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輩子其實只有一個任務:認識最真實的自己,然後用最佳模式與這世界互動。從人類圖來看,我們如何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人生地圖,找到真實的天賦。

文|雪莉的啃老工作室

最近一個高中同學加了我臉書,高中時代我們還滿要好的,但畢業後就斷了聯繫。她找上我是因為聽說我有在做交友配對,她想幫她一個好朋友問問看這項服務。我們超級久沒連絡了,她對我的記憶停留在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專利工程師,因此對於我現在做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感到非常詫異和新鮮。

我大學念生命科學,研究所改念環境工程,轉換科系的原因是因為我朋友告訴我:遠在中東的阿布達比有間新開的學校,念書不用錢,還有每個月約三萬多台幣的生活費。中東,這是個多麼充滿神秘異國風情的地方,當年二十出頭的我根本從沒想過我此生會有機會到中東住上幾年,體驗不同的文化與生活,於是當這個莫名的機會擺在眼前,我就是想去試試,也不管那個學校根本還沒蓋好,只存在 3D 模擬影片上。

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能力,在學校僅有的五個科系裡,環境工程大概唯一和我大學所學沾得上邊的科系,於是我就申請了。畢業回到臺灣後,我找了一個和環境工程相關的工作,但做不到一年就因為加入朋友新創的公司而辭職,兩年後成為自由工作者,自此,工作路途越走越歪,離學校所學越來越遠,接工作不再管是不是相關科系畢業的,只管自己有沒有興趣、自我評估能否勝任,以及願不願意接受挑戰。

於是以前在學校裡那個書呆子現在變成了書寫情感關係文章的作者,一路走來我一直是個文字工作者,只不過內容從撰寫或翻譯冰冷理性的專利說明書、學術論文、技術文件轉變為創作與自身生命情感經驗相關的軟性文章。當年那個只會讀教科書,什麼都不懂的高中生對人很有興趣,想念醫學系,但因為分數不夠,改念相關的生命科學;如今這個輕熟女還是對人很有興趣,只不過切入角度轉為心理層面。

這種在十多年歲月間,順著自己的心意和人生歷練的緩慢轉變,讓我越來越認識自己,覺得自己越來越貼近我原本的面貌、天賦與使命。(延伸閱讀:解析你的人類圖:從靈魂層次來了解自己

人類圖教我的事


圖片|來源

最近接觸了人類圖,發現自己有一條「25 - 51發起的通道」,根據亞洲人類圖學院創辦人喬宜思的著作《活出你的天賦才華:人類圖通道開啟獨一無二的人生》,擁有這條通道的人有著冒險的天賦,總能在關鍵時刻回應生命,天真地躍入未知。

回顧過去十年來自己的一些人生抉擇,無論是工作還是感情,還真的不脫這個範疇。

「有這條通道的人,本質裡有勇於冒險的成份,如果他們選擇嘗試,就會勇往直前,與生俱來洋溢著一種天真無畏的氣質,旁人總覺得他們勇氣十足,不斷想嘗試別人沒做過的事,然而,對他們而言,未知就像召喚,他們只是單純去回應罷了。」

「有這條通道的人,無法在約定俗成的社會規範裡,獲得渴求的人生智慧,他們去冒險,在未知中得到新體驗,從中對自己與世界有不同以往的認知,而突變與進化就變得有可能。」

「在情感上,喜歡跳入未知的特質,對維持穩定的感情是不利的。」

「什麼樣的情人適合這條通道的人呢?最好對方是一個永遠不會讓他厭煩,永遠有新鮮事可挖掘,值得去探索,永遠不會讓他感到無聊或厭煩的人。」

看到這些字句,我不經莞爾,難怪從成年開始,我和生性保守的媽媽有越來越多的衝突。無論是求學、工作或感情,對我媽而言,最安全、最平穩的人生就是照著社會約定俗成的規範運轉。以前我還不知道有人類圖這種人生說明書存在,也尚不明白自己的本性,我只是隱約覺得我和身邊的同學有點格格不入,對社會主流觀點或期待感到礙手礙腳,順著心走的結果就是,我覺得自己做的選擇都很合理,但在旁人看起來卻很跳 tone。(延伸閱讀:傾聽內在權威!人類圖教你擁有「完美的一天」

