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日劇《AV 帝王》上線,許多人關注 AV 女優黑木香。一個高學歷的漂亮女人,該怎麼大方承認「我就是喜歡做愛」,而且夢想就是拍 A 片?這不只是一部談熱血拍色情片的故事,這也是一個女人思索性的成長故事。內有劇透,小心點閱。

NETFLIX 原創日劇《AV 帝王》(全裸監督),上線不到一週便引起話題。故事講述 80 年代情色大王村西透,如何從百科全書業務,成為色情片帝王。(延伸閱讀:看 A片、自慰,怕被發現?《AV 帝王》經典語錄:我想做既自由、又奔放的自己

不過,比起討論村西透如何操作商戰、性愛創意高超、還有這部戲如何改編真實事蹟,我們更在意的,是那個從頭到尾,看起來都大大方方的 AV 女優黑木香。

一頭長髮,垂墜耳環,鮮豔紅唇,意味深長的微笑。出身國立大學,舉手投足都是良好教養。一個成長於壓抑時代的女人,到底要怎麼擁抱情慾,露出腋毛,坦承我就是喜歡做愛?她在恐性跟擁抱性之間,也曾經有過掙扎嗎?(延伸閱讀:專訪北原 みのり:見習過 AV 產業,才知道畫面的暴力,是現場的虐待


圖片|來源

「如果我們家,沒有性教育」:我只能教自己快樂

黑木香(本名:佐原惠美)自幼成長在母親嚴格管教之下。潔癖母親給予她良好的物質生活,卻嚴格禁止她對性的探索。她習西洋畫,畫裸體男人,作品也被母親撕毀。媽媽希望她永遠當個純潔乾淨的小天使,但她卻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一日一日的長大。胸部膨脹,陰道濡溼,對他人的身體越來越好奇。

她知道,有什麼正在蠢蠢欲動,卻還說不出來。

而作為一個女孩,即使生長在 2019 年的台灣,看見黑木香的成長經歷,我們也都很可能會想起自己。青春期的女孩,曾經想發問談談保險套,卻被斥責。談戀愛想出去過夜,卻讓家人暴怒。(延伸閱讀:【性別觀察】與媽媽談性說愛:當我第一次和媽媽說今晚不回家

很多家庭的性教育,無非仍停留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那句:「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

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

大人誤以為我們不需要性,於是我們只能自己偷偷來。我們曾在浴室自慰,唯恐被母親發現。曾暗自連色情網站,再刪除瀏覽紀錄。也曾和青春期的友伴互相身體探索。其實,那時的我們,未必想要的真的已具體如男朋友、浪漫愛、瘋狂做愛,而是那個對個人身體的探索。

很多人以為,世界上只有男孩才會先性再愛,但事實上,女孩也一樣。身體的幽微召喚,讓我們再清楚不過:有些訊號,尚未是愛,但已是性。


圖片|來源

我想成為既自由又骯髒的自己,該怎麼辦才好呢?

黑木香的人生,在拿到村西透的名片後產生轉變。很早理解性慾的女孩,遇上想靠色情片改變世界的男人。她取新名字「黑木香」,來源是中學時聖經課的老師名字,意味著她對保守性道德的調侃。

「這裡不是像妳這種正經小姐可以待的地方唷。」「可是,我想演 A 片。」

接著像是色情片開場的身家介紹,她細細交代名字、出身、為什麼想拍片。「我想要籌去義大利學畫的錢。還有,我想要做既自由、又奔放、還有點骯髒的自己。我想用本來的面目活著,該怎麼辦才好呢。」

作為女人,我們都肯定曾經在恐性與擁抱性的永遠爭論之間遊走。了解身體與性,確實會讓我們長出更多力氣。但與此同時,我們的心中卻又不斷擔心,會不會遭受異樣眼光對待。還有,要是未來在性裡受了傷,我們還具有「說出來」的資格嗎?

