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箏

為你挑劇|從王赦到方箏,律師不只有正義與非黑即白

事實上,雖然其多數時候有些太過良善正直,形象依舊停留在近乎絕對的「正義感」與幫助弱勢裡頭,但藉由編劇設計的種種複雜自省和挫折,《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人權律師王赦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善惡二元論的平板對立,成功營造出鮮明又熟悉的立體感。最終人性掙扎乃至回歸初心的歷程,也相當令人動容。

Maple 2019/06/02 下午 9:00:00

為什麼女主角一定要傻白甜?盤點《最佳利益》的霸氣女性

過去台劇常為人垢病的一點就是女性角色多半不是溫良恭儉讓的傳統好媳婦就是傻白甜(又有個俗稱是求愛小白痴),跟現實中多元的新女性形象完全八竿子打不著,於是雖然台劇主打女性觀眾,但實際上得到滿足的女性觀眾可能只是特定族群

Maple 2019/07/14 下午 8:30:00

專訪天心:快樂是換來的,用全力以赴換來的

帶著新戲《最佳利益》回到螢光幕,天心與她飾演的角色方箏一起,談女強人困境、談表演、談職場的甘苦和歷練。

半寧布衣 2019/05/23 下午 8:00:00

為你挑劇|《最佳利益》,接棒《我們與惡的距離》的重要台劇

一直以來,台灣的影視作品或多或少都有著「文以載道」這樣一把雙面刃:一方面,熟悉又迫切的議題賦予了作品重量,讓社會現實成為所謂「接地氣」的絕佳載具,你我皆可在作品裡看見似曾相似的身影;另一方面,影視作品在拿捏話題性與娛樂性之間的界線,似乎還有進步或調整的空間,若觀眾不願意觀看作品,作品又要如何對觀眾的生命產生影響?

Maple 2019/05/26 下午 9:00:00

主角要「討人喜歡」嗎?《最佳利益》裡的多樣貌律師

事實上,雖然其多數時候有些太過良善正直,形象依舊停留在近乎絕對的「正義感」與幫助弱勢裡頭,但藉由編劇設計的種種複雜自省和挫折,《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人權律師王赦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善惡二元論的平板對立,成功營造出鮮明又熟悉的立體感。最終人性掙扎乃至回歸初心的歷程,也相當令人動容。就算真實世界裡的律師不見得總是如此,但依舊呈現出律師這個行業,貼近現實同時最美好的樣子

Maple 2019/07/07 下午 8:30:00

離婚、詐領保險金,看《最佳利益》如何學習法律知識?

走律政單元劇模式的《最佳利益》,除了主角群和客串演員同樣有看頭之外,另一個非常精彩的看點就在每一個司法案件其實都非常貼近我們的生活,除了改編自大家都可以聯想到的外傭性侵案、無差別殺人案、遊覽車司機車禍案等等外,也有不少家事法庭與感情相關的案件(雖然這會讓人很好奇方箏的律師專業到底是專攻哪一塊),分別可以達到不同層面的法律科普教育功能。

Maple 2019/07/07 下午 9:00:00

當你大罵「恐龍法官」,想過自己看到的真是事實嗎?

開播到現在,《最佳利益》並沒有正面談媒體,僅僅透過菜鳥律師在為辯護查資料或意氣用事的時候,資深律師方箏在一旁的冷靜和提點,點出實務上法務的舉證必須嚴謹,所謂的傳言報導全都不足採信。加上不久前,《我們與惡的距離》呈現民眾情緒扭曲真相或私刑的可怕,所謂「真的」,到底是什麼

Maple 2019/07/14 下午 9:00:00

從媒體殺人到鄉民正義:有時正義,也會殺人

前些日子,在跟實際從事法律相關工作的朋友聊起《最佳利益》這齣劇時,筆者友人對於本劇多數的細節和發展大為激賞,認為影集真正有捕捉到律師事務所日常工作的面貌與運作,但也在過程中提到在其心中本劇最大的缺點:由鍾承翰所飾演的熱血菜鳥律師陳博昀

Maple 2019/07/21 下午 9: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