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委員、人權律師、女性主義者。鼓勵受傷的年輕世代,她拿出前輩氣勢,回憶當年推動民法修法,什麼風浪沒見過。「現在扣在同志上面的大帽子,性解放啊性氾濫的,三十幾年前我們也經歷過。」孩子們別擔心,我們都在這裡。

立法委員、人權律師、女性主義者。

一見到她,桃紅套裝,挑紅染髮,笑咪咪的,就跟多次曾在電視、立院現場看到的她一樣。交換來的名片上頭寫:「非典型美女」,我們都笑了出來。

1955 年生,名喚美女,多少反映了那年代的父母對女兒的期望。「作為女孩,就應該美麗。」背負著「美女」之名長大的女孩,如何成為一個女性主義者?

漂亮台灣,漂亮淑女。掛著笑容,邏輯縝密,又擅長同理與聆聽,個性幽默,這或許也是她在台灣推動婦運改革、同性婚姻,即使已是長輩年紀,但仍深得年輕人的支持的原因。

專法名字,讓世界跌破眼睛

回顧今年五月通過的同婚專法,社會普遍認為這是輿論「最大公約數」。5 月 24 日,法案上路至今半個月,面對專法仍有收養、姻親、跨國婚姻等爭議,她如何看待?

去年年底公投結果,民法僅限一男一女結合,同婚修民法派無望,在只能走專法的情況下,到底能不能稱同性結合為「婚姻」?為遵守大法官釋憲結果,政院版推出名為《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的同婚專法,成為最終結果。(延伸閱讀:釋字748 解釋施行法草案:親愛的,法律上我們不再是陌生人

「你看我們的專法名字,讓世界跌破眼鏡。這是很有創意的名稱。」她直直看著我,笑得誠懇。「你說它不好嗎?如果不這麼寫,法案動不了。但你說它好嗎?這名字又好像很怪。可是,看到法案,大家莞爾一下,我們就確確實實地往前了一步。」

「立法就是藝術,大家都在動彈不得的情況下,做出決定。」

我們問尤美女,身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這個議題很多人都不想碰,怎麼處理黨內壓力?

台灣選舉還是滿傳統的。區域立委面對傳統支持者,天天見面、幫你張羅人脈、幫你辦活動。如果我是多年樁腳,有一天突然說你支持同志,我再也不挺你。你投不投降?這些壓力,我都可以理解。但我自己知道,這是人權議題。同志被困在櫃子多久了?當然,對的事情,還是要去做。

年輕世代別沮喪: 「性解放性氾濫,我們早被罵過啦!」

把沈重議題變幽默,像是尤美女的本領。像要鼓勵因為性別運動而受傷的年輕世代,對於這些沈重議題,她總是謹慎中有樂觀。拿出性別運動前輩的氣勢,她回憶當年推動改民法親屬篇改革、推動通姦除罪化,什麼風浪沒見過。

「現在扣在同志上面的大帽子,性解放啊性氾濫的,愛滋病什麼的,三十幾年前我們就被罵過了啦!」她說。

「當大家彼此了解,就不會覺得別人的發言是衝著你來。如果要這樣想,那你就會有傷害。但如果你理解處境,你自己不會受傷。 」她說。很多對性別議題發動的攻擊,不是針對你個人,別往心裡去。

下一篇:【專訪尤美女】不是「良家婦女」!我的性別啟蒙,是黨外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