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不喜歡口愛,你都沒有錯。」一起聽諮商師談如何跟伴侶溝通性需求,共創屬於彼此的激情。

文|鄒孟栩 諮商心理師 

你是否有這樣的困擾,不喜歡為伴侶口愛,但知道他喜歡,並且會表達想要被口愛的期待呢?

喜歡被口愛的人可能會覺得口愛是做愛過程中相當重要的一環,並且無比地期待!但口愛只是性愛技巧中的一種而已,是不是最重要的,要看人啦!但是,即使你真的宇宙霹靂無敵愛它,也不意味著你每次做愛都必須擁有它。(延伸閱讀:專訪性愛教師徐豪謙:腦中只有性,再強也做不出愛

德國經濟學家戈森曾提出一個有關享樂的法則——同一享樂不斷重複,則其帶來的享受逐漸遞減。想像一下你是一隻熱愛蛋糕的螞蟻,但如果三餐都是蛋糕,蛋糕蛋糕蛋糕,吃蛋糕的幸福感都會一直如此愉悅嗎?難道你不會興起想來碗陽春麵的念頭!所以~口愛超級舒服,也不必每次都要發生。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性愛方式,就像珍珠奶茶是台灣寶,也不是人人都愛。

做一個不喜歡口愛的人,無論是不愛被口愛還是幫對方,你都沒有錯。

你可以向伴侶解釋並讓他了解口愛不是義務,你們可以透過創意開發出其他有趣的性互動,或是你只有在感到滿意時才會想要被口愛或是幫他弄。只是如果你們都喜歡被口愛但不喜歡給予,這可能會變得棘手!如果這樣的話你們需要好好聊聊,開啟你們的性愛想像力,或是討論出一個彼此都能夠接受的提供口愛的遊戲規則。畢竟性的愉悅是需要雙方一起創造的,有一方舒服一方不爽,那就不是「做愛」了⋯⋯

性愛小提醒:有時候適時地給予對方想要但是自己沒有那麼喜愛的方式,可能也能增加性愛中的刺激與激情感喔~

記帳會殺死性愛關係

如果你們在做愛的時候,一直在計較上次我幫你口愛的幾次,你又為我口愛幾次,或是A片裡面都有口愛怎麼我們沒有⋯⋯更多關於做愛互動上的公平性。大概激情火焰還沒開幹就已經變成火冒三丈了吧!兩人先氣死而不是爽死。

在歐美的研究中顯示,伴侶在性關係中討論「口愛」,尤其會遇到上述的狀況。畢竟大部分的人都會受到 A 片的「教導」認為一定要口愛、要跪姿吸舔、顏射、珍珠項鍊等,唯有這樣做愛才爽。或是發現統計學上講,口愛是讓女性享受性高潮的最可靠方法之一,有人建議每次性交時都給女性口愛一番,讓口愛變成高潮唯一的方法。

當做愛的方式被 A 片與研究報告制約,那到底是我們彼此在做愛,還是在演 A 片呢?

不過如果你不是真的很喜歡口愛,但你知道伴侶喜歡被口愛的話,這邊也提供你一種口愛模式:

學會享受做愛和接受口愛——緩慢的性愛方式

我們已經確定口愛不是必需的。如果你感到這樣做的壓力很大,如果你確實對整個事情感到不安,就坦白地告訴對方吧!除了口愛以外,好玩的方式還有很多的。但是,如果你知道伴侶真的好喜歡口愛並且有時候也可以贈送給他們,那麼建議你可以試試「緩慢的口愛」(slow-style oral sex)。在練習「緩慢的口愛」時,我們的主要重點是與自己和伴侶建立聯繫,我們的目標不是任何類型的性高潮。(儘管有時確實就高潮了!)

「緩慢的口愛」中做愛就像是玩遊戲一樣,我們探索我們彼此的身體,我們帶著好奇心探索彼此,可能會感覺很癢、感覺很好笑,也可能超級激情,這些都沒關係,我們接受可能出現的一切。為了保持這種狀態,我們需要減慢自己的動作,慢慢地享受,做愛中的每一種感覺。將這些原則應用於口愛,意味著我們會輕柔地做每一件事,柔和的目光,柔軟的嘴巴,柔軟的舌頭。

我們為對方口愛不是為了讓他們達到高潮,這是我們探索他們生殖器的口腔之旅。我們用嘴讓對方感受到愛,如果嘴巴累了,那就停下來,或是當我們感到需要探索其他地方時,我們便從那裡繼續前進。如果口愛方式,不是讓人達到性高潮的激烈競賽,大多數人會發現它令人振奮和令人愉悅,這不是那麼地緊張或尷尬,通常是令人興奮和充實的。如果在緩慢中變得太令人興奮時,很難保持緩慢,想要開始激烈地開戰,完全可以!(延伸閱讀:沒有性高潮,但更有幸福感?夫妻深夜時光:「溫和性交」讓兩人擁有真正的親密關係

「緩慢的口愛」不是要做口愛馬拉松,如果感到自己越來越努力感覺嘴酸,可以轉向其他形式的性愛。總而言之,如果你不是真的很喜歡口愛,但你知道伴侶喜歡被口愛的話,你可以:

  • 可以偶爾做一次
  • 創意其他有趣的做愛方式
  • 口愛不是為了高潮,放輕鬆感受他的身體


圖片|來源

口技達人拓也哥曾經被問到:「是如何成為吹神的?」而且如此享受其中不會感覺嘴巴酸,拓也哥雲淡風輕地說:「因為愛!」乍聽之下這真是一個讓人覺得廢話的回答。但仔細想想,兩個人可以開心地、愉悅地、感覺被尊重地做愛,在當中沒有感覺被要求、被脅迫(當然如果是喜歡被要求、被脅迫就另當別論囉!)在做愛中就是彼此愛著,感受著彼此身體的交纏與身體的愉悅高潮,這樣不是很讚嗎?那能夠在做愛中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性喜好,可以自在地討論,一起創意 DIY 屬於兩人的性愛模式,是很重要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