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我屬於哪裡?你也曾經囿困於這些問題當中嗎?或許意想不到,但近期好評爆表的《玩具總動員 4》可能正能為你的疑惑指引一絲光明。

【以下重雷劇透,未觀影者請三思】

這次的玩具總動員 4 看完真的只有滿滿的感動,想不到續集電影還能一集比一集精彩,大概只有皮克斯辦的到了。

本集故事圍繞著胡迪與玩具們來到新主人邦妮的家中,過去胡迪作為安迪最喜愛的玩具,指揮玩具們完成這種任務的情況卻不復存在,現在的胡迪反而像客居的外者。同時,相較於男性化的胡迪,作為小女生的新主人邦妮更喜歡翠絲,胡迪彷彿被打進冷宮,只能在壁櫥看到每次邦妮跟其他玩具玩辦家家酒時的樣子。這讓胡迪開始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

我是誰?

「我是誰?」、「我屬於哪裡?」這兩個命題一直貫穿著玩具總動員系列。從第一集新玩具巴斯到了安迪家,剛拆封卻自以為自己是星際巡警,無法接受自己只是個玩具的事實,成為這系列開頭的第一個矛盾衝突跟搞笑點。(看看更多:周子瑜事件背後更深遠的「自我認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

第二集的我是誰,則是落到了胡迪身上,被玩具商發現珍藏價值而被偷走的胡迪,才發現自己曾經是 1950 年代風靡一時的卡通人物。認識了女牛仔翠絲也讓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應該繼續當孩子的玩具,還是去博物館珍藏起來。

而第三集以為自己被拋棄的玩具們,在失去主人後想要在托兒所重新找回被需要的價值,也糾結於當沒有孩子要玩時,玩具可能的下場就是被送到焚化爐銷毀。這個「我是誰」、「我屬於哪裡」,成為整個玩具總動員系列中不斷在探討的議題。為什麼這個系列能風靡大小朋友呢?因為「自我認同」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人生課題。

在第四集中,胡迪雖然知道自己已經不得寵,仍想守護邦妮,即便自己已經不是發號司令的玩具頭頭,他還是擅作主張的自己跟了邦妮去托兒所。邦妮第一次上學,到了陌生環境心裡十分害怕。而胡迪從旁暗中協助,也見證了邦妮在第一天第一堂課自己用廢棄的材料手做出了一個玩具「叉奇」。

但隨著叉奇的出現,立刻又帶出了「我是誰」這個矛盾點。用垃圾做出來的叉奇壓根不覺得自己是玩具,他認為自己是被生產來給人進食的,當這個目的消失後,他的唯一歸宿就是垃圾桶。整部片的開頭就變成叉奇不斷想衝進垃圾桶,胡迪緊迫盯人的把他拉回來。

因為被需要讓人有價值

這部片中有幾場對話十分的關鍵,第一次的對話是巴斯問胡迪為什麼要這樣做,胡迪告訴他「因為他的良心告訴他,必須要這樣做」,可以感覺得出來,胡迪認為即便邦妮不再喜歡玩他,但他自我存在的目的仍是要守護邦妮,而顧好邦妮最喜歡的叉奇不要自己跑進垃圾桶,就是他能做的唯一事情。


圖片|《玩具總動員 4》劇照

而胡迪跟叉奇的對話,也帶出了叉奇自我認同的轉變。胡迪告訴逃跑的叉奇,當有孩子需要自己時,那種被需要、能為他人付出的感覺是很有價值的,這才讓叉奇轉換心態,選擇一起回去找邦妮。這兩段對話從胡迪帶出了我們在這個世界的渴望「我們渴望被愛」、「渴望被需要」同時也「渴望為我們所愛的人付出」。

但是當胡迪帶著叉奇,即將找到邦妮時,卻在古董店前看到自己過去在安迪家的舊愛牧羊女的燈台,才發現他其實心中仍有另一個摯愛。而在古董店中,胡迪沒有找到牧羊女,卻被一個看似反派的恐怖娃娃 Gabby 逮住。

Gabby 剛生產出來發聲器就壞掉,導致她無人聞問,數十年來沒有任何孩子願意玩她,成為恐怖古董店櫥窗的心理變態兼深宮怨婦,她認為只要能恢復聲音,就能被孩子所愛。所以當她看到胡迪使用跟她同款發聲器時,她看到了希望,而決定要付出一切代價也要取得胡迪的發聲器。

胡迪逃了出來,可叉奇卻被留在了古董店,被 Gabby 跟恐怖的傀儡娃娃把持著。在遊樂場,胡迪遇到了失散多年的牧羊女,這時的牧羊女已經是一群流浪玩具的領袖,幫忙這些玩具找到願意玩他們的孩子,修復他們。而巴斯也衝出來要找胡迪。

牧羊女在這裡象徵的是一種不畏世俗眼光,走出自己新路的人物。她被送走離開安迪家後,輾轉到了古董店,但是她沒有像 Gabby 一樣默默在古董店等待有天會遇到一個新主人,而是選擇自己離開,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故事,做一個不需要主人、與眾不同的玩具。

我們也常常忘記身邊愛我們的朋友

牧羊女知道胡迪的情況後,義不容辭的帶著自己小夥伴們幫忙,可是過程中胡迪卻急於找到叉奇,忽視了身邊的朋友,屢屢將大伙置於危機中。最後即便與巴斯光年會合,營救任務仍失敗,看到只在乎守護邦妮,卻忘記身邊朋友的胡迪,牧羊女跟巴斯光年,在那個當下都選擇離開胡迪。