看到西蒙・波娃被列為有此一通道的名人,我在心裡著實大笑三聲,難怪我看西蒙·波娃的愛情故事會有一種被理解的感覺,不符合社會常規卻也沒礙到誰,情人眼裡不一定是容不下一粒沙。

對我而言,愛是可以很寬廣很自由的,人絕對有同時對不同人付出愛和接受來自不同人愛的能力,而且是真心誠意的,只是這種能力在目前的社會上只存在於少數人身上,對大多數人而言,「開放式關係(open relationship)」或「坦誠的多重關係(polyamory)」還是一個未知的領域(polyamory 一詞 1990 年代才出現,目前未有統一的中文翻譯),而相較於踏入一對一的婚姻模式,探索這種未知更吸引我。

這也解釋為什麼我可以接受一個像和尚一樣雲遊四海的情人,可以很態若自然的長期維持沒有明確定義與終點的遠距離愛情,因為這樣的關係含著很多未知與不確定的元素,永遠有新鮮事可以挖掘,永遠不知道未來會出現什麼驚喜。

當我還受到社會約定成俗的規範制約時,我也曾經懷疑為什麼我都遇不到想要有安定婚姻生活的男人。論長相、個性、各種客觀條件我都不差啊,為什麼我都遇不到想要結婚生小孩的男人,後來發現根本是我自己的問題,我身邊不是不曾出現這樣的男生,只是我從來沒有給這些有穩定感的人機會,連告白的機會都沒有,但有漂泊性格的人總是輕易能擄獲我的心。

人一輩子其實只有一個任務:認識最真實的自己,然後用最佳模式與這世界互動。


圖片|來源

如果我不夠認識自己的話,我很有可能就無意識地接受了「敗犬」或「剩女」的標籤,不明白為什麼我都遇不到「對的人」,並在這種挫敗中貶低自己,或者在時間與家人的壓力下與沒那麼喜歡的人踏入不適合的婚姻。

還好,在面對我媽「逼婚」的那六、七年間,我從來沒有妥協過,反而在衝突中去挖掘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探索自己真是一個有趣的旅程,越了解自己,人生越是能走到一個豁然開朗的境界,不只路越走越寬,一路上也越來越愛這個與眾不同的自己,覺得自己值得擁有美好的人生,只想給自己過上最合適的生活,不再糾結自己與社會大眾的格格不入,也不再一直懷疑是不是自己有問題。
人一輩子其實只有一個任務:認識最真實的自己,然後找出自己與這世界互動的最佳模式。但太多人在生活裡忙著符合他人的期待,從最早的父母,到師長,到老闆、同事、伴侶甚至子女,人生路上未曾好好的認識自己、同理自己、照顧自己,以至於無法活出自己最佳的版本。當一個人過得不好,內在有許多殘缺未被填補、需求未被滿足時,他和其他人的關係也絕對不會好。

我們都曾被錯誤的對待,因為父母和師長都不知道我們的人生說明書長什麼樣子,於是不管是青蛙、老鼠、獅子都被要求要學習跑步、游泳、爬樹,於是我們有各式各樣的挫敗。當我在閱讀這本《活出你的天賦才華:人類圖通道開啟獨一無二的人生》時,我很明顯地對某些通道的描述很有共鳴,也對擁有那些通道的名人較為熟悉,能夠找出有共鳴的點,去最大化這些特點就是活出天賦才華,這樣的人生不是成功是什麼?與其追求社會定義的人生勝利組,不如活出自己最佳的版本,定義自己的成功。

自此我看待失敗和挫折的角度也不同了,失敗和挫折不全然是負面的貶損,反而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檢視自己、調整自己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