黑木香在劇情中,就曾對男同學說「沒有覺悟,空有慾望的話,是不有趣的哦。」或許她想說的不只是有趣,更是背後的龐大代價。擁抱性慾,需要的不只是自顧自的快樂,還有強烈的覺悟──又尤其,當她是個女性。

在片場她袒露身體,露出腋毛,那一瞬間,她的神情猶豫而害羞。其實,她也在代替我們發問。它是一種微觀的身體政治行動,藉由挑戰既定的秩序,來確認自己的生存位置。(延伸閱讀:A片大挑戰:給予女性色情影像工作者發聲的權利

如果,我就是這樣「骯髒」的女孩,這個世界,會接受我嗎?我可以接受我自己嗎?


圖片|來源

性的認同,也關乎個人認同:「而我的主題就是愛」

幾乎是色情產業的永恆辯論:大家都好奇,如果不是還債被家人推入火坑、如果不是想出國留學攢學費、如果不是熱愛名牌包,一個 AV 女優,到底為什麼要「下海」拍色情片?

當她開始上電視節目,誇張的舉止和年輕美貌形成強烈對比。大家愛看她,卻也瞧不起她。有人笑她蕩婦。也有人把她當笑話,取消她的聲音。

「大家今天都賺到了,免費看淫蕩的妹子呢。」「開心到下面都變大了。」當其他男人這樣說,她的表情一度黯淡下來。

她深深知道,這社會只是想看愛講色情笑話、滿腦做愛的聰明美女,而並不是真的接納她。她的話語被當成笑話,她的身體只是物件,她的腋毛仍被嘲笑。


圖片|來源

上野千鶴子曾在《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分析 1997 年的東電 OL 賣淫事件。一個年收入一千萬日圓的東京電力公司女性儲備幹部,選擇以五千日圓的價格,晚上在底層社會從事性工作,震驚日本社會。許多人不解她的動機。

在當代,性的認同,逐漸與個人認同有關。並且個人認同,又往往奠基於社會期待之中。

從上野的立場來看,與其說這是單純的情慾自主、自我實現這種浪漫化的說法,毋寧也同時指出,日本社會對於「聖女」和「妓女」的對立仍舊鞏固,適合婚姻的「好女人」與適合玩樂的「壞女人」,讓女性往往非得只能從中二選一,並簡化中間的掙扎過程,讓它僅止成一種「自我實現」的論述,來對抗整個社會的厭女氛圍。

成名後,黑木香在一場記者會上說:「我的主題就是愛。而愛,就是一種對自然的包容。因此,不剃腋毛也是我的主張之一。大家還喜歡嗎?謝謝大家。」全場好幾個男人盯著她的腋下都尷尬的笑了,但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在乎。

那一句「我的主題就是愛啊」,乍看起來像是笑話,卻十足撼動人心。她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後來的不在乎,這句話,也正是她歷經百般掙扎後,長出自己的論述,作為給社會與自己的答案。

黑木香教我們的事:聖女妓女,並非永遠二元對立

上野寫道:「無論是聖女或妓女,都是對女性的壓抑和他者化。」聖女拒絕被當妓女,妓女則認為聖女軟弱。這種靠著雙重標準對女人所進行的分裂統治,最終得利的,仍然只是父權體制。


圖片|來源

隨著 8 集影集結束,如果對黑木香有好奇,妳會從網路資料、相關訪談中發現,她的一生並非從來如此篤定。在螢幕上閃閃動人,自信說著「我的主題就是愛」的女孩,一生中還會遇到許多憤怒、悲傷與無奈。

我們也相信,在拒性與擁抱性之間,在做自己與做別人之間,永遠有一千種答案。

黑木香教我們的事,是讓我們看見,作為女人,她的猶豫、掙扎與決心。聖女與妓女的二元對立,並不應該成為常態。希望有一天,不管是母親、OL、偶像、色情片女星、女兒,作為女性,我們都能打破這樣非得選邊站的二元對立,擁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