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掀起 #瓶餵媽媽(#bottlefeeding)潮流,是實現當代「新好媽媽」,還是開始媽媽們無止境感到罪惡的體驗?

前幾年,澳洲的媽媽們在 Instagram 上流行起 #瓶餵媽媽#bottlefeeding)照片分享。澳洲網紅 Siobhan Rennie 發起這項運動,為的是想幫助大家放下媽媽的罪惡感。


圖片|來源

要當一個現代社會中理想的「新好媽媽」,是一個無止境感到罪惡的體驗。

生子持家不再是社會唯一期待女人必須做好的事情,擁有一份好的工作,也慢慢開始被當成是理想女人的重要指標之一。隨著全球青年低薪化的趨勢,和女性進入職場的風潮,許多社會開始期待一個好的妻子和母親要有能力工作貼補家用。在此同時,也有教養專家們開始指出,收入穩定、事業有成的母親會養出更有自信和同理心的孩子。這些論述中的理想母職,不再只是私領域裡溫柔持家,許多人期待母親在公領域職場中成為一個成功的典範,才算得上是新好妻子、新好媽媽。(延伸閱讀:被性化的女性身體!總統千金的哺乳照,為何引起軒然大波?

然而,當職業女性選擇在產後將孩子送托、重回職場,大家卻常常暗暗用同情的眼光看著她的孩子,「這孩子真可憐阿」、「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阿」。上班前她把孩子放到保母家門口,臨去之前孩子摟著她的腿放聲大哭。再不走上班要遲了,只得推開孩子的手趕緊離開,她心想「我真是一個狠心的母親」,在離開的路上聽著孩子的哭聲不敢回頭。

要當個職場女性,這幾乎意味著放棄親自哺餵母乳(breastfeeding),必須以間接的奶瓶餵哺方式(bottle feeding)進行母乳哺育,許多人更因此需要完全放棄母乳哺育。在鋪天蓋地「親自餵哺才是親密育兒」、「母乳最好」的流行論述裡,許多職場母親們帶著祕密的罪惡感,日復一日於心有愧。

澳洲網紅 Siobhan Rennie 在孩子四個月大時停止親餵,她說「之後的每一天我都感到罪惡」。在澳洲,若是在公園裡拿出奶瓶或奶粉餵哺,路人們就露出批判的表情。澳洲母職教養類的 Instagram 流行的是露出乳房親餵哺乳的自拍(#brelfie),媽媽若分享奶瓶餵哺寶寶的照片,和配方奶粉哺餵的照片,則時常需要面對旁人責備的評論。親餵彷彿是母親唯一的美的方式。社會盛讚親餵母乳美得多麼神聖,而其他類型的餵哺都成了文化禁忌,是妳不可以告訴別人的小小犯行。

Siobhan Rennie 發起瓶餵媽媽的照片分享後,許多媽媽接力分享自己停止親餵或停止哺餵母乳的原因。有時是為了上班貼補家用,又或者因為疾病的緣故,也有人考量家庭氣氛和心理健康。這個社群媒體的倡議讓大家看見,媽媽的每個決定都有它的原因和取捨。罪惡感真的可以滾蛋。

其實當媽媽是夾縫裡求生存。職場女性有媽媽的罪惡感,全職在家照護子女的母親也常遇見責備的眼神,人人都要問她怎麼不幫忙家計,真是悠閒好命。不哺餵母乳的媽媽有罪惡感,然而哺餵母乳的媽媽也有罪惡感,乳量不足,孩子的成長曲線趨緩,是我的錯嗎。(延伸閱讀:「職場公開哺乳,她面臨解雇危機」美國至今仍無全國性帶薪產假

澳洲瓶餵媽媽們的社群倡議試著反擊:社會對母職的那些期待都不切實際。什麼樣媽媽都很好。全職或在家。親餵、瓶餵或配方奶餵。天下沒有完美的媽媽。大家都是在現實生活中偶爾感到左支右絀,但仍然每天每天希望做得更好的真實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