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知道,完美並不是一個單一狀態,所有事物在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裡都是完美的,只是它們各自以自己的方式來向世界展現完美的不同樣貌。同理,已經存在的你,也是完美的,只是你相信自己並不完美。

我認識很多很上進的人,他們熱衷於追求成長、提升自己。他們的上進心幫助他們達到了很多的目標,也讓他們得到了許多人的讚賞。他們是一群非常努力的人,也非常的有行動力,在現存的社會體系下,這樣的人往往都能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菁英分子。

但在光鮮亮麗的社會認同背後,他們卻不見得能獲得一段理想的關係。他們最常發生的狀況,是希望對方能跟自己一起成長、一起變成一個更好的人,不管在任何方面,都希望對方能夠和自己一同提升,兩個人都能變得更好。

他們這種求上進的姿態和努力進取的心其實很吸引人,很多希望自己能變得精實,或是認為自己的人生沒有目標的人們,會因此而喜歡上他們。認為在他們積極進取的光環旁,自己也能變成這種人。

如果他們沒有太不擅於社交的話,這類人的感情一開始多半不會太有問題。因為他們的上進心,往往為他們帶來良好的硬體條件或社經地位,他們在交住前會遇到的問題,比較多是他們看不上別人。

但在進入交往之後,滿心希望伴侶和自己一同成長的他們,常會不小心將生活安排得過於精實,除了最基本的進修、努力、人生要有目標有方向有想法以外,嚴重者,甚至連休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被運用在有意義的地方,不允許自己的時間有一絲一毫的浪費。(推薦你看:畢業後該走去哪?在你的時區,用自己的步調前進

我就曾經遇過一個很經典的例子:

在某次我參加的一個課程裡,有一位女性提到她最近一直覺得很疲勞,大家問她有沒有讓自己好好休息,她回答我們:「有啊!我覺得放假就是要徹底的充電,我會盡全力去做任何能讓我充電的事,所以我會特意到海邊擺爛。」在她發表完之後,在場的同學們面面相覷、沈默不語,直到有一個同學開口說:「你連擺爛都這麼努力啊?那妳真的有休息到嗎?」

這是個過於精實的案例,精實到連休假都必須努力在「充電」這麼不需要努力的事情上,以致於當事人雖然心裡沒有察覺,但身體卻不斷出現提醒她別再努力的警訊。

這類人就是如此的努力精實,精實到他們對另一半,也往往是用同樣的標準去要求對方。


來源|unsplash

他們和指責的人不同,他們並不是故意要刁難或是嫌棄對方,他們只是希望對方也能成長,也能跟自己一樣一直往變得更好的路前進,所以他們會竭盡所能的幫助對方,讓對方也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而他們竭盡所能的方式,通常是帶著對方一起參加講座、讀書、學習,卻不見得注意到對方是否真心喜歡。

長期過於精實的關係到了最後,常常都是另一方被壓迫得受不了,最後採取擺爛,或直接提分手告終。

這樣的狀況對於他們來說是很難理解的,他們會認為:「成長不是一件很理所當然的事嗎?人怎麼能夠都不成長呢?這樣很可怕啊!為什麼對方會因為我希望他成長,而想要結束一段關係呢?」於是他們暗暗的難過,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期待下一次遇到的對象,是個願意與他共同成長的人。

其實呢,這類型的人,通常會被我稱為「精實焦慮」。他們熱衷於成長的程度已經遠遠超越了「喜歡」,甚至是到達了「必須」的境界。他們無法停止成長,就像背後有鬼一直在追趕他們,只要他們一停下腳步,就會被鬼吃掉一樣。而他們背後的鬼,則是從小來自父母的教條,以及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的恐懼。

或許是從小父母的教育,或是發生過的事,讓他們深深相信人必須不斷進步、必須不斷提升,否則很快就會被別人追上,而被別人追上之後,自己就再也沒有被愛的價值,所以才會對於成長如此執著、對於無法領先如此恐懼。(延伸閱讀:成為自己的這條路上:減緩焦慮的唯一法則,就是行動

成長是確保他們能夠繼續被愛的手段。即使事實並非如此,他們也仍然這麼堅信著,因為過去的經驗告訴他們,只要能一直進步,就會得到稱讚、就會被關愛,所以他們不得不繼續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前進。而這樣長年累積出來的信念,讓他們即使不想要成長,也會因為停止努力成長後,自己看來似乎無所事事的狀態而感到恐慌。他們並不知道,停止進步後的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自己的存在還剩下什麼價值?

