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情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嗎?韓劇《春夜》以外遇議題作為劇情開端,探討感情中的掙扎與矛盾。回看到我們自己身上,我們不也是這樣一路跌跌撞撞地,在愛情裡義無反顧地享受愛人與被愛嗎?

文|靈芝多醣體

韓國 MBC、Netflix 現正熱播的《春夜》不論是製作、演員再到討論的議題就成功引起大眾的討論,領銜主演有去年憑藉《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一劇大勢演員丁海寅和《如此耀眼》的韓志旼,光看卡司就足以吊起大眾胃口,劇集已播到尾聲,上網想看看大眾評價,卻意外撇見維基百科簡介為「此劇講述積極、進取又熱情的 30 代女性,整理了與戀人的愛情長跑後,迎來全新的愛情的故事。」但簡介寫的含蓄,講述討論的卻是引起大眾正反價值觀、評價不一的外遇議題。

對於大眾而言,外遇這件事在一般入世道德觀念裡是不被允許的,外遇的人往往被貼上背叛愛情、對感情不忠誠的標籤,但回過頭來思考,在愛情裡又有何謂的對錯,腦中浮現的是當年犀利人妻裡,薇安吶喊的那句「在愛情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若真的是如此,那為何時至今日感情觀逐漸開放的時代,外遇這件事仍舊受到諸多的抨擊和非議,我想作為局外人,大家都可以當保有理性討論的論客,但在兩人抑或多人的情感世界裡,我們誰都無法成為定奪的判官,綜觀整部電視劇可以看到外遇這件事,也並非我們所認知單純的背叛而已,或許其中夾雜更多現實和人性拉扯下的無奈。

春夜故事描述女主角李靜仁在圖書館擔任公務員,有一份穩定的職業,男友出身財閥二代,在銀行擔任課長,交往數年、論及婚嫁,外人看來是一對令人欣羨的愛侶,但在平淡的生活之中,面對男友對愛情態度的漠然和有恃無恐,認為交往許久再到步入禮堂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這積蓄已久的無能為力都讓靜仁的內心感到動搖,這樣的愛情中就不是自己想要的。(推薦閱讀:《我們不能是朋友》:交往十年談婚姻,他只會告訴我「還不是時候」


圖片|《春夜》劇照

而在此時一次平常的偶遇,出現一個單親爸爸藥劑師劉志浩,和自己同齡、個性既溫暖又善良,便讓靜仁乾涸已久的內心掀起了波瀾,究竟要隱藏自己的真心,得過且過的妥協,過剩下看似穩妥卻乏味的人生?還是不顧一切、果斷地割捨過往,坦率面對自己、投入新感情,考量現實和內心多方拉扯角力,即便不斷地說服自己卻始終無法對自己的內心說謊,靜仁坦率得面對自己、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後者,這也無疑是一段難熬的路等待著她。

站在角色的觀點上,兩人陷入了不被社會認可的情感之中,明知不可以卻還是跨出這一步,在觀看時常常有對女主角有許多疑問,像是為何不等到整理完感情後再投身到新的戀情之中?為何對男友早已沒了往日的情感卻又不坦然以對,但更是因為如此,才看見了人性的脆弱與現實面,也讓觀眾看劇的同時也不斷的反問自己,如果角色互換,遇到這樣讓自己動心的人,能抗拒本能地不去接近他嗎?

答案或許也會和靜仁不謀而合。去除掉偶像劇裡那些不現實的粉紅濾鏡,這樣的故事似乎平易近人的像周遭親友的故事,時常聽到哪個朋友或明星突然分手交往數年論及婚嫁的對象或突然閃婚認識不到兩個月的新歡,就像前陣子范冰冰與李晨結束戀情引起大眾不勝唏噓的感嘆,但面臨同樣的故事、不同的情節發生在自己身上,你又會如何選擇?

