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清場,香港立法會宣布今日停會,但抗爭還沒結束。反送中運動,我們看見很多女性面孔。歌手何韻詩、台灣 IG 女孩張珮歆、還有對警察喊話的母親。如果整天盯著新聞,讓你焦慮,請不要灰心,好好保存體力。就像張珮歆說的,「在龐大的起義裡,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施力點。」

今年 3 月,香港政府送交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該法為引渡協議,若是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直接將逃犯引渡至中國其他部分。該協議也被輿論認為,可能侵蝕香港主權。

4 月,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在《逃犯條例》提出後,流亡至台灣。 

6 月 9 日,香港爆發回歸中國後最大規模示威。百萬餘人走上街頭,抗議港府修訂《逃犯條例》。

這一次香港反送中,我們看見很多女性面孔。他們或許是藝人、母親、學生,儘管只是尋常群眾中的身影,但在這幾日,每一位女性,都用自己的生命經驗,參與議題。

我們想帶你看看這些運動現場的女性面孔,他們站在現場,沒有選擇躲開。

就像台灣女孩張珮歆所說的:「在龐大的起義裡,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施力點。」

何韻詩:不會允許我們的城市,不戰而敗

香港歌手何韻詩,長年聲援香港社會運動、性別議題。


圖片|來源

反送中運動,她同樣著力甚深。6 月 7 日,她受《華盛頓郵報》邀請,寫了一篇文章,「香港逃犯條例威脅了民主精神,但我們也正在喚醒它」( Hong Kong' s extradition law threatens our democratic spirit. But it' s also awakening it.

她在文中寫,「歷史上,重大改變往往那些願意堅持的人們所產生的。香港,儘管常被認為是一座缺乏耐心的城市。可是香港人,素來是很快的學習者。我們從雨傘運動的挫敗中學習成長。面對未來的漫長戰役,我們也有更多對現實的認知。」(延伸閱讀:不甘只做天后,何韻詩:「在演藝圈做個俠女,其實不容易」

「我們不會允許我們的城市,不戰而敗。(And we shall not allow our city to go down without a fight.)」

香港母親:我是人家的媽媽,你們也都有媽媽,放下武器,好不好?

而在反送中運動,讓人心痛的照片與攝影中,我們也看見許多群眾上街聲援。其中一段影片,是一位中年女性,對著警察喊話,成為場上最讓人心碎的一刻。

身後是紛亂街頭,直面 10 多位警察,她身上披著黃色毛巾,哭著說道:「我也是作為一個媽媽,你也有小孩的,你們為什麼要這樣打這些小孩?你們收隊啦,夠啦。」


圖片|來源

「煙霧彈我都吸了,我吸了你幾個煙霧彈啦。我也有付出代價啊。一人讓一步了好不好?」她脫下自己的肩包,放在地上,慢慢往前走。「我不是攻擊你們啊。我沒有武器啊!你這樣對一個女人,你過意的去嗎?」

「想當初,你們考警察學校,你不是為了高薪好職位啊,是不是?你們都為了一點正義感,是不是?我不是壞人啊!我不是十惡不赦啊!你叫他們停啦!好不好啊?」

這位香港母親還沒有在媒體留下名字,我們不知道更多她的故事。但她的話語,就是每一個抗議者的心聲。我們都是普通人,儘管沒有名字,但彼此心裡知道,嘿,我們都是心懷希望,一起站出來的。

同一時間,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母親說」,也讓許多聲援者憤怒。她將反送中運動定義為「暴動」,並在 TVB 專訪時,以「母親教導兒子」比喻武力鎮壓:「如果我每次都只遷就我的兒子,我想短時間我們母子關係會很好。但當小朋友成長,他因為當時的任性,而我去縱容他的任性行為,他會後悔:『當時媽媽為何不提醒我?』」

昨日,立場新聞刊載了一篇名為〈一群香港媽媽對特首「母親論」的回應〉的文章。

我們是一群香港的母親,但我們絕不會以催淚彈、具殺傷力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攻擊我們的孩子。我們也不會看到年輕人在警棍下血流披面仍無動於衷。

「人民不是特首你的孩子;人民不需要你的施捨,只要你作為一區之首,作為一個公僕,用心聆聽各方聲音,並作出適當、適時的回應。」

台灣 IG 女孩張珮歆:面對龐大起義,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施力點

在反送中現場,也有一個台灣女孩,買了機票,就衝香港。她是張珮歆,在金鐘現場以 Instagram 作為平台,即時刊載第一手的消息。有人被子彈打中、抗爭需要物資、夜晚幾時清場,同樣擔憂香港,夜不成眠的台灣人,消息都從她的限時動態來。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曾有人質疑,她是一個台灣人,「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不一定會發生。為什麼還要挺身前進香港?區區一個人,又能做到多少事?

她在 instagram 上寫道:「沒有人是局外人,除了關心、宣傳之外,有太多是一般人就做得到的事。所以!相信你們自己的影響力!台灣絕對是還有救的!」

「一個龐大的公民起義,每個樞紐都是你可以施力的點。」

女性的命運,從不該只是服從更大的國家意志

女性的身影,在社會運動,長期遭到被忽略。有時被看見,卻不過被當成神主牌、又或者,只是慾望投射的對象。例如,前幾日也有女性聲援者被警察拖離現場,竟遭到網友改圖,進行性羞辱。(延伸閱讀:撐香港,也撐性別平權!「反送中」現場,被蕩婦羞辱的女性

但在這場運動,我們也看見,這些女性參與者的生命,正盈盈發光。不論男性女性,同樣不斷以肉身對抗不合理的體制。從藝人、母親、到學生,她們大聲說話,自願參與。他們參與現場,沒有選擇躲開。

女性的命運,從不該只是服從更大的國家意志,任人擺佈。

最後還想說一件事。

今年一月,我正在香港。只待三天,沒來得及有什麼深刻緣份。年初香港流感大爆發,《大象席地而坐》在英皇戲院放映。我在 hostel 讀韓麗珠的《回家》。〈雨傘與徒勞〉一文中,她寫道:

「第七十天,絕食超過 95 小時的人軟攤在輪椅上。有一個人說:『我早說過,任何抗爭都是徒勞。』我不相信,那顆慧黠的腦袋會不知道,生命裡所有的徒勞,都是積聚更大能量的過程。」

將近半年後的這些日子,城內滿是煙霧,水柱,鎮暴。群眾被打,子彈傷頭。清場過後,我想說,辛苦你們。在這世界上有另一座島,跟你們一起難以入眠。 「生活都比我們想的,要再漫長一點。」而這一次又一次,看似徒勞的行動,都不是浪費。雨傘運動從不只是失敗,現在的困境,都會點滴積累成我們的血肉。(延伸閱讀:別再說「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我們擁有今日台灣,今天就可以行動

「生命裡所有的徒勞,都是積聚更大能量的過程。」

不論你在哪裡,你是誰,都能在自己的位置,為了未來,做出更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