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總是小心翼翼,對方不願說的事,她從不過問;幾天的失聯、她當作是獨處的試煉;啟人的訊息、來電,她用彼此仍是男女朋友關係來自我安慰,因為她想交換的「安定」,在對方眼中絕非等價、而是天價。等價交換的意義,端看彼此是否心甘情願。

文|Doris Y.

也許我

只是個類情人

在你孤單時候

給你溫柔的人

坐在咖啡廳寫文,耳邊傳來歌手梁靜茹最新主打歌—類情人,聽著歌詞,心中浮現陳悅前一晚,隔著電話泣不成聲地說:「我越來越覺得,是不是我根本不配得到一段正常的愛情。」

「正常的愛情」,該怎麼定義呢?是雙方情投意合、沒有他者介入;還是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聊不完的話題;抑或是都有正當職業、穩定的收入來源?如果是這三種,其實陳悅與她歷任的男友都兼具,可偏偏她遇到的,都是不願定下來的人。

像是標準程序一般,他們從互有好感、發展曖昧關係,每當陳悅覺得幸福觸手可及,對方總會在即將確認情侶關係時,提出不願意安定下來的前提,原因不外乎渴望陪伴卻害怕被綑綁、不願關係只剩負責而沒有其餘花火,他們的渴望與害怕,總是如此理所當然與張狂,我願意與你一起並肩同行,只是這趟旅行,沒有目的地,可每一次,陳悅總會從容就義。「也許只是現在這年紀男性的通病,過一陣子就沒事了」陳悅都是這樣認為的。


圖片|來源

你不說的事

我從來不問

你說失望才殘忍

喜歡我對你

要求不過份

有人說愛情就像是一種等價交換。所謂交換,從抽象地用青春換一個永恆、具象地用兩年時間換未來扶持一生,當然也有用甘心放棄被更好的對象追求、甘心耗費獨處時間與一人磨合;至於等價,絕不限定數字層面,約會吃飯 AA 制是等價,一次次爭吵,她奪門而出、他再生氣終究會追上前去安撫,也是一種等價。(延伸閱讀:【單身日記】這一天你決定比任何人都照顧自己

等價交換的意義,端看彼此是否心甘情願。陳悅總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對方不願說的事,她從不過問;幾天的失聯、她當作是獨處的試煉;啟人疑竇的訊息、來電,她用彼此仍是男女朋友關係來自我安慰,因為她想交換的「安定」,在對方眼中絕非等價、而是天價。

小心維護一種單純 揮霍過曖昧的青春

買賣總有資本,而陳悅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高估了自己的籌碼,最多兩年、最短不過 5 個月,迎來關係的終結。就連結束也都有標準流程可依循,看不見未來的關係、沒有要求改變的底氣,對方飄渺的溫柔其實是種慢性殘忍,直到陳悅筋疲力竭,提出分手,陳悅每一次說出心底最深的渴望,都是獨自反覆練習,希望說得動人但不失優雅,或許能有絕處逢生的可能,但對方永遠像早已洞悉全局般,沒有驚訝,自然也沒有挽留。(推薦閱讀:【單身日記】何必留戀甘心錯過你的人

「接受前提的是我,不願再接受前提選擇分手的也是我」,這是陳悅認為自己不配得到一段正常愛情的理由。那一晚隔著電話,我多想拍拍陳悅的肩膀告訴她,問題從不在於妳不配、妳做得不夠、妳不值得,而是妳不適合。

妳從來都是一位好情人,為什麼總要勉強自己,扮演一名不適合的,類情人呢?從一開始便委屈,便無法在最終走到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