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導演 徐譽庭看樹木希林的人生哲學,原來「老」分為兩種:一種老是連自己都討厭自己;一種老則讓人舒坦。

文|編劇、導演 徐譽庭

五十歲前夕,我憂鬱了一陣子,覺得自己一隻腳已經入了棺材。體力的不繼、死亡的未知,讓我長達數月陷入憂鬱。結果憂鬱了半天也沒用,五十歲還是來了,而不斷的自我對話後,憂鬱大概也被我弄煩了,於是漸漸奄息,隨之而來的反而是一種真心的舒暢,雖然身體愈加地腰酸背痛。

我從那時候開始了每週上山聽師父講經的行程。

師父說:眾生皆是佛。師父說:所謂修佛,修的根本是自己。師父說:修得自己的心如一面明鏡,明心見性,如如而行。

爆難。

但不知道是因為認栽了五十歲,還是因為修動了自己,我的心真的寬敞了一點,有一些東西進去了,有一些東西出來了,我在裡面逛逛的時候也不會撞到痛腳,或找不到地方坐一坐。(延伸閱讀:樹木希林教會我的事|連俞涵:無論如何,用你喜歡的方式活著

這時候我才突然感覺到原來「老」分為兩種,一種老是連自己都討厭自己;一種老則讓人舒坦。

樹木希林女士是後者吧。


二十多歲時,「悠木千帆」時期的樹木希林。悠木千帆這個藝名的「悠木」與「勇氣」同音,且很有寶塚的味道;「千帆」則是從版畫家前川千帆的名字借用而來。圖片|遠流出版提供

我不敢妄下斷語,畢竟我只是她的觀眾,而會讓我這麼想的原因,正是依據她讓人景仰的表演。我有點臉盲症,常認錯人。記得看完《小偷家族》時,我問身旁的助理,這個老太太應該不是《橫山家之味》的老太太吧?

助理一臉驚恐,彷彿看到異獸。是同一個啊!她是樹木希林啊,是枝導演的御用影后啊。

好吧。但其實異獸要講的是「可見得樹木希林的演繹有多精湛」!她不是她,但她們都是樹木希林。我對於演員該如何做功課這件事情,一直是「去好好生活」這一派的—那些從生活中學習與感受而來的領悟、淬練、明達,才會讓你賦予角色動人的內在。

既然領悟、淬練、明達了,就不難溫柔,再加上了那稱之為「智慧」的歲月禮物,所以我才如此斷言樹木希林女士一定是個讓人舒坦的長者啊。

這本書讓我知道,原來這個舒坦的長者畢生說過非常多有趣的話,對我這個修佛的幼兒園生來說,簡直是佛經的白話文版。

譬如她說:

咦?你說有人因我的話而得到了救贖?

這已經是依存症了啊,

拜託自己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