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發找最愛,今天也未回來。」家明是港人常見的名字之一,那年謝安琪一首《家明》唱出許多不過想要愛,差點上斷頭台的故事。作者寫道,希望每個香港人,又或者每個台灣朋友,萬事小心,終見家明。

他出發找最愛
今天也未回來
途中那些細節
沒有太多的記載

家明,這個在香港經典賀歲電影《家有喜事》裡出現不下數十次的名字,從小看到大,即便看了再多次,都沒有見到家明正面。或許,家明是誰並不重要,就像友人說著:家明是港人常見的名字之一,也許這就是 2014 年歌手謝安琪所演唱的《家明》的緣由之一吧。(同場加映:何韻詩、香港母親、台灣女孩張珮歆:在龐大起義裡,每個人都能找到施力點

這首歌一推出,隨即在港人,或是讓想理解香港的其他朋友們得以在輕柔的歌聲裡找到線索。

也許,每個人都是家明

根據資料,謝安琪於宣傳期間接受訪問時,對《家明》這首歌時表示:

「這首歌 Wyman(作詞者)擺了很多心機去寫。其實這首歌是向一首他很鍾意的歌曲致敬。是大家一齊回憶,1989 年當時的一些事的一些回憶。

這首歌叫家明,國家的明天。

這首歌一推出,2014 年的《雨傘運動》港人開始籲求真普選,到今(2019)年六月延燒至今的反送中運動,看到許多香港朋友不停說著這首歌的影響有多深。

對大家口裡談述的十分熟悉的東方明珠其實相當陌生。直到唸書後,幾次回台在香港中轉,逐漸與在港朋友開始熟識,見識到港人獨有的熱情:當我還在找紙鈔而二話不說的用八達通幫我結帳的這種小事,皆能見到港人真性情的那一面。(同場加映:那些年我們記憶中的香港:「拚經濟,真的可以不管政治嗎?」


圖片|作者提供

有次過境香港,同樣請這位朋友帶路想小酌幾杯,當他看見我貼著台灣地形的護照,意味深遠的跟我說著:

可能過幾年就會被要求撕下才能入港了吧。

我也只能苦笑地回應

真的到那時,也許我們之後就只能在台灣相見了吧。

隨後,在前往酒吧的路上好奇的問了他網路上流傳的《我是台灣人》通關密語問真偽性,「真的啊」他一邊回應一邊找著前往酒吧的路上,但這幾年香港改變太多,連他這個老香港都不大記得原先香港的樣貌「這裡都跟我小時候不一樣了,以前這裡都是港口的⋯⋯都填起來了⋯⋯」

那是我第一次聽見港人真心說出口的感慨。(同場加映:「告訴你一個沒有自由的國度」這 20 張照片,記下香港人被忘記的尊嚴

萬事小心

再次與他見面是今(2019)年五月,看見年初新聞與臉書上的送中條例的相關爭議,當時尚未在港引起遍地開花,一樣選在中停香港過夜準備隔天回台,找了他出來敘舊吃飯,聊到送中條例,那時他只跟我說著大概這次應該過不了:「但之後就難說了,你要多小心啊。」

言猶在耳,從台灣回到墨爾本後,怎知事情在六月開始一發不可收拾,又工作上的事務一直沒停過,香港的抗爭消息也越演越烈,看著臉書與新聞傳來的消息,除了無奈與焦慮,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趁著手邊工作告一段落,傳訊問候他:

你還好嗎?

過了半晌,收到他的訊息:

心情很複雜,這麼簡單的一個問題我竟然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你。

「只希望你萬事小心啊。」

我 ok,我有不測總比年輕人有不測好

看著這個回應,反倒讓在螢幕這端的我不知如何回應是好,遲疑許久。


圖片|作者提供,八月初,攝於香港機場

Ideas are bulletproof

無論你是愛他不愛他
還是可將那勇氣帶回家
時代遍地磚瓦
卻欠這種優雅
教人夢想  不要去談代價

在七月底於香港元朗舉行的「國際老婆餅節」後,剛好得要回台灣處理一些事的八月,回台灣還算順利在香港中轉,但在發生地鐵催淚瓦斯事件與女子近距離被射擊失明的隔日,正好是要啟程中轉香港回墨爾本的日子,在出發至機場前,知道那天香港機場集結一群人抗議「以眼還眼」,本來心裡還盤算若能趁中轉的期間在香港機場給這些港人朋友一些聲援,豈知在台灣準備登機時,地勤突然告知:「香港機場目前暫時停止運作。」

當同樣接獲消息的其他人開始紛紛擾擾,眼見是今天飛不了了,又香港機場宣布當天所有飛機即刻停止運作,我按照指示準備退關,心理無奈苦笑之際,順道傳訊息問了他:


圖片|作者提供

「你多保重。」

當我領到行李重新安排行程時,收到他的回應更讓我對香港感到不捨

『我會小心!雖然昨天吃了一點催淚彈!』

當下的我,只回傳給他這句了


圖片|作者提供

這篇文在我離開機場,打了又刪、刪了又打——不僅在新聞上看到影像與文字,更因認識的朋友真實回傳與自己也親身歷經的情境,那感受如此真實,卻又難以在第一時間爬梳成文。

但,真心希望每個香港人,又或者每個台灣朋友亦同:

「萬事小心,終見家明。」

他出發找最愛
今天也未回來
留低哪種意義
就看世間怎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