這個片段相當的震撼人心,胡迪在整個系列一直都是重心,但卻在這個當下為了自己最摯愛的人(邦妮),而忽視了身邊那些支持他的朋友們。這也是我們人生常遇到的情況,去追求自己摯愛時,忘記身邊也有許多小花為自己綻開。也就是,當我們覺得自己被所愛的人辜負,只把目光放在對方身上,苦苦想要討好她時,或許,你也正在辜負那些愛你的人們。(也推薦你:一場充滿變動的人生,為你留下真正的朋友

而沒辦法的胡迪只好自己回到古董店,被 Gabby 跟其他魁儡娃娃團團包圍。這時原本被當成大反派的 Gabby 卻大轉彎,訴說自己的故事,懇求胡迪幫助她,讓她能修好發聲器,找到一個愛她的主人。覺得自己已經被世界遺棄的胡迪選擇幫助了她,用自己發聲器交換叉奇。當 Gabby 興高采烈認為自已即將得到救贖,擺脫被放在櫥窗長灰塵的命運後,卻被古董店老闆奶奶的孫女嫌棄。

這下 Gabby 成為整個戲的核心,她曾經為了追求有主人願意玩她、愛她,不擇手段想要修好自己。卻陷入這樣的窘境,失去存在意義的 Gabby 傷心欲裂,看到 Gabby 這樣悲情的情況下,胡迪也顧不下自己,帶著叉奇去幫助 Gabby,這時牧羊女也回來,她對於自己多年的老友胡迪也放不下。

安慰受傷的心是最大的價值

那個當下,胡迪的如意算盤是,帶著 Gabby 一起回到邦妮那,讓 Gabby 也成為邦妮的玩具。她們在遊樂園過關斬將要奔向邦妮爸開的露營車時,Gabby 卻發現一個走失的小女孩。她看到那女孩在黑暗中害怕啜泣,想起了自己長年沒有主人,就像一個被遺棄的玩具一樣的窘境,選擇去幫助那小女孩。而小女孩在黑暗中看到這娃娃,似乎是跟她一樣走丟而來陪伴她,也接納了 Gabby。

到這裡,劇情展現出了第一次高潮,相較於一集的阿薛、第二集的玩具商跟第三集的粉紅熊這種「純粹的惡」的扁平反派,第四集令人印象深刻的點就是連反派也有人性,立體了起來。

原本看起來是反派的 Gabby 也糾結於自我認同的問題,渴望被人所愛,渴望找到自己的歸宿,這也讓她不擇手段想綁架胡迪的情緒合理了起來。而 Gabby 最後也經歷屬於她的挫敗以及迴轉,可以說是皮克斯甚至迪士尼,在動畫中處理反派腳色上一大里程碑。

最後,與其他玩具會合,與牧羊女別過準備回到邦妮身邊的胡迪,卻也開始猶豫了起來。叉奇不在想奔向垃圾桶,那自己作為一個被冷落玩具的情況,又能怎樣守護邦妮呢?又或者,邦妮真的需要她守護嗎?在這裡,巴斯光年給了答案。

「她會沒事的」。這句話的當下,相信觀眾跟胡迪一樣,以為巴斯在安慰胡迪,離開牧羊女也沒關係,想不到巴斯最後又補一句。「我是說邦妮」讓胡迪的世界在那個當下崩解又重建了起來。


圖片|《玩具總動員 4》劇照

有時候真正的愛是放手

當我們所愛的人不再需要我們亦步亦趨的隨身奉獻時,我們是選擇緊緊抓住,還是放手也開始尋找屬於自己的另一個天空呢?我想這種情況在我們人生很多層次都會發生過,不管是友情、親情,還是愛情。友情愛情不用說,至於親情,就像孩子長大,父母也要選擇讓他們展翅高飛,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

胡迪最後選擇出乎意料的,不回到邦妮身邊,而是在遊樂園,跟牧羊女一起幫助其他玩具找到主人。透過這樣的方式,創造出自己的價值。這部片也這樣在感動跟歡笑中精采的結尾。

玩具總動員 4 之所以深刻,在於他用溫馨的劇情,帶出我們每個人生會遇到的課題。我們都在尋找自己是誰,自己的人生定位,以及該走向何方。有時候,這樣的情感會寄託在一個別人身上,或許是我們的愛人,或許是父母的孩子,全心全意守護著他,想要他快樂,成為我們找到自我價值跟救贖的方法。

但有時候,這個寄託於他者的自我建構,很可能隨著這個他者的改變而面臨崩潰,經過安迪跟邦妮,胡迪最終選擇走出自己的路。他選擇放手,並不是因為他不愛邦妮,而是因為他知道,這樣對邦妮最好,而他也要去思考屬於自己最好的道路。(延伸閱讀:【運動小姐】攀岩教我的事,彈性地為自己找路

有時候我們愛一個人,卻渴望他也愛我們,希望他照著我們想法走,當這個愛的回報得不到時,就氣餒痛苦,覺得自己喪失價值,或者陷入憂鬱跟憤怒,這其實不值得。因為這過程可能會像胡迪在劇中一樣一段時間為了目標而忘記了身邊的朋友,也像 Gabby 一樣可能為了自己而傷害別人。

而胡迪、牧羊女跟 Gabby 的故事,都給我們一個啟發,「我是誰」、「我屬於哪裡」,不一定要建構於一個他者身上。在為重要他人付出的同時,也不要忘記,真正的愛,是讓對方得到最好的燦爛,而不是自己也要得到那愛的回報,我們要愛自己,也為自己找到屬於自己最好的道路。(你會喜歡:《玩具總動員4》即使我們必須放下彼此,也並不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