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段關係裡,但對別人有情慾怎麼辦?性跟愛是可以分離的嗎?「開放式關係」會不會上癮?從《道德浪女》看,關係裡的道德挑戰與可能性。

你「摸那個米」嗎?

在這本書的開頭,張娟芬的序章裡,用了詼諧的「摸那個米(monogamy,一對一的關係之意)來指稱傳統的一對一伴侶關係。

一對一的關係確實是社會上常見的,似乎也是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但是我們知道,這有時候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就好像我們視為亂倫的事情,在古埃及皇室裡,這才是真正合乎道德的事情,由此可知,所謂合理或道德,並不是所謂的真理,只是恰巧我們現在的社會價值觀,大多認定一對一的關係是合理的。

然而,這就代表著我們每個人都要「摸那個米」嗎?還是我們可以選擇「摸那個米」,也可以選擇「不摸那個米」?

我選擇前者,但不代表你們也要選擇前者,更不代表我需要去攻擊後者。

張娟芬說,「不摸那個米」無關乎道德,但攸關智慧。一種大多數人都欠缺的智慧。大多數人沒有那麼高尚的標準只摸那個米,但又未真正認同不沒那個米,只是情勢所逼迷迷糊糊地腳踏幾條船;於是他一方面心裡歉疚自責,另一方面又壓抑不住真實的情慾,所以就逃避、說謊、打混、找別的方式補償,終於成就一樁樁互相折磨虐待的愛情悲劇。

我們的社會,不就是如此嗎?

這本書是由張娟芬翻譯的,她提到了倫理與道德的不同,Ethical 原本應該是倫理的意思,而倫理和道德雖然常常並稱,但意思並不完全相同。道德是比較霸權的說法,往往是集體意志形成的、沒得商量的;倫理比較是行規與默契,就好像「盜亦有道」,強盜也有強盜的倫理。但倫理浪女聽起來實在不知何所指,所以她還是翻譯為道德浪女,只是行文中遇到 ethical,依然翻譯為倫理,或者口語一點,就翻譯為「有品」。(延伸閱讀:說這是開放式關係,但我只感受到情緒勒索


圖片|來源

什麼是道德浪女?

既然要討論什麼是道德浪女,就不得不先定義什麼是道德浪女。作者說,許多人都夢想擁有所有他想要的性、愛和友誼。有些人認為不可能,因此屈就於現狀,但總是時不時的感到寂寞;另一些人追求夢想,但終究敵不過外界的社會壓力或自己的情緒,因此將之束之高閣。不過也有一些人堅持下去了,並且發現,與許多人發展開放的性愛親密關係,不僅可行,而且回饋往往超乎我們的想像。

一對一關係的必然性

對於一對一的關係,也許我們認為是必然的,但真的是必然的嗎?我們可以用一個類似的真實事件來思考這個問題。

在早期的社會裡,男生愛女生、女生愛男生似乎是必然的,但隨著心理學的進展,我們發現有些人天生就是喜歡同性別的人,有些人則是兩個性別都愛,甚至有些人是屬於無性戀者,即便是極少數,我們也不能否認這些人的存在。

至於一對多,或是多對多的關係呢?也許你沒聽過,但是這些關係確實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道德浪女》這本書的兩位作者,就是這類型關係的實踐者,這似乎揭櫫了一項事實:即使是極少數,但我們的關係可以是一對一的,也可以不是,就算是一對一的關係,我們也有可能對關係外的人產生幻想,以我我本人為例,我選擇的是一對一的關係,但也會對其他人帶有一些幻想。你或許也有過吧,即便已經有了伴,卻對其他人有相見恨晚之思,古人云:「君知妾有夫,贈妾雙明珠。感君纏綿意,系在紅羅襦。」便是此意。

然而,有沒有可能把這些關係外的相思化為實踐呢?有人會說:「那就離婚/分手阿!」但有沒有可能,你同時愛著原本的配偶,也愛著新遇到的對象呢?作者認為這是可能的。

事實上,作者提到,你可以選擇一對一,或者兩段親密關係,或者三段,或是你的一對一的關係,偶爾想要來點不一樣的,例如三人行,四人行;或者你是單身,也不想進入關係,但你想要有個彼此都能接受這樣關係的床伴。

多重關係裡的道德

既然有這類型關係存在的可能性,那麼有沒有可能付諸實行呢?當然有可能,只是現行社會上不常見而已。不常見不代表就是不對的,但也不代表我們可以帶著「我就是愛很多人,所以我的伴侶應該尊重我」而為所欲為。

事實上,多重伴侶、或是其他非一對一關係的實踐,依然是有道德存在的,這就是這本書要揭示的道理:「知情同意。」

如果你想要發生婚外性行為,或是和伴侶玩 BDSM,或是各種上述提到或未提到的「不摸那個米」,只要雙方(或三方、多方)同意,那麼就是合意的關係。

宗教上的否定並不能成立

通常在這個時候,有人就會搬出形上學的主張來反對這類型的關係,例如有人會說上帝不允許。但這個時候,他們必然會面臨這樣的議題:「上帝真的存在嗎?」事實上,這個世界上有千千萬萬種宗教,舉個例子來說,古埃及的「近親結婚」是符合他們信仰的。我們有什麼理由說明上帝的存在比古埃及皇室死後復活的宗教傳說來得更為正確?這是任何以形上學主張來駁斥多元關係都會遇到的問題。


圖片|來源

開放式關係會帶來上癮嗎?

