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的時候,有很多事情,你可能要妥協。不是政治上的妥協,而是身體上的政治:我要展示一個怎樣的形象,讓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