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詩人奧維德曾撰寫《愛經》一書,從擬定計畫、如何贏得芳心,到外遇被抓包時要用什麼說詞,講得真是鉅細靡遺。所以很多人會被這種步驟化的方式影響,總是希望在學習愛或追求對象時,直接有個專家或團體告訴你:好,這裡有三個或五個步驟,你就這樣做!只想知道所謂的SOP,以為只要技巧對了就無往不利。但如果愛情是這麼簡單,為什麼還會有這麼多人失敗?

男人必讀的「遊戲愛」教戰手冊—《愛經》

在《學著,好好愛》這本書中,我們提到一位學者李約翰(John Alan Lee),以及他在一九七○年代提出的「愛情的顏色理論」(Color theory)。他認為愛情跟顏色中的紅、藍、黃三原色可以相互類比,愛情的風格也和原色一樣,可以分為三種:肉體愛(Eros)、同伴愛(Storge)、遊戲愛(Ludos)。

遊戲愛顧名思義是「玩耍」或「遊戲」的意思,而遊戲愛的典型,在小說、戲劇裡面也常常可以見到(而且通常很受歡迎),像是接下來要介紹奧維德(Ovid)的《愛經》(Artis Amatoriae,又譯為《愛的藝術》),就是遊戲愛的經典之一。

這是一本有點心術不正的書,又是以男人的角度出發,最早的花花公子大概都是從《愛經》學到如何把妹的技巧,因此可以說它是一本寫給男人看的「遊戲愛」教戰手冊。

《愛經》的訴求很明確,從擬定計畫、如何贏得芳心,到外遇被抓包時要用什麼說詞,講得真是鉅細靡遺。所以很多人會被這種步驟化的方式影響,總是希望在學習愛或追求對象時,直接有個專家或團體告訴你:好,這裡有三個或五個步驟,你就這樣做!只想知道所謂的SOP,以為只要技巧對了就無往不利。

但如果愛情是這麼簡單,為什麼還會有這麼多人失敗?

我們要討論《愛經》這本書絕不是為了學會技巧,或是把男人女人概化成一種樣貌,而是看見書裡提出的情境,注意到某些問題,開始思考、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不要完全把內容當成答案去解決自己的問題。很多愛情的問題並非得到一個解答就豁然開朗或忽然解決,這其實是很多人的誤解。你真正需要的是自己思考去尋找出來的答案。(推薦閱讀:【性別觀察】社會急需的性別教育:被拒絕是理所當然,被接受不是


圖片|《我們不能是朋友》劇照

愛的計畫三部曲

「如果我們國人中有誰不懂愛的技巧,那就請他來讀讀這部詩作吧;讀後受到啟發,他便會去愛了。憑著技巧揚帆蕩槳,使船兒高速航行;憑著技巧駕駛,使車兒輕快前進。愛神也應該受技巧的支配。」

在《愛經》的一開始,奧維德就告訴男人要有計畫,就像《孫子兵法》告訴你打仗要有計畫,戀愛也是一樣。

「你呀,第一次迎接戰鬥的新兵,首先,請著意找好你愛的對象:然後,努力去打動你所喜歡的少女的芳心:最後,讓那份愛情長久維持下去。」

所以,愛的計畫有三個程序:

一、找好你愛的對象

二、努力打動她

三、讓那份愛情長久維持下去

「當你毫無羈絆、隨意去哪裡就去哪裡的時候,請選擇一個你可以這樣跟她說的人兒:『你是我唯一的歡樂。』她不會透過捉摸不定的空氣從天上掉下來,你應當尋找自己心目中的女子。」

「你要尋找恆久的愛情對象,就得首先知道在什麼地方會遇上眾多的年輕姑娘。」

「而尤其是請在劇場的階梯座位中去獵取,那兒會給你提供你意想不到的機會。你在那裡會找到你所愛的人兒,能與其調情的女子,一日之交的對象,長久相伴的愛人。」

首先,奧維德建議要往人多的地方去,他預設的是人多的地方總會有心目中的女性出現。其實古今中外都一樣,你要怎麼找到對象?首先就是先出門去呀,不要一天到晚蹲在家裡,何況現在還有很多交友網站,上網交友也是一種辦法,你真的不一定要像奧維德那個時代,很辛苦,還得出門去市集廣場、劇院、競技場才遇得到。總之你的對象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的。連《詩經》也老早就告訴你:「出其東門,美女如雲。」要是以現代來說,大概就是百貨公司週年慶的時候,保證你有看不完的人。

