人(anima)是有一個程度的溫暖,但有些陰鬱、殘破、損壞,也缺乏開啟、建立、維繫親密關係的經驗。anima 是所有陰性心理傾向的化身,諸如曖昧的情感和情緒、對非理性事物的敏感、個人愛情的能耐、以及個體與潛意識的關係(龔卓軍,2013)。軍人,類似古代的武士、騎士(維基百科,2011年3月9日)。騎士對淑女的狂熱崇拜,指出了男人本性長出陰柔面的企圖,使得男人本性跟外在女人的關係、男人本性與內在世界的關係區分開來(龔卓軍,2013)。

Billy 面對戰爭衝擊,本能的壓抑,以保護心靈不受摧毀,但有明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他面對美麗性感又善解人意的啦啦隊員,自然而然的傾訴內心話,兩人熱情擁吻,萌生「我不想失去她」的念頭,腦海出現對她的情慾幻想(erotic fantasy),他留下她的聯絡電話,兩人互相提醒保持聯絡。再者,在女歌手宏亮嗓音唱國歌,天命真女(女子團體)熱歌勁舞之下,女性、音樂,讓他接觸深埋在潛意識裡的傷感、陰鬱和沉重窒息感,留下男兒淚。

Billy 幾個重要事件都與「車」有關,車子代表行動力,其行動需要「驅動」動力。Billy 的衝動駕駛、砸毀準姊夫的轎車與追打他,這些行動力底下,似乎是受夠了內心深處的沉悶、大環境貧富懸殊、生命中很多的無奈,想要衝破這一切枷鎖。是班長 Shroom(中譯為蘑菇)給了他慈悲的關愛,總是對他說著人生哲學,Shroom 不同於 Billy 父親的過度被動、靜默、難以親近的形象,他有一種長者親和、關懷與睿智(智慧老人)。

毗濕奴和濕婆是印度教的神,且都是男性,毗濕奴是性格溫和的神,常化身成各種形象拯救危難的世界,被印度人視為眾生的保護之神(維基百科,2016年11月23日)。濕婆是印度民眾最敬畏的神,敬祂創造(轉化)的職能,畏祂是毀滅之神(維基百科,2016年10月23日),祂同時具備了死亡與重生的能力。原先的 Billy 無法控制其毀滅性衝動,當他認同 Shroom 成為他陽剛特質一部分時,拓展其創新、客觀、勇敢、智慧的內在的男人(animus)。

湊巧的是,蘑菇(mushroom)英文有「生命如蘑菇般短暫的」的意思,Shroom 似乎被設定好就是一個短暫出場的父親客體,他生命的結束,像是 Billy 必須要當個孤兒,才能踏上心靈成長之旅。

全美聲聲喚 Billy 是「英雄」,在虛幻的名氣與金錢的誘惑中,他對自己和未來有很多的不確定跟茫然,「英雄」成了他新的人格面具,這是一個危機意識,因為他遇到個體化歷程的危險之一-心理上的自大,補償過去自卑的需求(黃璧惠、魏宏晉,2012)。面具下的陰影,就是 Billy 有著企業家Norm 貪圖權力、錢財的野心,甚至在戰爭中他曾「不經意」成為欺壓老弱婦孺的軍人。

當他可以在記者會上告知世人:「我不是英雄,我是個軍人」,及以堅定語氣告訴 Norm 其資本主義的錯誤時,Billy 克服了膨脹自我的考驗,沒有沉溺於璀璨的褒揚與錢財誘惑。電影最後,Billy 坐入戰車,看到象頭神玩偶(祂是印度的智慧之神,掌管純真智慧)(維基百科,2016年7月8日),並與 Shroom 幻象可以好好道別,聽到 Shroom 慈愛地對他說:「I love you.」,他自發的回應:「I love you.」。

象徵著 Billy 透過靈啟,進入一個安全的涵容空間,他能夠使用智慧,在某種無奈和限制的大環境下,傾聽「本我」的訊息,整合陰性與陽性特質,跟人、跟自己、跟環境脈絡做出有意義的連結,發展出被愛和回應別人愛的能力。(推薦閱讀:《愛人怪物》:活著,是為了找一個懂得我美好與醜陋的人

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比利

身為人,為了活下去,我們都帶著什麼面具?因為想要被人認可、喜愛,覺得自己有價值,急切求取名利、外貌儀態嗎?或者,其實很想與人親近,但怕被拒絕,所以表現無所謂、不在乎的樣子嗎?

是的,我們可能都戴著不同面具,想要保護內心敏感、脆弱的陰影,就像比利一樣,表現稱職的「軍人」,來武裝恐懼和悲傷的陰影。某個程度,這樣好像「假假的」,但面具確實是幫了我們很大的忙,支撐我們可以在社會上存活。

然而,若我們不去看面具貼著臉那一面的陰影,我們會忘記、會困惑,我們到底是誰?到底為了什麼而活?就會像 Billy 一樣,出現某個程度的精神官能症狀,騷亂我們的心靈,但那是陰影在提醒我們內心出事了,需要在一個安全涵容空間,往內心探索自己。(同場加映:【情緒販賣部】卸下「堅強」面具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