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識到父母對自己的影響後,Amazing 決定直接對母親坦承。而她說,這其實不是和解,也不是要對方跟你道歉。你只是告知他,我理解妳有妳的困難,但我也有我難受的地方。然後,我要拿回我的人生決定權了,我要開始為自己成長。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長滿了蝨子」我的父親就是那些蝨子

在那段和父親分居的童年時期,母親也交代孩子們,別在外面說自己的是單親家庭:「對小孩來說,我們不會知道要隱藏,會覺得這就是事實啊!反而是當時被媽媽一提醒,才會反過來想說,我們的事是不能讓大家知道的嗎?」好像有個什麼殘缺,隱隱約約,烙印在自己身上,要好好地被藏起來。

「後來高中時,我寫了一篇作文叫做『跳蚤』。在我四、五歲的時候,我身上有一隻跳蚤,我父親就抓著牠,拿到浴室去沖水,他說這樣跳蚤就會死掉。我印象中,這是父親最早教我的一件事,就是怎麼殺死一隻跳蚤。」

「所以,我就寫了這篇文章,我想說的事情是,張愛玲說『生命是一襲很華美的袍子,但是上面長滿了蝨子』,而我父親的存在就是那隻蝨子。可能在你很完整個生命中,總是會有的那個缺憾。」她說,父親之於我,可能就是我目前最大的,一生下來就要去處理的那個課題吧。(回顧專訪上篇:專訪曾彥菁 Amazing:那年失戀後,我才發現自己在找父親的替代品

我對媽媽說,你們的婚姻讓我受傷了,現在可以抱我一下嗎

開始與家的修復之路,Amazing 先是意識到,自己會在感情上尋找一個父親的替代品;而那場失戀,喚起她再次被拋棄的傷痛。她於是決定回頭告訴母親這件事:「我就跟她説,你們的婚姻對我的感情,甚至我整個人生影響都很大。我講的時候突然就開始掉淚,我說我以前其實有很多受傷的時候,只是都沒有表現出來。」

「以前他們只要在一起就會吵架,我會看到我媽變成不是平常那個冷靜的母親;她會變成一個很張狂的,連我都不敢靠近的人。那時候我就會被她嚇到。」

童年時期的驚嚇,留在女孩心裡,成為一道陰影。但她不敢埋怨,也覺得自己應該順從她:「因為我會覺得,媽媽都這麼辛苦了,她經歷那麼多,嫁了一個負債的老公,還不是都挺過來了;我也會怕她覺得我怎麼是一個這麼脆弱的小孩,都已經被好好保護的長大了,現在到底在難過什麼?」

也是在這一刻她突然知道,找再多身心靈療法,拼命想找尋一個答案,可能也不如直接和母親「攤牌」。她感覺到自己像是在挑戰一個「大魔王」,並且發現原來自己心裡最害怕的其實不是父親,而是母親。

她對母親説,我理解妳有妳的困難,但我也有我難受的地方。從一次坦承開始,她感覺到自己的家好像又重新可以被依靠、感覺自己可以不用再藉由談戀愛去逃離那個她不喜歡的地方,或是去找一個可以替代、可以保護自己的人:「而是我回過頭看到問題的源頭了;可能不一定是要去解決什麼吧,但至少可以重新站在一起,看看我們到底可以怎麼樣更好。」

你不用和父母和解,你可以繼續恨他們,但不要繼續恨你自己

我問 Amazing,說這些話,會不會很需要勇氣?可能不是所有人都能承擔得起,或願意對父母如此坦承?「但如果你今天會覺得需要勇氣,那是因為你還抱持著一個期待是,你告知他們後,他們會改變、會認錯,會開始對你好。」

「這樣變成你的決定權又在父母身上;他們可以決定要不要聽下去,或者他不認錯,那你可能就會更受傷。」她説,當初她選擇對母親開口,出發點不是要抱怨,而是告知:「你可以去想,你今天是要拿著一本教科書指證他們『你不是一個好父母』嗎?還是只是因為,我看見了這件事對我的影響,我回到我自己身上,我再去看更多,然後我可以如何在日後的生命中去做出調整?」

她指出盲點,説去做這件事,到頭來也是為了保護我們自己,可以不要再受更多的傷害。

她説,如果你恨,你可以繼續恨,你甚至可以一輩子都不要跟他們聯絡也沒有關係。但你不要去隱藏這件事。試著去拆解它,理解過去的家、你的恨,影響到你現在生活的哪些部分?然後,你會慢慢找到讓自己再次強壯的力量。

再談一場戀愛,練習愛回自己

現在的 Amazing,已經進入比較穩定的心靈狀態。訪談來到尾聲,說了好長的故事,我想到方才抵達咖啡廳時,她從一台車上走下,是她現在交往的伴侶。於是好奇忍不住問,經歷了這麼多心靈旅程,現在談的這段感情,有什麼不同了嗎?

她説,其實初期的時候,也還是有一些雜訊。

「我們剛開始交往的時候,我會很想把自己在上一段感情犯的錯誤改正過來,就是想要當一個很貼心的、不會生氣的人。譬如他有些讓我不高興的地方,我不會直接表達,而是選擇隱忍下來。或是可能在下車要回家時,就會把車上的垃圾帶下去,還特別跟他說,想要讓他覺得我是一個很貼心的女友。」

「或者他有時候工作比較晚回家,我就會開始焦慮,想著這個人到底要不要回來、他到底有沒有把我放在眼裡?是不是現在又碰到其他更喜歡的女生?」一個瞬間,內心突然出現很多的自我懷疑。

而同時間,她意識到這其實就如同小時候總是在等待父親回家的心情。

但當你可以看清這件事,你就能夠開啟一個比較健康的溝通:「我就可以告訴他,以後如果真的太忙,你還是傳個訊息跟我講一下,我就會心安了。這個過程就是,我看清楚焦慮的根源後,我沒有把責任又塞到對方身上,想說你就是一個跟我爸一樣的爛人。」

Amazing 同時也提到,其實伴侶也不必特別多做什麼,只要很基本的理解跟支持,就是很大很大的力量了。但前提是,你敢於去讓他理解、可以對他坦承你的狀態:「像我們剛交往時,我聊到上一段戀情,聊到家庭,我就會哭。一開始我男友是很慌張的,那我就會直接跟他說,我現在很傷心,你要來抱我。」

「以前我會期待其他伴侶要自動知道現在該怎麼做,但現在我知道,你就直接講出你的需求,這並不丟臉。」於是,成熟的愛,就從不再期待對方無條件理解自己,更是你願意表達自己開始。

從家到戀愛,再從戀愛回到自己,或許所有暫時卡住你的生命場景,背後都有一個你必須要去解決的課題。Amazing 後來告訴我,有天她母親又聊起父親,她對她說,其實有些人也不是真的是壞人,而是他就是真的沒有能力去扛下這些責任、去處理這些問題。

說的短短幾句,卻是用一生努力換來的理解。而我們最終明白,你的這些付出,將尖銳的慢慢磨成柔軟,不是為了要原諒誰,而是能夠放過內心的糾結。不是他不好,也不是你愛錯人,而是從現在開始,我們能不能接住自己曾經受過傷的生命,如果有恨,也終於可以不再錯怪自己。(繼續閱讀:如何知道離職不會讓我後悔?專訪曾彥菁 Amazing:我想的不是要做什麼工作,而是想過什麼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