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有議題論辯,總會有會人感到自己被犧牲。若你支持的理念曾經受挫,若你相信這個社會該包容更多不同的聲音,惦記這份失落,懷著一點溫暖,當你擁戴的價值最終「獲勝」,能不能別用過去你被傷害的方式,創造更多傷口?

在我們的生命裡,常常會遇到自己所期待的事情被別人大力反對。

那些你所信仰的價值觀、轉動世界應該有的模樣,並不如你的想像,用你覺得很不公平的方式,讓你覺得受傷。在這樣的時刻,其實真正重要的並不是誰對誰錯、誰的價值觀被支持、誰當選或誰落選、誰的法案有沒有過,而是一直以來你辛苦疲累了很久,不論最後是什麼結果,你都值得為自己好好過。(延伸閱讀:同婚合法化:在社會分歧之時,我們該重新思考家庭價值

這個世界本來就會有不同的聲音,每一種聲音都代表一種看法。就像其他人不能夠強迫我們一樣,我們也無法強迫別人要和我們擁有一樣的想法。以先前的公投案來說,公投結束之後挺同的社群哀鴻遍野,那些相對於同志友善的法案都被否決;而用今天的這個法案最後的決議來說,行政院修正版本通過,下福盟等團體勢必也會面臨同樣的內心世界崩潰的感覺,而今而後還有其他的選舉、公共議題,只要有爭議的地方,就一定會有人感受到「自己所信仰的信念不被支持」,那該怎麼辦呢?


圖片|來源

和解是一條漫長的路

Terry Cross(1988)提出「文化能力」的六個連續階段,主要是在談,當一個人面臨一個「和自己極為不同的想法」的時候,內心可能有的調適過程。從最左邊的相信主流文化價值觀宰制,到最右邊能夠兼容並且整合各種的價值觀都同等重要,這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圖片|來源

安靜能繫望:5 個字,渡過運動傷害

多年前在鄭捷無差別殺人案發生的時候,社會大眾也度過了集體創傷的階段,只是那個時候的創傷是來自於捷運的喋血,而現在的創傷,是來自於自己的信念不被支持。這樣的一種時刻,你可以利用心理師楊如泰當時建議的這五個字,陪伴自己走過情緒的幽谷:


圖片|作者提供

  1. 安:找一個讓身心能夠感到安全的環境,這可以是你家、和你同仇敵愾的朋友們所聚集的公園樹下,也可以是你重要的網路社群。

  2. 靜:盡量維持心情平靜,減少去看和自己立場不同的新聞。

  3. 能:想想目前的自己有什麼事情是還可以做的,有什麼事是在什麼努力也無法改變的。重整自己的步調,再出發。

  4. 繫:聯繫朋友和支持你的人,彼此互相呵護安慰,說白了就是在同溫層裡面取暖啦。

  5. 望:前幾天我聽許榮哲老師說,在納粹集中營當中能夠活下來的人,其實沒有什麼特殊的竟然,唯一的差別在於他們比那些死掉的人,更會說故事。給自己留著盼望與夢想,是目前的你能夠擁有的最強大的力量。

如果你覺得上面這些方法很抽象,下面三個具體的方式,也提供給你參考:

  1. 書寫:你可以利用花園的情緒樹洞功能,或者是拿出日記本來,紀錄你現在的感受和想法。這是你的國度,所以你可以在裡面盡情地發洩和憤怒。若你想要在社群網站討拍,可能要留意一下自己分享的權限,以避免大量的意見不同的聲音湧進來。

  2. 發洩:如果你不喜歡用寫的,那麼用講的也是一個可行的方式。找到願意支持你的人,找個一直以來願意陪你奮鬥走這條路的人,互相擁抱、給予關懷。

  3. 待在舒適圈:上面這兩件事情其實都有一個重要的核心,就在於不論你做什麼事情,盡量讓自己保持在舒適圈裡面。或許你現在覺得憤恨不平、或許你想要再做點什麼來扭轉局勢,但在這樣的時刻,其實你更需要的是照顧自己。安撫這些日子以來,你為自己所信仰的價值搏鬥,所造成的運動傷害。

最後這一段最重要!如果你是在這場拉鋸當中,悶了好多年終於「獲勝」的一方,請不要刻意到你意見不同的社群去留言嗆聲,那些過去你所受到糟糕的對待,留下的傷口你比誰都還要清楚,如果你也相信不同的聲音本來就應該要彼此尊重,你也是他每一個人都值得被愛和被關懷,你也可以選擇,不要用過去他們對待你的那種方式,來對待他們。(也推薦你:美國大選後的療傷心理學:失落之後,不忘給世界多一點溫柔


圖片|《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劇照

面對決議,意見的雙方,很可能都要調整自己的腳步,去適應一個變遷的社會。在這個同時,你內在的社會也正在改變,給自己一點時間,那些還沒有明朗的答案,會隨著彩虹,出現在彼岸。

(參考文獻 Cross, T. (1988). Cultural competence continuum. ISO 690)

 

罪惡有時,生命無常。面對幽暗的自己,你還敢夢嗎?
《2019 心理祭:罪生夢死》7 場跨界論壇 探討 7 種人性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