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超人特攻隊 2 看居家爸爸養成記,不只在於超能先生終於成為「新好男人」,也讓我們看到,平常媽媽被隱藏的巨大辛勞。

以動畫電影發行商而言,皮克斯動畫工作室所出產的動畫無疑是最有野心也最有期待值的。做為迪士尼的子公司與長期合作夥伴,皮克斯動畫雖然仍沾染了些微夢幻色彩,但就敘事風格與畫面呈現上,硬生生比迪士尼動畫往前跨進了好幾大步。先不論該工作室最火紅的《玩具總動員》(Toy Story)系列(如果你床邊粉色熊熊不經意開始動起來發出成熟男性的嗓音,還不把你嚇到吃手手嗎?而且,同樣是玩具復活,鬼娃恰吉帶給人的驚恐感比較貼近現實吧),把衣櫥怪獸你童年的噩夢翻轉成電力公司員工的《怪獸電力公司》(Monsters, Inc., 2001);描述在反烏托邦世界機器人經典愛情故事的《瓦力》(WALL-E, 2008);以喪偶老人與亞洲男孩為主角的冒險故事《天外奇蹟》(Up, 2009);探討人類情緒複雜性的《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 2015);一直到近兩年大放異彩,呈現亡靈與死後世界的《可可夜總會》(Coco, 2017),皮克斯動畫都大膽使用了非傳統動畫式「可愛」的角色形象,題材內容上更比一般的迪士尼式卡通電影帶入了更重的「成人感」,告訴觀眾是非對錯並非絕對,也不過度強調一般卡通動畫電影最喜歡的道德教訓。一直以來在故事主題上尋求突破的皮克斯動畫,在 2018 年新推出《超人特攻隊 2》(Incredibles 2)後,更上了一層樓,喔不對,大概有 20 層樓。因為除了發人省思的敘事意涵-如同《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 2008)中超級英雄存在意義的多元辯證外,它在提供觀者的視覺震撼上,已全然到達了一個新的視界與高度,這是目前主流動畫電影還不曾有過的大膽嘗試。


圖片|來源

說到主流動畫電影的觀影經驗,一直以來都是畫面舒適清爽、不痛不癢、一個比一個更可愛的角色不斷迸出螢幕。觀眾席此起彼落的發出讚嘆或憐惜的「喔~」,爆笑的「哈哈哈」,跟感動到內心動盪不已的吸鼻涕聲。但《超人特攻隊 2》在電影開播的片頭,便大剌剌的寫下此電影部分畫面會造成光敏感觀眾不適感甚至導致癲癇發作這樣強烈的字眼,當下觀者可能還誤以為「我是不是走錯廳了,這不是一部闔家觀賞的動畫片嗎???」看到這樣的警告標語,觀者已經產生了與過去觀看主流動畫電影從不曾有過的緊張錯愕感,同時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而當那有可能引起不適的閃光打鬥畫面出現時,我想大部分人當場只能用目瞪口呆、內心澎湃,整場乾脆跪著看來形容。這部電影挑戰了動畫觀影者的舒適圈,過往習以為常溫和柔軟的卡通畫面,現在成了不斷刺激感官,「真的好不舒服,我想吐、想閉眼睛,怎麼還不結束」的壓迫感。而除了這段勢必會成為主流動畫影史經典的片段之外,《超人特攻隊 2》所使用的拍攝角度,剪接流暢度與場面調度,都並非簡簡單單、輕鬆帶過,一切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審慎鋪陳,才能成就這部以畫面來說,沒有 100 分也有 98 分的動畫電影。

既然講到了《超人特攻隊 2》值得拍手嘉獎的地方,我們也該談談這部動畫電影其他差強人意的表現,例如為何在敘事上,《超人特攻隊 2》無法如同它的拍攝手法般突破傳統,尤其是在女性與家庭結構這兩個剪不斷理還亂的母題刻劃上,這部電影仍舊落入了窠臼。