再來,尋找自己心目中的女性。你到底要愛什麼樣的人?有沒有一個想法?這是愛情中常見的迷思,因為我們會被從小到大接受的通俗文化影響,在腦海中塑造一個理想形象,但這形象是依靠幾個條件拼湊出來的,比如長頭髮、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或者認為女生要乖乖的、講話細聲細氣等等,由此認定我們要喜歡什麼樣的人,條件很硬不能更改或者根本找不到,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愛一個怎樣的對象。

然後,你要找的是能調情的女子、一日之交的對象,以及長久相伴的愛人?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要找的對象是哪一種,而且《愛經》中的愛情類型雖然是遊戲愛傾向,奧維德還是告訴你要找對象不是朝三慕四、換來換去的。

「婦女們也一樣,個個濃妝豔抹、花枝招展,都擁向民眾群集的戲場。她們人數眾多,常常令我選擇為難。她們為了看戲而到此地,她們到此地也是為了給人家看的。對於貞節的羞恥觀念,這是個危險的地方。」

奧維德在這裡不僅鼓勵男人想像女人也跟他們一樣需要對象,甚至說到競技場:「你就坐到你所喜歡的她的身旁吧,誰也不來阻止你的;靠近她,貼得越近越好。無論她樂意與否,地方所限,令人不得不相互緊靠。正是這樣的位置安排使那美人兒只好任你觸碰。」

然後他又說:「如果偶然有一點塵埃落到你那美人兒的胸前,你便用手指輕輕地拂掉它。」


圖片|《我們不能是朋友》劇照

這種事或許在奧維德的時代還行得通,但如果你現在這樣做的話,馬上就會進入性騷擾的司法程序,千萬不要做這種事—我再強調三次,不要做、不要做、不要做!維德建議這些事都是非常危險的,根本是教人做壞事。不要被告了、被關了,才要找奧維德算帳。他已經死了很久了!有些理論認為,能表現男子氣概的場合常常可以吸引女性的注意,因此在一九七四年,加拿大的心理學家達頓(D. G. Dutton)與艾倫(A. P. Aron)做了一個著名的「吊橋實驗」。

他們請一位女研究員站在終點,讓幾個男性受試者分別走過一條平穩的橋跟一條搖晃的吊橋,並收到女研究員提供的電話(可以電話聯絡她詢問研究結果)。實驗結果呈現走過搖晃吊橋的人,比較容易因刺激而產生情緒。(推薦閱讀:學妹拒絕你?你追求未果,何必她來負責

坦白講,雖然吊橋實驗在戀愛心理學上相當有名(又稱為「吊橋效應」),但這個實驗做得滿差的,只能證實走過吊橋會讓人類的情緒、生理比較有起伏;但心跳加速就等於感情嗎?這種狀態可以持續多久?有時候,心動只是一場誤會吧!

不過吊橋實驗還是有抓到一些重點啦,就是為什麼聯誼活動通常要辦在戶外,然後要有一點刺激性?因為刺激性可以增加情緒的轉移,比如聯誼去爬山,女生忽然間體力不支,男生過來扶一下,兩人光明正大有點接觸然後就會產生好感,因為你覺得好累而他好殷勤,你平常不吃的泡麵可能那時候都是美味。總之需要一個稍微有點困難度的活動,你會認為有機會看到對方的各個方面,要不然參加那種什麼都安排得很好很妥當的行程,那出門跟沒出門一樣啊。

談戀愛對某些人來說,就跟奧維德、《孫子兵法》的概念一樣,你要計畫會贏,打這場仗才是有意義的。但這是很世俗的觀點—我要是喜歡一個人,最後他也喜歡我,這才是所謂的「成功」。我一直不這麼想,假如這樣才是成功,那成功的人真的也不太多。我認為只要你發現自己真心地喜歡一個人,勇敢地表達自己的感情,如果對方接受,你就能跟他在一起;如果不接受,你也勇敢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我覺得這才叫「成功」!作為一個人,勇敢地表達自己的想法,沒有欺騙,這是愛情關係中比較重要的一件事。

何況,即使是《愛經》步驟這麼詳細的一本書,也沒有提到你找到喜歡的對象,但對方不喜歡你,怎麼辦?我想這也是值得我們深思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