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者 Madeleine 的第一篇投稿,談談近期的戲劇大熱門《荼蘼》。身為女性創業家,看著鄭如薇的兩難,深有同感,多希望能預先知道所有結果再做選擇。這篇文章邀請我們透過西方視角思考,為何職場與愛情得要是二選一的難題?做一個孝順的孩子,就不能支持伴侶事業嗎?(推薦閱讀:

身為女性創業家,近來看到植劇場的好戲《荼蘼》深有同感。

身為華裔回到台灣這片土地創業,我原以為自己的思考方式,已經非常貼近西方思維。經歷幾段感情之後,體會到職場婦女與家庭主婦的選擇得失,看著《荼蘼》畫面上的反覆糾結,我才發現,我原來也被所謂的「東方傳統」洗腦了好幾回。

我跟幾位外籍人士閒談,聊起《荼蘼》裡頭,鄭如薇面臨的糾結,究竟要選自己想要的職場路,還是要為了自己也想要的一份感情屈就?他們紛紛表示,很訝異鄭如薇的困局,在亞洲需要被拍成一部影片讓大家思考。(推薦給你:

東西方文化各有自己的價值主張與盲點,沒有對錯,今天我們可以試著用西方觀點看荼蘼,讓自己有更多元的思考觀點。

為人夫就不能為人子的困境:孝順就不能支持伴侶事業?

仔細想想,這兩方的價值並沒有衝突。可是現實社會的框架之中,卻有一種有想要為人夫就不能為人子的限制,為什麼?

女人結婚後,自然希望自己是丈夫最愛的女人,而媽媽從小把兒子拉拔長大,也希望在兒子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看看國外的例子,Angelina Jolie 電影首映會不能出席時,Brad Pitt 曾帶著小孩與自己的爸媽代替出席。西方許多公婆非常支持媳婦發展自己的事業,也期盼兒子娶進門的是有事業心與自己想法的太太。

未來重視自我成長,事業發展的女性只會數量越來越多,我認為現在的女生比以往扮演更多元的角色,未來的定位跟荼蘼中的鄭如薇似乎只有二選一的份,不太一樣。(推薦閱讀:

當孝順成為一種擇偶條件?

為什麼我們一直找不到「孝順」的絕對英文翻譯?這句話是高小姐跟湯有彥在雨中散步時說出來的,台灣長大的女生們很多都被這觀念教育,因為孝順而相愛的那些人,最後都因為孝順而分開。

崇尚個人主義的西方社會,找不到「孝順」的說法。西方社會面對父母頂多就是做到尊重,更無法理解把面對父母的態度設定為配偶的資格。

劇中湯有彥要負責養家所以必須放棄自己去上海的機會,西方人看來覺得非常彆扭,獨立以後,自己的人生是自己過的,不需要因為是兒子、是女兒,而只能為自己的父母而活。孝順是儒家美德,但如果直接破壞孩子的感情,阻礙人生發展,帶有屈服的味道,可能也失去了孝順本意。(同場加映:

早就不愛了,只是捨不得

湯有彥的爸爸跟鄭茹薇講道時口氣中帶有無奈。有多少結婚多年的夫妻,早已分房睡,沒有情愛,只因「情分」還在,所以表面上維持著家庭圓融。

西方思維比較偏向個人主義的思考模式,很多時候是我當下的快樂更有相當程度的重要。 「我遇見了另一個人,所以...」"I met someone so…."是經常上演的劇情。捨不得離開卻又不愛,在西方是不想面對,也不想解決事情的心態。(推薦給你:

過了情的愛情可以挽回,挽回不了,不如設定好的退場機制,各自尋找快樂。分開不需要等待,人生可以不用這麼多無奈,你有太多無奈,因為你忘了更愛自己。顧大局之前要先照顧好自己的情與愛。

看著荼蘼,我想到自己。我有一個女兒,我希望她長大之後,不需要在職業婦女或是家庭主婦的身分當中只能二選一。如果我有一個兒子,我希望他選擇結婚的對象有理想,有自我提升的渴望,至於家裡的雜碎事情,大家一起分擔。(同場加映:

大家都是做好自己就夠了,別用傳統的價值觀對別人道德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