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指出,同樣不只哲學領域,也不只有男教授利用女學生的崇拜進而發生性行為。這是個更普遍的困境:當人們面對思辨能力較你敏捷的人,就有可能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文|張理晨

新聞報導沈清楷被解聘了,舉發他的女性讓大家見識到,一個在台灣哲學圈享有聲望與威信的人,面對崇拜他學識淵博但思考能力比他弱的人,只把她(們)當作性工具對待。說得更精確一點:原本不假思索地以為這是一段雙方平等相待的愛情關係,在知道對方的性關係十分雜亂之後,才察覺到自己只是性工具。

這種情況並不罕見,不只哲學領域,藝術領域和政治領域也發生過,也不只有男教授會利用女學生的崇拜進而將女學生納入他的性工具之一,而是當你面對一個思辨能力較你敏捷的人(可能是學長姐、程度比你好的學弟妹或是國際交換生),你就有可能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不知不覺間成為對方思想上的俘虜。我聽聞了一個被(還有一個差一點被)強暴的例子,身為哲學研究所畢業生,讓我破解他們如何扭曲當代歐陸思潮並合理化他們的強暴行為。


圖片|來源

A. 曲解德勒茲思想

只把你當作性工具的人會這麼說:「人的解放藉由慾望機器破壞整體,你當第三者或是我劈腿、我性關係雜亂,都是在實踐德勒茲的慾望機器。」

如何跳脫這種歪理?如何獨立思考?

德勒茲思想中的「慾望」無法被簡化為性慾,而是對生命的熱情、無窮創造力的展現。人的解放藉由慾望機器破壞「整體」,而「整體」無法被單一地化約為「家庭」或是「一對一的愛情關係」。「破壞整體」指的是:反省自己不假思索就接受的既定價值觀,並且創造出自己的價值,如此一來我便不再屈從於既定的單一價值,而創造了自己的豐富性。

例如:我反省何謂「學習」,這不應只是寫考卷和背課文,我必須創造出自己的學習方式:參加工作坊、把握交換生計畫、與不同領域的人交流藉以反思所學……等等。同樣,我也可以反省、質疑何謂「性忠貞」,性的忠貞不來自於既定的道德規範或法律的強制約束,也不來自於查勤或是剝奪對方隱私權(如:任意登入對方 email、facebook),而是雙方在一段平等的關係中主動坦誠相待。(延伸閱讀:「老師叫我不要說,這都是為我好」

因此,「不學習」不等於「反省並創造自己的學習方式」;「要你當第三者、性關係雜亂甚至把性病傳給你」也不等於「反省了性忠貞的正當性」。「不學習」和「要你當第三者、性關係雜亂甚至把性病傳給你」都只是對既定道德價值體系(即法律上的一對一婚姻關係)的逃避,他為何不讓你針對「性」這個議題有平等的發言權和討論空間呢?他為何未曾耐心地向你闡述同志婚姻或多元成家如何實行,又可能在法律上遭遇哪些阻礙?當他對你的思辨能力毫無幫助、當他拒絕與你討論而一意孤行,他就是暴力、他就在強暴你、他就剝奪了你在平等關係中應有的發言權。

B. 曲解性解放的意涵

只把你當作性工具的人會這麼說:「你怎麼跟那些保守派人士一樣呢?你沒試過雜交、你沒跟伴侶以外的人性交過、你沒拍過裸照、你性交時沒拍過影片,你根本還沒性解放啊!你要不要跟我約一次看看?」

如何跳脫這種歪理?如何獨立思考?

性解放的核心意涵是身體自主權,要解放的是女人在社會文化脈絡中的從屬地位。台灣社會以往將女人的性視作附屬於家族的財產,在和別的家族通婚時具有交換價值,女人的穿著打扮與性活動皆受到規範,在婚姻中若丈夫強迫發生性行為,也無法控告對方強暴。

2019 年的台灣,婚前性行為早已不是禁忌,而裸露式的穿著、性交時應有的姿態甚至被收編進以異性戀男性為主導的單一化審美觀與價值觀中,並且和資本主義市場結合在一起。例如:童顏巨乳、蜜桃臀的微笑線、隆乳和微整形的普及、凍齡美魔女的身材、藥妝店的密度與銷售業績,這些都顯示了女性的身體再度被收編進父權體系中。

當今的台灣社會在談論性解放時,要解放的到底是什麼?一、把自己從影視網路媒體迅速傳播的單一化審美觀中解放出來,肯定自己有以下諸種身體上的自主權:素顏的自由、穿無袖洋裝露出腋毛的自信、不刻意擠乳溝的自在、並且把鬆弛的皮膚和剖腹產時開過刀的痕跡,都視為強大生命力之美的展現(讓我在此向我媽媽致上敬意)。二、從以男性的視覺刺激和性快感為目的,並且扁平化女性性交過程的色情影像中解放出來:若你今天沒有強暴幻想的性欲,拒絕意圖輪暴你的男性們;若你不想吞下他的精液也不願把他的精液當作面膜,告訴他你如何享受性。你是活生生的人,你的身體自主權不附屬於他的性高潮之下,你不是色情影像中那些符合他對女人完美幻想的 AV 女優或直播主。

怎樣算保守、怎樣算前衛?對當今僵化的思考模式有所批判就是前衛,固守於自己的想法或是只會引述輿論就是保守。在性解放趨向膚淺化、扁平化的當今,我認為彭仁郁的這篇文章很重要:〈「夜店咖」不好嗎?當代都會求偶儀式與性\別展演之一隅〉。

最終,讓我以女性主義視角來詮釋紀伯倫(Kahlil Gibran)這句優美的詩:「把道德當作錦衣華服穿戴上身的人,還不如一絲不掛」,把個人的道德觀或價值觀抬升至不可質疑之真理的地位,扭曲當代歐陸思潮、無視其脈絡與複雜性,並藉此混淆初學者對「性解放」、「前衛藝術」等概念之正確理解,以便將哲學初學者(可能是大學生、外系或外校的旁聽生、講座的參加者或志工、政治性團體的成員)當作性工具的教授們,還不如舉發並交由性平會解聘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