有些人說,開放式的性行為會帶來上癮,如果從精神醫學診斷標準來看,目前尚未有性上癮的診斷標準。不過我更想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情:性上癮就代表開放式的性行為是錯誤的嗎?

我想,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的性行為是否已經成為一種強迫性的症狀,以及「你想不想」改變這樣的情形。

有人以「我有性上癮」為名,所以必須透過用各種技術引誘異性上床,我覺得這點是可議的,如果自己的伴侶會受傷,而你卻因為自己性上癮,逼迫伴侶接受你去買春,或是強迫伴侶發生多次不合意的性關係,我覺得這就是不道德的行為;然而,如果你買了一只飛機杯,用來解除你性上癮時的慾火難耐,我覺得這就是合乎道德的方式。

我想說的是,面臨自己的慾望,我們有很多解套的方式。討論至此,我們可以發現,開放式關係當中,依然有它的道德觀存在,也就是「涉及該關係的所有當事人知情合意」地創造這樣的關係。

我曾經聽過這樣的故事,一個男性知道一個女性愛他,但他並不打算進入認真的關係,卻屢次和該名女性上床,但始終逃避女性希望談論彼此關係狀態的對話,從上面的定義來看,這就是不道德的。

讀者們或許可以看到,我在討論道德與否,用的並不是「社會價值觀」,而是這樣做是否會造成某個「關係當事人」的傷害。我們不能因為某行為造成「非關係當事人」的傷害,而禁止這樣的關係存在,萌萌們常常被批評的點就是,他們當然可以依照他們認定的上帝教派來選擇一對一的關係,但他們無權把這樣的價值觀加諸於其他人身上。

關於「知情同意」的滑坡

當然,這裡會有一個更複雜的問題,我曾經聽過國外出現一個案例,一個人希望自己讓另一個人殺死,然後讓那個人吃掉自己,他切下了自己的肉,和對方一起分食了一部分,後來讓對方殺死自己,然後讓對方吃掉。

這件事情牽涉到了生命,我覺得基於生命是不可挽回的這一點,討論的基礎是不同的,安樂死也是如此。因此,我必須在這篇文章中,把「關係當事人」同意這件事情,限縮於性愛與關係這一方面。

有了伴侶,真的就會對其他人失去慾望?

回到道德浪女這件事情上,Helen Fisher 曾經說過,根據她的研究,人類對於愛、性、依附的三個腦區,並非緊密的連結在一起的,所以當你在關係中,對另一個人產生性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本書的作者說:「手指上套個婚戒,並不會通往生殖器的神經阿!」

我原本一直以為,只要很愛一個人,就不會對其他人產生外遇,所有會外遇的關係,都是關係本身已經出了問題,才會導致外遇的發生。但是我錯了,我曾經在某段感情裡面,和對方過得很好,卻因為第三者傳送了我一些清涼的照片,因此和對方聊色,在我主動和女友論及這件事情之後,這段關係以分手坐收。(延伸閱讀:「我愛你,但我仍對其他人有情慾」讓我們談談開放式關係

我確實做錯事情了,這也是我想提醒讀者的地方,想要進入開放式關係,並不是當事人說的算,而是伴侶彼此都要同意才行,你必須要開誠佈公的和自己的伴侶討論「傳統價值觀上認定不合宜的事情,是否應該發生在你們的關係內?」這一點很重要。比較激進的人或許會主張:「這本書不就是在反駁傳統價值觀嗎?」我認為不是,這本書的目的是「討論非傳統價值觀的關係合宜的可能性」,而不是「非傳統價值觀才是正確的」,這沒有孰優孰劣,要當一個道德浪女、要進入非傳統價值觀認定的關係,是需要和伴侶討論的,如果你是在開放式關係裡頭,你同樣得和對方討論你們的開放式關係是「多開放?」。

因為你一旦和一個人做出了承諾,無論是一對一關係的承諾,或是開放式關係的承諾,你都必須討論承諾的意涵,而不是依照你的認知來定義彼此的認知,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

道德浪女這本書,還有太多太多關於浪女關係的討論,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了,留待讀者自己去閱覽與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