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 is love made visible. 女人迷一直相信,工作是愛的具象,來瞧瞧我們的工作現場,本週聽編輯說。

上週末,我與成功大學的兩位同學在女人迷樂園有了愉快的對話,他們為講座事宜前來,笑著感謝學習離去,我卻在他們身上反思更多自己。這下午我們對團隊間的合作有很多討論,兩位都覺得,這個社會更喜歡人生勝利組、更疼愛說話大聲的領頭羊。所以默默做事的執行者,好像不被疼愛,所以無聲的人,總是比較吃虧。

我跳開話題問:那麼你們想過自己喜歡過的生活嗎?

一位同學說:「我想去偏鄉做長期服務,因為我認為小人物的故事是很重要的。」
一位同學說:「我沒不確定,但是我現在就在很多活動裡嘗試自己喜歡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問這個問題,能發現其實我們經常明白自己喜歡的事物,卻羨慕自己沒有的。而那個「沒有」,未必是他們喜歡過上的生活。所謂的吃虧,也可能只是一種狀態而非結局,走彎路的人,可能比筆直行走的人遇見更不可思議的風景。

我再問,為什麼你們對現在的自己質疑呢?

他們說,因為參與過許多團隊運作,可想而知社會的現實就是如此:說話大聲的人就會贏。

在我大學時,也經常質疑這樣的問題,經常憤恨不公不義卻無力改變。後來進入女人迷,我發現過去的我,在還沒舉手前,就抱怨沒人看見我;在還沒提出質疑前,就認為別人不願意聽我說話。(同場加映:

我給自己太少機會,去為我在乎的事行動。

再說回我們要做個什麼樣的工作人?許多人覺得,領導者說了一口好才能,我觀察所有可以說出道理解決方案的人,多少都有兩把刷子。而我認識中優秀的領導者,不是指揮他人,而是懂得看見他人光亮、給予舞台的人。

多數人以為領導者就是愛搶風頭,也或許世界部分的領導者真的長得像同學們口中說的「只會說話,不會做事」。但我當天分享女人迷喜歡的合作模式給他們,我說,在這裡,我們就是自己的領導者、也隨時可能是別人的領導者。

而我們之所以厭惡「大部分的領導者」,是因為耳聞上層自居在領導之位,不懂共事夥伴的辛苦;或是因為有很多強人所難,讓團隊左右皆不是。

一個好的領導者,懂得當責與自由,理解適時的放手與做夥伴的後盾,必須在團隊作業裡挪出個人成長的空間。一個好的領導者,經的起質疑,不會一意孤行卻不顧慮團隊動態。

如果你質疑領導者,請用舉手取代暗自埋怨。
如果你想做好一件事,請在提出質疑後,說出更好的具體方案。
如果你認為自己有義務改變,請不要害怕做一個領導者。

直到現在,我都提醒自己隨時在一個好隊友與領導者的身份間學習,對我來說,領導者的方向位置並不是「在上面」,而是有時在前方做衝破阻力的人;時而在隊伍的最後面,掂著腳觀望遠方、關照夥伴。

如何提升自己的職場幸福感?我認為懂得團隊風向與自我前進方向是很重要的,在齊步走的過程裡共識:

我們需要的不是向上爬,而是往前進。

女人迷編輯 Abby

剛好這週,瑋軒在團隊會議上分享了很有趣的雁行理論,也是對未來女人迷發展的期待。當雁群在飛行時,領隊的野雁若疲倦了就會退到側翼,另一隻野雁會隨即補上飛在隊形的最前端;飛行在後的野雁會利用叫聲鼓勵前面的同伴來保持整體的速度,作為殿後的配速領導。(推薦閱讀:

一個飛的長遠的計畫,成全是好的、引領風向也是好的。希望更多人看見這個理論,在自己的團隊生涯裡學習做能當前、能墊後的飛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