而讓這個狀況最難以化解的,則是這個社會的期待。「上進」是一件非常符合社會期待的事,所以這類人在非感情事務上,通常都會得到不錯的結果。而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對於「上進」的必要性更加的深信不疑,秉持著「為對方好」以及「我們要一起走下去」的心情,加上社會觀感的加持,他們的正確性就變得更高了,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的將這樣的正確性加諸到另一半的身上,只要對方不願意,就可以指責對方不上進、沒出息、沒未來。於是最後一段關係,就在「上不上進」的爭執中結束了。(延伸閱讀:你怎麼幫手機充電,潛藏了你的愛情價值觀

如果你剛好是這類人,我想跟你說個曾經和這類人交往的經驗。

很多年前,我交過一個很要求上進的女朋友。她是個極度社會化的人,她很知道在社會上立足需要些什麼,也知道金錢與社會地位的重要性。當時的我很年輕,對於社會認同的渴望也很強烈,和她簡直是一拍即合。

她常常跟我說要進步、要認真、要成長、要學習,我很認同她的想法,我也很努力,但卻好像常常達不到她的要求。我不知道怎樣才算夠努力,好像只要沒有達到一個社會地位的認可,或是存款沒有達到一定的數字,就是一個在社會裡不太成功的人。

當然,有時候的她也會因為疲勞或心情不好,而說出一些負面的話。這時候如果我認同她,她又會說:「不行啊,我說說而已,怎麼可以這樣。」這點也搞得我很混亂,不知道她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最後,由於我越來越無法負荷這樣的上進能量,加上一直無法得到她的認同,我開始越來越沮喪,對於進步這件事也有點心灰意冷。我覺得自己似乎永遠無法達到她的要求,於是我開始在這段關係中擺爛,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處理才好。

我變得不想聯繫、不想見面,也不想維持感情,因為只要一聯絡,我好像就得去面對「自己是個不夠好的人」這件事。我變得很想逃走,但心裡捨不得這段感情,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來源|unsplash

這樣的關係,想當然是無法繼續維持下去,所以我們分手了。對方當時也很難過,她只知道我不想維繫,但她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幾年後,她因為和當時的伴侶關係不順,打了通電話給我。她問我:「你跟我交往的時候,我給你很大的壓力嗎?」我回答她:「嗯對啊,我覺得在妳心裡,我好像永遠都不夠好。」她才明白,原來自己的感情問題,常常都來自於這過分的嚴格。

我並不是說上進不好,但當我們太致力於某件事的時候——不論是任何事─都容易忽略了彈性。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既然是不同的個體,那各方面的能力自然也不同。有些人能夠承受極大的壓力;有些人非常有毅力;有些人非常擅於社交;有些人特別聰明。在每個人的特性不同的情況下,要求別人和你一樣,是一件很困難,而且不合邏輯的事。

我知道當你在要求對方的時候,同時也是用極高的標準在要求自己,因為你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努力著,但你忘了,對方並不是你啊!對方有自己的步調、自己的節奏,跟自己的方式,對方不是不成長,而是你們成長的路徑不同。

我能理解你並不想逼著對方,我也知道你只是希望對方也變得更好,然後你們可以一起走下去,但如果原本的方法行不通,那或許我們得試試別的方法。(延伸閱讀:戀愛言語學:沒勇氣說出真心話,但忍耐不會讓你更開心

所以在這裡,我建議你嘗試的第一個方法,是容許你自己不那麼努力。是的,我希望你可以有一小段時間,允許自己不成長不進步,甚至什麼都不做,只是像個植物一樣的活著。

所有我們不允許別人做的事、別人做了我們會看不順眼的事,都是我們不允許自己做的事。我們不允許自己的事情越多,我們就會變得越僵化、越無法接受各種可能性進入我們的生命。這樣的僵化狀態,非常容易導致關係破裂,因為我們不接受對方存在著我們不認同的特質及形式,講白一點,我們會無法中性看待對方那些我們所謂的「缺點」。

所謂的「缺點」其實都只是一種特質,它是我們對於自己不願接受、不認同的特質的稱呼。我們總是想扼殺掉這些「缺點」,但這些缺點不會因為我們的抹殺而消失,只是化作我們意識無法察覺到的「陰影」狀態,持續留存在我們身上,並且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方面發作。

任何要求自己上進的人,都是想變得完美的人。當你相信只有完美才能被愛的時候,你就會用盡全力讓自己變得完美,但在這個過程中,你不僅無法真正殺掉你的缺點,還會因為僵化的模式而破壞你所想要的關係。

要知道,完美並不是一個單一狀態,所有已成形的事物,在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裡都是完美的,只是它們各自以自己的方式來向世界展現完美的不同樣貌。同理,已經存在的你,也是完美的,只是你相信自己並不完美。

所以,我希望你學會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允許自己不完美,因為你所追求的完美並不存在。放鬆是努力進取的相反,但它們必須同時存在,就像你必須呼氣才能吸氣一樣,沒有一個人能夠不呼氣卻不斷吸氣的,所以也沒有人能夠不放鬆而持續努力,你必須給自己更多的彈性。

當你允許自己能夠真正的放鬆,什麼都不做也很好,就等於你相信了自己被愛的價值,你將不再被永無止盡的恐懼追殺,再也不需要擔心自己是否會被追上、自己是否隨時都可能不再被愛。你不僅允許了自己能夠更輕鬆自由的生活,同時也允許了自己無條件被愛的可能,唯有如此,你才可能接納另一個人,而不是用壓迫的方式控制對方,讓對方跟你一起被身後的鬼追著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