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多數女生,都不敢在年級還小的時候就承認自己會自慰——當然也有可能是不知如何自慰。當青春期男生學會如何打手槍、讓自己舒服,甚至談論 A 片或 AV 女優時,女生的情慾去哪了?

妳生命中沒有一個性,是與另一個性,一模一樣的⋯⋯。它們從不重來,一朝一命。
——張亦絢《性意思史》

晚安,你今天自慰了嗎?

你或許還不知道,美國將五月訂為「國際自慰月」,期間為每年 5 月 7 日至 28 日。之所以訂定這個特殊又臉紅心跳的節日,是想讓大眾正視自身情慾,安心且安全地享受性。

同場加映:我的高潮自己給!五月國際自慰月,今晚不試試看嗎?

在觸碰性之前,我們得先從認識自己的身體出發。

在生理結構上,男性生殖器外顯於身體,女性生殖器則隱藏在身體內。而就社會文化而言,小男孩的「小雞雞」似乎也較常被拿出來公開討論。例如:知名繪本《我的小雞雞》,以圖文方式讓男孩認識自己的身體構造;或是另一系列繪本《男生小雞雞》,儘管也有出女孩版本《女生小秘密》,卻在用字遣詞更委婉,不直接稱呼女孩的性器官。


圖片|繪本《我的小雞雞》封面


圖片|繪本《男生小雞雞》、《女生小祕密》封面

而相較於男性性器官包含的睪丸與陰莖,女性性器官構造更為複雜,除了常提及的陰道,還有陰阜、大陰唇、小陰唇、陰蒂等等。

推薦閱讀:【圖輯】陰部重新出道計畫:你看過自己的私密處嗎?

其實,許多女孩至長大成人,可能都無法正確指出陰部每個部位的名稱,儘管學校健康教育課可能略提,但在女孩不被鼓勵「探索自身」的社會氛圍下,也讓女孩距離自己的身體更遠。好比十幾年前,北一女某護理老師讓學生自畫生殖器,在當時就引起爭議。

以我身為生理女性的成長經驗來說,國高中時,我會和其他女同學聊些小情小愛,卻未曾提起任何與自慰有關的字眼,甚至連說出陰道、陰蒂之類的詞彙,都覺得不好意思。

而當一個人對自己的身體不夠了解時,理解與正視個人情慾就變得更加困難。

青春期:當男生學會打手槍,女生在幹嘛?

回想國小五六年級,班上一些男生開始流行「玩」互抓下體的遊戲;或是經常聽見他們嘲笑嬉鬧,說誰「勃了」、「硬了」。在他們於公眾場合的每次嘻笑中,總覺陰莖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器官,不必遮掩或羞恥。

但我們很少會看見,女生聚在一起討論下體。頂多是很隱諱地說誰「那個」來了,甚至借用衛生棉,都要小心翼翼不被發現。

對於身體——尤其是女體,如果家庭不談、學校沒教,青春期的少女少男,便只得從媒體看見某個樣板,或是旁敲側擊從成人網站略知一二,卻不盡正確與全面。

青春期,男生開始面對自身情慾,或自行摸索,或與同儕討論,學會如何打手槍、讓自己舒服,甚至談論 A 片或 AV 女優。那麼,女生的情慾去哪了?女生會自慰嗎?

經驗分享:被壓抑的少女情慾:其實,我從 13 歲就開始自慰


圖片|《性愛自修室》劇照

或許絕大多數的女生,都不敢或不願在年紀還小的時候就承認自己會自慰——當然也有可能是不知如何自慰。

傳統社會忌性,尤其是女人的性。女生從小就被教育要「保護好自己」,離性遠一點。專擅性別研究的學者康庭瑜,就曾經提到「性界線」如何在厭女文化中運作。

「許多文化厭棄逾越性界線的女人,恐懼女人的性慾和性表現,另一方面,這些文化也同是歌頌性方面純潔的女人,建構出蕩婦和聖母的二元對立女性形象。」——康庭瑜〈誰怕蕩婦?〉

她也指出,這種對蕩婦的恐懼不只存在於男性之中:「女人也可能內化這種規範女性情慾與身體的意識形態,用蕩婦羞辱的眼光,時時監控自己或她人。」

性與慾望,是你與生俱來的權利

親愛的女生,你的性,非常「道德」。

女性擁有探索性與慾望的權利,先從認識身體構造開始,再培養正確且安全的性知識,最後才可能理解自己的情慾。


圖片|《性愛自修室》劇照

未來,當我們和他人進行性行為時,我們因為已探索過自己,所以知道自己的喜好,也懂得「要」什麼與「不要」什麼,更能與另一個人建立更平等健康的性關係。

「事實上,人就是一個『性』體,不必沉默也不必偽裝。」——瑞典國家教育部《可以真實感受的愛——瑞典性教育教師手冊》

像是美國大學性教育讀本《性的解析》也提到:「對性的看法正面會使個體比較有自尊,更能掌控性生活。」

回到文初提到的國際自慰月。在炎熱的五月初夏,我們想鼓勵大家——尤其是女生,讓我們一同正視情慾,任慾望自在翻湧,而你知道,你本該擁有這樣的快樂。

妳生命中沒有一個性,是與另一個性,一模一樣的⋯⋯。它們從不重來,一朝一命。

張亦絢《性意思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