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寫道,聽一聽安溥《玫瑰色的你》,你會感傷,讀一讀謝安琪的《家明》,你會流淚。我們是因為彼此相愛,而成為人。因為傷過、痛過,所以懂得什麼是珍貴。

文|陳雯莉

2019 年 5 月 24 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可結婚的國家,對於此,我覺得這是亞洲國家的一個重要里程碑,為著人權受到重視而開心之際,我也不免反思:「其實,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不過,我們終究還是往前邁了好大一步。

執筆寫下這篇文章時,我比起平常在下筆前有更多的猶豫,然而,這並不是因為沒有話想說,寫不出來,相反地,我有許多情愫像被塞住,而拼命想傾瀉而出的湧泉。表明立場需要勇氣,支持同性婚姻的許多人,未必都是同性戀,只是我們剛好都對於愛有更寬廣的解釋。

請不要打擊與你不同的人,因為有天你可能會訝異地發現自己竟然與別人如此不同。

我們活在一個新的時代,今天比昨天新,明天又比今天更新,如果要繼續向前走,勢必有許多事情會發生改變!我覺得一個成熟的個體必須擁有面對未來變動的接受性,執著在絕對的是非對錯,將會錯失看見真相或擁抱希望的可能。


圖片|來源

時至今日,要接受 21 世代的新興科技,似乎沒想像中困難,如今人手一機的社會,我們可曾在短短十年的過去中想像手機帶給我們的生活改變?手機對於大部分都人來說,帶來了生活的便利,當然,也不否認,仍有些人認為使用智慧手機弊大於利,然而,這個問題很簡單,甚至根本不是個問題,那他就不要用,就好了嘛!總不會硬是要去阻止別人使用手機吧!其實,愛也就是這麼一回事,人怎麼相愛是很私人的事,很隱私的事,無須向任何人解釋我們該怎麼愛才對!更何況愛也沒有絕對的對錯,即便是被認為扭曲的愛,只要當事人感到被愛也就足夠了。

試探愛是何其無知和幼稚的事,用自己的立場說了再多「為誰好」,其實,回到根本地捫心自問,只是為了自己。

同性婚姻合法化僅是追求人權的一種展現,我們在享受民主的時候,是不是都輕易地忘了如今這一切的舒適,是用多少人的血淚換來?是誰願意成為那個阻擋強權的坦克人?聽一聽安溥的《玫瑰色的你》,你會感傷,讀一讀謝安琪的《家明》歌詞,你會流淚,如此,我便覺得自己無愧於為人。

誰能在今日男女平權的社會,認真回想過去 18 世紀前的女性權利被狠狠剝奪?她們沒有平等的受教權、工作權和參政權,然而,當越來越多人開始願意相信和重視這個議題時,革命才真正成了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諸多社會議題都有不同的立場,例如:禁止墮胎、禁止建立奴隸制度……等,也許,其中某項議題正巧讓你共鳴地覺得:「這怎麼可以這樣!這太不重視人權了!」、「太誇張了!這什麼時代了,還不能這樣做嗎?」

當我們站在反對方的時候,請試想曾幾何時,我們也是如同支持者般,多麼努力地在追求自己所認為的正義,為什麼總要互相切割,讓我們都如此孤獨呢?

尊重多數者的想法,是現今較能被大眾接受的做法,但是,多數並不一定代表絕對正確,正確的事也不一定需要被社會大眾認可和定義。我們一路聽著許多非同溫層的人以各種方式表述自己的想法,有時是同情,有時是指控,有時是辱罵,這些讓我們真的都受傷了!不過,為此卻也讓我們也在撿拾心碎的同時,學著如何以更溫柔且堅定的方式對世界表達訴求,因為傷過、痛過,所以懂得什麼是珍貴。

「我替所有同性戀者禱告,希望他們都能變得正常!」、「看你平常不關心政治,就是特別為了同志婚姻合法化才去公投的吧?」、「他們躲起來,我就不會反對,為什麼要逼我們去反對他們?影響我們正常人的生活?」,諸如此類的這些話聽起來很尖銳,也很傷人,利刃還好像插在我的胸口淌血,很深,很深,拔出來,可能會留疤,可能還會死掉也說不定!但是,我寧願當躺在信念血泊中死去的自己,也不願假象地偽裝自己苟活。(延伸閱讀:女性神學家挺同志:是同志朋友陪我走過人生艱難

同志婚姻合法化,或許只是同志人權的第一步,這個議題逐漸喚醒了民眾對此事的討論與重視,我想未來的日子肯定會有陣痛和磨合,不過,最終的目的應該是為各種如此不同的人們,創造一個真正友善的大環境!中華民國憲法第 7 條保障之平等權:「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為此,請用烙印般的疼告訴自己:「別再義正嚴辭地說著批判的話,因為我們根本沒有審判別人的權利。」

現代人對於婚姻越來越保持開放的態度,相愛也不一定要結婚,所以,我們所捍衛的並非僅是一個具體結果,而是過程中的正義,是基本人權的公平、公正!即便如今台灣同性婚姻已經合法,但也不見得所有同性戀都會去辦理結婚登記,我們所追求的從未改變,只是是愛和自由。同性婚姻的合法,意味著人權受到平等的尊重與對待,然而,整體環境的友善,還是需要更多人的投入與努力!同性戀者在辦理結婚登記後,是否會受到企業在於工作權上的歧視或剝奪?父母與學校教育的價值觀,是否會影響下一代對同性戀產生排斥感?這些都很重要,也是我們這個世代的共同的課題。

文末,想分享在網路上看見一段類似這樣的文字:「我不是喜歡你同性戀,也不是因為同性戀才喜歡你,而是,我喜歡上一個人,他剛好和我同性,罷了!」我想,愛的限度,從來都無法用人的心胸去度量那份廣度,如有上帝,我相信,祂也絕不會好不容易教了我們如何愛人,又責罰我們真心相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