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盧凱彤,她的靈魂仍活在音樂裡、個性裡,和所有愛她的人們心中。

文|袁三 

2019 年八月,Kelly 度過二十四歲生日不久,與筆者相約在跑馬地祥興咖啡室,純熟地點了一杯凍鴛鴦。她的手機桌布放著一個短髮女生彈吉他的照片,手臂紋著與她相同的圖案,家裏的儲物櫃特設兩層放置她的物件,四年如是。

2015 年,Kelly十九歲,初次邂逅這位女子。正值 Kelly 放榜前的暑假,收音機裡播著大熱作品《羅生門》 ,李克勤、容祖兒在香港紅館展開一連 12 場演唱會,蔡依林憑專輯《呸》奪得最佳國語專輯獎。那年,這位十九歲的少女偏偏鍾愛一首舊歌,每天醒來參觀相同的畫展。畫展裡有這樣一幅作品:橙黃的畫布上揮灑著白、黃色的潑墨,像一棵爬滿牆壁的攀藤植物,纏繞不清的線條正是 Kelly 思緒的真實寫照。我們或會開始猜想兩人之間有著怎樣的曖昧關係,然而 Kelly 在對方心中可能只是一張模糊的臉孔,要是她偶爾記起自己的名字,已經是一大樂事。

原來 Kelly 曾患情緒病,到十九歲才應考中學文憑試,一直飽受學業壓力和失眠的煎熬。在2015年暑假,她碰巧參觀了盧凱彤 Ellen Loo Pillow Talk 慈善畫展,被 Ellen 在躁鬱症治療期間的創作深深吸引,這才開始正視自己的情緒問題。聽著 Kelly 把這段「情史」娓娓道來,我們不難理解 Ellen 對這位 die-hard 歌迷的影響到底有多深遠。Kelly 的行囊裡裝滿她的簽名唱片,渾身上下無一不流露偶像的影子。她紀念偶像的方式,還包括經營 Instagram 上超過 4500 人追蹤的 Rockmui Fan Page(盧凱彤粉絲專頁)。


圖片|作者提供

事隔一年,紀念阿妹的活動仍是馬不停蹄,由太太余靜萍策展的《你的左手我的右手》展覽到民間塗鴉團體 Pride In Rainbow 在金鐘畫下的彩虹 Ellen 頭像,彷彿都提醒我們 Ellen 從未離開。筆者一直追蹤 Fan Page 發佈的消息,發現專頁總是準確無誤地貼出 Ellen 當年今日發佈過的照片、直播,也緊貼其他藝人向 Ellen 致敬的表演和訪問。這裡成了粉絲們聚集的地方,也是 Kelly 回饋偶像的方法之一。(延伸閱讀:《你的左手我的右手》致妻盧凱彤:在時間長河,我們永遠廝守

Kelly 憶述早期觀賞 Ellen 表演的經歷,恍如隔世:「2015 年喺會展有個音樂會,(Ellen)同其他歌手一齊(表演)。我覺得香港 fans 好似冇台灣 fans 咁熱烈。當時四個歌手各有各嘅 fans,舉燈牌支持偶像,反而 Ellen 出場嗰時就好細聲。」同年八月,Kelly 首次在商場活動與偶像近距離接觸:「商場當時搵觀眾上去同藝人玩遊戲,就拉咗我同朋友一齊去。最印象深刻係有觀眾話好緊張,佢(盧凱彤)就擰轉頭叫我地唔好緊張。嗰次近距離睇表演之後就比 Ellen 彈吉他個樣吸引。」問及那次演出有甚麼吸引之處,Kelly一貫以豪爽的語氣回應:「佢彈吉他好似好勁咁囉」。喜歡一個偶像的原因,如此簡單純粹。


