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夫妻育嬰假」讓爸媽們有 480 天的時間可以在家照顧 3 歲以下的幼兒,其中 390 天領八成薪,剩餘的 90 天有每日津貼。帶你從北歐各國的育嬰制度,看家庭平等、育嬰計畫如何實踐。

說北歐國家是女人的烏托邦,應該並不為過。1906 年,芬蘭成為歐洲第一個賦予女性投票權的國家;1980 年,全球第一位民選女總統在冰島產生;2002 年挪威成為世上第一個規定上市公司的董事會比須有 40% 是女性的國家,有意思的是,發動這項提議的商業部長是位男性。

世界經濟論壇於 2006 年起每年發表《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展示男女間在經濟地位、學習機會、政治參與及衛生福利 4 個範疇中的差距。2018 年的評比結果前 4 名由北歐國家冰島、挪威、瑞典和芬蘭包辦。

其他類似的國際評比北歐國家亦名列前茅。相較之下,性別角色的區分在現今的北歐社會中可以說是相當模糊了,女人可以做政治領袖、公司總裁,男人在家煮飯帶小孩也並不奇怪。(延伸閱讀:專訪全職奶爸:陪孩子成長,彌補我童年受傷的內在小孩

令人欣羨的育嬰制度

歸根於農業社會時期的傳統,今日北歐的普遍認知是:女人是勞動力的重要資產,賦閒在家太可惜了。北歐有四分之三左右的女人出外工作任有給職。既然如此,如何幫助女人兼顧事業與家庭,當然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課題。瑞典 1930 年代開始建構的福利社會就是和女性運動相互連動的。

孩子生下來之後交給長輩親戚幫忙帶或送去私人的保姆或托兒所,不符合北歐的社會習俗,這裡的育嬰制度由政府主導。在這方面瑞典是先驅先河,1974 年瑞典便開始實施親職保險,時至今日,保險的內容包含了這些項目:「孕婦津貼」讓懷孕婦女在身體不適合工作的狀況下請假休養;「夫妻育嬰假」讓爸媽們有 480 天的時間可以在家照顧 3 歲以下的幼兒,其中 390 天領八成薪,剩餘的 90 天有每日津貼;「臨時照顧假」則是於家中 12 歲以下的兒童生病時使用。除此之外,1 到 5 歲的托兒所、幼稚園學前教育和6到12歲學齡兒童的安親班都在政府教育當局的責任範圍之內。單親媽媽必須輪值夜班的話怎麼辦?沒問題,瑞典有全天候的托兒所。以上育嬰福利領養小孩或同居生子的人都適用。北歐完善的育兒福利讓人欣羨,不過這些好處也不是沒有代價的,繳稅的時候會心痛不已,呵呵!

奶爸推嬰兒車散步街頭

北歐的育嬰制度十分注重父親的參與。以瑞典為例,2016 年起,480 天的育嬰假中雙親都有 90 天固定不能移轉的配額,其餘的由夫妻自行分配,爸爸的額度一口氣上修了 30 天。瑞典朋友馬庫斯告訴我,瑞典知名兒童畫報《Bamse》的主角邦瑟熊就曾經樹立了父親的典範,在家帶他的3個熊寶寶。北歐的爸爸們不只是養家餬口的賺錢機器,他們早已放下了威嚴不可親近的父親形象,溫柔地介入各項家庭事務了。換尿布、幫小孩洗澡、洗衣服、做晚餐,都難不倒他們。畢竟家是夫妻兩個人共同經營的,小孩的成長只有一次,錯過了多可惜!

在北歐的街頭經常可以看到爸爸們推嬰兒車逛街散步,即使是在非假日的時候。鐵漢也可以有柔情的一面,我想很多女人應該跟我有同感,認為會做家事、帶小孩的男人才最帥,就讓我們叫它作「新男子氣概」吧!(延伸閱讀:【好老公指南】全職奶爸陳廷宇教妳如何訓練「豬隊友」

更平等的兩性發展

真正的性別平等, 不是一味地強調女性主義,而是追求兩性間的角色平衡。既然男人可以在家帶小孩,女人也應該要當兵!相關規定於 2014 年在挪威國會通過,使得挪威成為全北約(NATO)還有全歐洲第一個性別中立徵兵的國家,1997 年和之後出生的女孩得去服役。挪威大學一些男性比重高的工程科系有女性加重計分,近年來不少高等院校向教育當局申請實施部分科系男性加重計分。護理和幼教方面的男性員工比例過低,也是有關單位計畫改善的環節。北歐國家在這些方面的意識和做法,值得我們追蹤和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