Yahaho Desta 曾在 2017 年 Vanity Fair 上發表一篇專文抨擊皮克斯對於不論是電影中女性角色或是電影外女性職員的偏頗與不重視,並提到自1995年開始,皮克斯所製作的19部電影中,僅有三部是以女性為主角。《超人特攻隊 2》裡的「彈力女」 (Elastic Gril),就戲分比重與角色主體性而言,我們姑且可說她是電影不可或缺的「主角」(protagonist),前半段冒險故事是由她扮演推展敘事前進的重要角色。但是在這樣女英雄終於出頭天的敘事下,我們看到彈力女其實更重視的,是自己母親的身分。她在扮演拯救世界的英雄時,在衝鋒陷陣中仍不停往後回顧、不斷心繫家庭,隨時準備脫下一身緊身衣,回家拯救火燒屁股的老公與照顧三個令人頭痛的孩子。反之,超能先生(Mr. Incredible)在知道德沃爾(Deavor)兄妹提供彈力女一個能夠拯救世界同時又能拯救超級英雄聲勢的工作後,他無法理解為何彈力女會經歷母親離家必然會產生的內心掙扎,因為在傳統家庭結構中,男性只需要外出拼事業,賺錢養家就好,不需要擔任實際家庭生活中的照顧者角色。儘管彈力女在拯救世界的過程中展現令人折服的力量與智慧,電影最終我們看見,她還是選擇回歸家庭,一概不留戀她在江湖上叱吒風雲的成就,因為家才是「她」的歸屬。

這部動畫電影看似把「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價值做了有趣的翻轉,這點被不少人視為是少數頌揚女權的主流動畫電影(當然,如果你對比的是「早期」經典迪士尼公主角色,那彈力女的確是螢幕女性楷模),但我們其實看到彈力女在主外了一段時間後,還是選擇走回家庭,此外,電影也花了很長的篇幅在刻劃超能先生如何扛起照顧家庭大小事的責任與擔任家庭照顧者角色的內心轉換,面臨親子衝突與育兒問題,從一開始的掙扎與不知所措,到後來成為懂家愛家的居家好爸爸形象(過程中當然有另一位女性角色衣夫人的幫助),這些居家爸爸養成記的心路歷程與辛苦過程,若主角不再是父親形象而是母親角色,在電影敘事裡大多是不會被呈現出來的,因為養兒育女原本就是媽媽的責任與義務,這些辛苦掙扎,在媽媽身上都不存在,抑或只是一個過程,不值得大做文章。但當主角換成是爸爸,電影便需要大肆宣揚這位新好男人的辛勞,並在居家爸爸終於養成後,給予超能先生一段在自家庭院裡與三個孩子共享天倫時光的美好畫面,做為他辛苦為家庭付出後的回報。(延伸閱讀:男人育嬰,可以很溫馨:在等媽媽回來跟假裝不會之間,我們能為寶寶作更多事


圖片|來源

在超人家庭之外,我們看到這部電影另一個於性別刻板印象上做了翻轉的地方還有德沃爾這對兄妹的螢幕形象。身為企業鉅子的哥哥文森德沃爾(Winston Deavor),擁有叱咤商場的個人魅力與舌燦蓮花的說服力,具備種種傳統反派角色的特質,但他骨子裡卻是個充滿正義感、相信超級英雄的純真男孩,絲毫沒有發現妹妹的陰謀詭計。而艾芙琳德沃爾(Evelyn Deavor),表面上是隱身幕後、與世無爭,願意把鋒芒留給哥哥去展現的妹妹,實際上才是那個聰明絕頂的犯罪首腦。當然最終,在這樣的超級英雄動畫電影裡,邪不勝正是必然的結局,但在過程中,德沃爾兄妹兩人角色有違傳統的設定與變化,的確帶給我們如同電影彩蛋般的驚喜。

《超人特攻隊 2》在反派角色設定上,做了非傳統的大膽嘗試,這點毋庸置疑。而「超人特攻隊」系列,無論是在第一集或第二集,我們都不會看到像是漫威或 DC 系列單一男英雄或是男英雄聯盟拯救眾生的情節,在《超人特攻隊 2》中,男英雄是會出包的,只懂蠻力不懂智取的,單就這樣英雄性別角色的翻轉而言,這部電影是走在很前面的。電影最後看起來是孩子拯救了爸媽,也終結了超能先生與彈力女的性別角力,宣判平手,但是,就這系列電影不斷在處理的「家庭」母題上與家庭中性別角色結構的敘事探討,它恐怕還是不如畫面處理的層次豐富、跳脫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