圖片|作者提供

Ellen 曲詞編監唱皆精,彈得一手好吉他,創作才華更延伸到電影配樂、繪畫等範疇,作品題材涵蓋環保、同志平權等議題,也不乏跟躁鬰症搏鬥的經歷。Kelly也曾經歷一段低潮期,對歌詞甚有共鳴:「或者咁講,呢四年裡面曾經覺得情緒低落,佢有幾首歌都鼓勵到我。初初覺得《天色很暗》鼓勵到我,到咗 2016 年《你的完美有點難懂》專輯講中我心,好似第一句就喺度同你傾偈,打開你個心一樣,『痛不痛,要不要,說出來』。」回想起 2015 年香港電影金像獎,Ellen 穿起淡粉紅色的露背晚裝踏紅地毯,一身紋身表露無遺。她在頒獎台上分享自己面臨情緒低潮期的經歷,Kelly覺得她「好有勇氣講自己嘅經歷,造型好靚」。

在這位粉絲的回憶中,盧凱彤不是一個只能遠觀不可靠近的大明星,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立體的朋友。Kelly 曾跟偶像分享個人生活中的抉擇:「上年我曾經想去澳洲,第一次同佢講係喺中大,佢表演完落台後,我講起我下年可能去澳洲。佢(情緒)當時應該都唔舒服,贊成離開香港,(表示)佢都想走。佢覺得離開香港比較好,呢度好辛苦。」這段對話只是一兩分鐘之間的事,但小粉絲永遠不會忘記。年輕羞澀的 Kelly 總是默默地留意偶像的動態,適時送上問候和祝福。2016 年末,Kelly 在簽名會上遇見 Ellen,得知她捱著喉嚨痛出席活動,便在合照後戰戰兢兢地說了聲「保重」,換來偶像氣定神閒回應一句:「Thank you」。


圖片|作者提供

約一年前,2018 年八月五日早上,Kelly 比平常遲了起床,吃早餐時忽然收到一通有如晴天霹靂的訊息:盧凱彤離世的噩耗。她至今仍不敢重聽《留一秒》:「前排反送中期間有人講返起呢首歌,令我再次諗起,至今都未(有勇氣)聽返,覺得好灰。」《留一秒》的歌詞由盧凱彤親自執筆,勸喻人們「站在大樓邊緣」時「留一秒給疑惑」。盧凱彤走後,Kelly深受打擊,除了不敢再聽她的音樂,還失去攝影的興趣。當年 Kelly 因《咔嚓》一曲愛上攝影,於 2016 年購入第一部相機,就是為了捕捉偶像的英姿。(延伸閱讀:快樂一輩子很無聊!專訪盧凱彤:最勇敢的不是站出來,而是征服了這病

不妨花幾分鐘瀏覽 Rockmui Fan Page 的 Instagram 帳號,你會發現專頁的更新比一般藝人還要頻密,久而久之便凝聚不少粉絲。「(Followers)咩人都有,年齡唔係障礙,反正大家都係fans!嚟緊紀念音樂會,有個媽媽 pm(私訊)我話唔買八月三十一號(的門票),因為第日小朋友要返學。有啲就會同我講:『我做得你阿媽啦!』」。不過,獨力經營Fan Page的路也不是一帆風順。曾有網友聲稱是盧凱彤的粉絲,相約 Kelly 在跑馬地一所咖啡店見面,但 Kelly 眉頭一皺道:「佢啲舉動令我好唔舒服。我用手機睇新聞,佢就扮曬野痴過嚟,仲埋怨我點解唔講野⋯⋯心諗,我地都唔熟,有咩好講?坐得耐,又唔比我走,不斷拖延時間,由中午坐到四點幾。我覺得有啲驚,覺得比人呃。」素來淡定的 Kelly 不禁激動起來,也對網上認識的「歌迷」起了戒心。偶有惡意攻擊和騷擾,但問及她會否堅持更新這個專頁,她毫不猶豫回答:「係。」多麼堅定又直率的女生。
 
盧凱彤是音樂人、at17 成員、吉他手、精神健康和同志平權倡議者⋯⋯。她是以上所有身分的總和,複雜而美麗。看著 Kelly 徐徐離去,登上開往堅尼地城的電車,落日餘暉沿著她臂上的吉他小人紋身緩緩流淌。想像電車徐徐駛入銅鑼灣鬧市前,婆娑樹影間,前座有位身穿黑色背心的短髮女子,抱著一把 Telecaster 向我們回眸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