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18 日,伊藤詩織向山口敬之求償精神賠償金勝訴。這一路上煎熬,但她還有在媒體前公開支持她的母親。

性侵倖存者,往往是孤獨一人,面對著社會輿論奮戰。沒有朋友,沒有家人,聲援稀疏。

而這次在伊藤詩織的判例過程中,我們看到,當天場外有相當多的支持者到場聲援。

12 月 18 日,伊藤詩織在法院前泛著淚,舉起了寫著大大的「勝訴」的紙張。

伊藤詩織在 2015 年 4 月,為了和當時為日本 TBS 電視台的記者山口敬之談實習機會,雙方相約碰面吃飯,伊藤詩織隨後卻失去意識,被帶到飯店房間遭到性侵。

起初以刑事起訴,但因證據不足而未果,因此這次改走民事訴訟,以遭受性侵為由求償 1100 萬日圓(約 300 萬台幣)的精神賠償金,並公開現身談自己的經歷。最後,法官判定山口敬之要賠償 330 萬日圓(約 92 萬台幣),並駁回山口敬之的反訴。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日本時事

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伊藤詩織承受了莫大的痛苦與指責。

性侵倖存者在事發之後,往往承受不亞於事發當下的痛苦——遭受性侵卻被質疑是否是自己不夠檢點、或是貪圖利益仙人跳;說出自己的經歷後,亦可能遭到謾罵與恐嚇。在社會眼裡,你任何不符合「標準受害者」的舉動都是說謊的證據。甚至更多時候,你最親近的家人也可能背棄你,用和外界相同的語氣責備你。延伸閱讀:快訊|「媽媽不相信我被性侵」Ellen DeGeneres 回憶年幼被繼父性侵經驗

被問到勝訴的感想,伊藤詩織表示:「我現在還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不過從法院走出來的時候,我獲得了很多來自一直以來支持著我的人的擁抱。我認為我獲得了階段性的成功。」其中一名支持者表示:「真是太好了。日本的司法終於展現了一點良知。」

除此之外,當天還有一位強力的支持者在法院旁聽,陪伴伊藤詩織——她的母親。

我對我女兒的勇氣感到驕傲

判決出來後,她表示:「我對我女兒的勇氣感到很驕傲。雖然替她擔心,但我想稱讚她『做得很好』。」

不只母親,她的父親和妹妹也都支持她。有些家人會以「家醜不能外揚」為由要求被害者隱忍。但從上法院到出書,伊藤詩織的家人都不反對,甚至比伊藤詩織來得憤怒。

她母親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明伊藤詩織勇敢站出來的理由:「她不願意把曾經受害的事當作沒發生過。她從以前就是充滿正義感的孩子,因此我認為她無法隱瞞自己的經驗活下去。」母親的這一番話,印證了伊藤詩織在接受女人迷的採訪時所言:「說出真實,是我活下來的唯一辦法。我可以失去我的工作,但我不能失去我的信仰。」推薦閱讀:#METOO 專訪伊藤詩織: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賭的是誰會相信我

最後,她還向山口敬之喊話:「試著去想像你也有女兒,而自己的孩子被性侵時,那股作為父母的被撕裂的痛楚。」和女兒同一鼻孔出氣,秉持著對女兒的愛與支持,以言語揮出了強力的一棒。

從母親的發言中,我們可以看到,她對伊藤詩織的全然支持。當父母選擇與孩子站在同一陣線,很有可能也會遭受中傷,也會因為女兒在過程中受傷而心痛。但伊藤詩織的母親並不畏懼,依然選擇陪她。此外,縱使外界不斷批評、質疑伊藤詩織,母親卻仍不改她對女兒的評價,堅信她的正義感。不只對內支持女兒,甚至還對外直接向山口敬之喊話,且不是以怒火攻擊,而是邀請對方設身處地。多麼溫柔而強韌。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日本時事

世界上,有知道過程中的殘酷,而選擇不拿起武器的性侵倖存者,也有很多孤軍奮戰、遍體麟傷的性侵倖存者。若這個社會上,有更多人能像當天在場外的聲援者和伊藤詩織的母親一般地同理與支持,甚至不用支持,只要光是試著不以有色眼鏡看待受害者,將受害者的種種作為當作是他說謊的證據,相信性侵報案的黑數有望減少,而伊藤詩織的勝利也將只是一個日本社會改變的開端。

「法律、媒體的報導方式和教育,前方還好很多的課題等著我們。希望大家能以這次的勝訴作為里程碑,一起思考這些議題。」延伸閱讀:台灣性教育怎麼了?蘇芊玲專訪:台灣的進步,不能只靠悲劇推動

網路上批判留言依在,伊藤詩織還要繼續奮鬥,他的家人仍然要繼續堅持做她的後盾。而圍繞著這些課題,我們也有許多奮鬥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