站在女主角的立場十分兩難,父親對女兒的意見毫無尊重、一味想著自己利益而頻頻催婚,使得女主迫於現實頻頻無法做出決定,看到姐姐婚姻的失敗、看見男友對兩人情感有恃無恐的態度,一層層無形的壓力都讓女主日漸疲乏、難道我的感情和人生就要如此妥協、繼續將就下去?(推薦閱讀:《我們不能是朋友》「如果妳不要,幹嘛不拒絕就好」為何我們對周惟惟生氣?

女主擁有一份平穩的工作,有一份稱頭工作的男友,繼續走下去是每個人眼中看似人生勝利組的人生,但女主對於名存實亡的情感早已食之無味,此時出現一個人,感受到許久未感受過的溫暖,那份悸動和衝動油然而生,在女主心中出現了許多動搖和疑問,我該繼續踏上現實考量下平穩的人生還是追求自己內心的幸福?

或許每個人的選擇不同,但在愛情的世界裡我想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無論在大眾眼光、抑或評價如何,都有自己定奪的自由,女主到了最後結束了與男友的愛情長跑,尋求全新的愛情,過程中或許坎坷,卻也是女主自己的選擇,在這裡並非要鼓勵大家外遇,或成為包裹追求幸福而貪圖齊人之福的渣男渣女,就像我身邊的好友男友的劈腿,被發現還不願意承認放手,這才是最讓人可憎的,而是想讓大家思索,自己是否能真實面對自己的真心與不顧一切世俗和道德的勇氣。


圖片|《春夜》劇照

再看到最近謝忻和阿翔被爆出的不倫戀,謝忻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而相比之下,阿翔卻是全身而退,多麼令人匪夷所思,終究大眾的槍口還是指向了女方,在這段感情中,謝忻為了愛情飛蛾撲火最後粉身碎骨,阿翔受到了大眾輿論的指責,但相比之下終究承受的遠沒有謝忻來的多,而最後阿翔的老婆 Grace 也原諒了他所做的一切,或許許多人無解 Grace 大肚和寬容,但在愛情裡也從來沒有輸贏對錯,從來只有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罷了,人人有追求幸福的自由,但如若一方面追求新戀情,一方面又不願割捨,那或許捫心自問,你只是貪圖坐擁雙方的美好,而非單單「追求幸福」說得漂亮罷了,無疑在這場感情的角力中沒有獲益的一方,故事的最後或許只能靜待時間的流逝,安慰彼此受傷的心靈。

外遇所帶來的後續就好比傷口癒合的過程,最後都會留下那道淺淺的疤痕,不斷提醒著彼此過去發生的事仍就還在,不論選擇是放下或是忘記,最後都成了那句「算了,別和自己過不去吧。」

而能夠跨越一切走到最後的伴侶,往往支撐彼此的是昔日的情感抑或是害怕外界的眼光,最後挨著就過了一輩子,情感世界裡的忍耐和包容,往往比我們所想的只單靠愛情支撐來的重要許多,最後更值得讓人省思的部分是在一段感情中走到盡頭,你是否有勇氣面對結束?面對有傾心的人願意背負輿論而追求新戀情嗎?還是就此妥協,將就地過日子?在一段全力以赴的情感結束之際,往往沒有哪個人是不受傷的,我們也在每段感情中不斷學習和成長,就像陳奕迅的《愛情轉移》歌詞,「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每個人都是這樣,享受過提心吊膽,才拒絕做愛情代罪的羔羊。」

我們都是這樣一路跌跌撞撞地在愛情裡義無反顧地享受愛人與被愛,或許明知會受傷,但卻仍毫不猶豫地闖,而我們終究都無法逃脫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無論我們如何說服自己,或許有人可以灑脫前進,也有人從此困於一段毫無波瀾的愛情之中,但這都是每個人的選擇,這是一個難解、沒有正確解答的課題,想讓大家有思考的空間,在感情的世界裡從來都不是是非題,而是人各有異的申論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