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獨立報》報導,日前一位巴基斯坦裔女孩,在英國居住大半輩子,並拿到多間名校入學通知,卻被要求回巴基斯坦與堂哥結婚。她說,父親長期對她使用心理暴力,並威脅:「如果我不照作,要殺了我」。當她試著向英國申請庇護,卻遭到拒絕。

「如果我不願意嫁給我堂哥,我的爸爸能以家族名譽之名殺死我。」

《獨立報》獨家報導,日前一位英國的 23 歲巴基斯坦裔女孩,拿到英國數間大學的天文學入學通知,並在英國居住了大半輩子,但仍可能將因為移民政策,被遣返回國。回到巴基斯坦,等著她的命運,是她的父親將會作為她的男性監護人,並要求她回到巴基斯坦後,就要與堂哥結婚。

今年二月,她曾試圖申請英國內政部的庇護,卻遭到拒絕,原因是官員認為她所提供的證據,並不足以構成「立即身處風險」的程度。這個月,她仍在等待上訴的後續結果。

她的律師薩拉‧賈夫德(Sairah Javed)說明,英國內政部(home office)判定她的父親是一位巴基斯坦裔的公務員,過去也沒有家暴的紀錄。「可是,一旦她回到自己的國家,她的父親將有權力替她做出大多數決定,她並不享有太多自由。」


圖片|來源

我爸爸說:「等回到巴基斯坦,看我怎麼修理你」

根據報導,這位女孩已經拿到許多知名學校的天文學學位獎學金,包括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布理斯托大學、謝菲爾得大學、以及皇后瑪麗學院。生於伊斯蘭馬巴德的她,11 歲就搬來英國。儘管父親不會對他們使用直接的肢體暴力,卻時常對他的家人,長期採取心理恐嚇。(同場加映:【圖集】性侵害、言語暴力、親密暴力!你不知道的性別暴力日常

「他總是恐嚇我們來展示他的權力。」她說。「他不是生理虐待我們,而是心理折磨。例如他會不斷告訴我們,『你們等著看,等我們回到巴基斯坦,我可以作哪些事。』」

2011 年,他父親就曾經誘拐他們回到巴基斯坦的外婆家,「當時我爸爸把我跟妹妹鎖在家裡。」後來輾轉逃回英國,他的母親曾試圖向英國當局申請庇護,卻未成功。

而他的父親則聲稱,這舉動並沒有違反他的宗教信仰、家庭習俗與文化。「在女兒尚未出嫁前,父親有權力將她們留在家中。」

他在一封信中繼續自陳:「大多數時候,我們安排婚姻是不會延後的。我的女兒還沒成年時,我就已經答應我的哥哥,要讓女兒嫁給他的小兒子。」在巴基斯坦,如果你違反了父親的意旨,往往會被認為是有損家族的名譽。

「他們有權力懲罰你,甚至殺害你,以榮譽之名。」女孩說。(In Pakistani culture if you don’t obey your father, his honour would be affected,” she said. “They can go to any extent, they can physically abuse you and kill you in the name of honour.)

女人是男人的財產 五千件「榮譽殺人」案

7 月 1 日,據《路透社》報導,也有一位巴基斯坦木爾坦市男性,在家裡射殺他的妻子、兩位子女、以及妻子娘家的另外多名親屬。原因是,他看見一張在沙烏地阿拉伯當裁縫的妻子,跟陌生男子的合照,便認定她有了外遇。因此在她返家後,將她殺害。


圖片|來源

「這很明顯就是榮譽殺人。」負責偵辦此案的木爾坦警官伊姆蘭‧穆罕默德說。「他並沒有為自己的行動感到抱歉。」儘管這位丈夫被以謀殺罪起訴,但這無助於改變人們根深柢固的觀念。

《獨立報》報導,榮譽殺人(honoring kill)在少數信奉伊斯蘭的國家,仍不時出現。據報導資料,每年有近 1000 名巴基斯坦女性,因為名譽殺人而遭到殺害。

女性眷屬作為男性財產,她們在就學,婚配,甚至行動上,都受到男性親屬的嚴格限制。而當女性不遵守男性約束,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作為「維持家族名譽」的洗門風行為。

一個女孩被威脅,一個女孩死去,世界上還有多少女性,必須以家族、宗教、男性眷屬的面子之名,受到不人性的對待?

女性是婚姻財產?性別暴力,不只在巴基斯坦

回看這些事件,其實女性被視為男人財產的觀念,也沒有離我們那麼遙遠。

根據移民署資料,截至 2019 年 2 月,共有 54 萬名外籍配偶在台。不過即使如此,我們仍時常看見她們受到性別暴力的對待。即使大部分的人已用「新住民」的名詞稱呼她們,但外籍配偶,依然不時被視為丈夫的所有品。甚至也有政治人物曾說,「台北市已經『進口』 30 萬的外籍新娘」,彷彿一個一個生命,是可以任意進出口的物品。

許多人誤解,以為當「媳婦是用聘金『買來的』」,就表示女人是商品,可以任意對待。一旦婚姻僅只被理解為某種交易行為,對丈夫來說是市場消費,對父親來說女兒就是生來的財產。

不能否認,婚姻作為一種長期的社會契約,確實難免關係的交換,格差婚,低方婚,老少配,在任何形式的婚姻中都一樣。不過,即使有些時候,婚姻被理解為「市場」,也不帶意味著任何人能夠被視作低等的一方看待。

這依舊是人與人的關係,而非人與物的關係。

致被宰割的女人:「不論擊垮多少次,我都會捲土重來」

2016 年,巴基斯坦一位女性 Qandeel Baloch,因為推廣女性主義,被親生哥哥殺害,死在自家沙發上。過世之前,她在社群網站上留言,非常值得閱讀。(同場加映:巴基斯坦「榮譽處死」:她被我殺死,因為她是女性主義者

「不論我被擊垮多少次,我都會捲土重來,因為我就是戰士。致那些被社會宰割的女人,我會持續實踐的我承諾,我也知道,你會繼續保持你的恨意。」

英國這位天文學女孩,目前仍在申請庇護,等待內政部的上訴結果。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不論英國,不論巴基斯坦,不論台灣,這樣的事件,不要再發生。如果你也關心性別暴力,希望能夠做得更多,可以看這些文章:

關心這樣的事件,是因為他離我們並不遙遠,只要這種婚姻完全被當成交易來看待的觀念沒有破除,它不只可能發生在偏遠地帶,更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女性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