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對你來說有著什麼含意呢?碧昂絲打造全球超過 4300 萬人看過的演出,讓世界看見「回家」更多的可能性。面對產後99公斤的復出之路,她堅定不移,只因她相信:我們都要回到內心的家,要讓自己的種族發光,要使女性以自己為傲。

在 Coachella 演唱會紀錄片《Homecoming》中,深刻地傳遞了碧昂絲的回家,不僅僅是拾起行囊,平平地踏上歸途而已。2018 年產後復出舞台,考驗她在成為一名母親後如何角色切換,挑戰她是否能在人生劇烈改變時,自信而有餘裕。對她而言,「家」象徵的是她因生產暫別的舞台,是身為人母、人妻的家庭生活,是內心屬於自己的歇腳處。

我們看見女王早已心中有道,用音樂、舞蹈和生命,她告訴世人碧昂絲回來了,而且更圓潤閃耀。她深知回家之路將是一場神聖且磅礴的儀式,且這一次她將去喚起躲藏在每一個人心中的愛和歸屬。


圖片|來源

回種族的家:我無可選擇如何生,但選擇引以為傲

碧昂絲是首位登上 Coachella 頭號陣容的黑人女性,並締造了傳奇般的演出,全世界有 4300 萬人同時收看,堪稱史上最多人同時觀看演場會紀錄。然而,重要的不是演出有多華麗、打破多少數字,而是背後團隊的賦予 Homecoming 的意義。

「Homecoming」的命名,回的不僅僅是家,借傳統黑人大學(HBCU: Historically Black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為立意,她要圓一個「人生大學」的夢,讓各地的黑人音樂家、藝術家、表演者「返校」展現天賦。比起自己聚光燈照耀於自己身上,她更想要透過 Coachella 將黑人文化帶到高點 ,讓世人們看見其中的美與感動。

2 小時的演出,碧昂絲回望她 22 年的明星生涯,將所有的失敗與勝利的凝結 。從一名唱著天命真女(Destiny's Child)的性感鄰家女孩,漸漸樹立野性、自信又霸氣的女王風範,到如今奠定美國流行文化的符號與象徵,她的創作沒有脫離過女性主義和黑人議題,而 Homecoming 也不例外。(延伸閱讀:從女孩到女王!碧昂絲女力X黑人意識的女性主義路徑

黑人文化是我認為世界上最美麗的生命共同體,而我的使命無非就是讓人們產生更多的好奇心,窮極一切有說服力、有影響力的方法,都要把我們骨子裡的黑人力量喚起:去認識自己從何而來,身在何處,將往哪裡。

碧昂絲

碧昂絲認為,在美國,最被打壓的族群並不僅是黑人,更是「黑人女性」。她察覺,只因為自己是黑人女性,世界便不允許她施展實力,要她安分地待在黑色小箱子裡一般,不許在街頭張揚。黑人女性的地位在美國社會中長久地被低估,而她想成為改變這一切的起始點。

Coachella 便是一個機會,於是,耗時超過四個月籌備,動員超過 200 人,她堅持要用最原始、最富動能的方式,溫柔地向世界呼告:黑人的絢麗文化、黑人女性的力量,和身為一名職業母親的堅韌不拔。

碧昂絲:「這(Coachella 的演出)不只是一場音樂盛典,更是一場文化運動」

Homecoming 的表演者們這麼形容碧昂絲:「她關切正在鼓譟的社會運動,用心陪伴每一個人正在經驗的過程,而她這份在乎文化的信仰與堅持,是帶給我們最大的激勵。」碧昂絲將文化的詩意放進演出細節中,只為了讓所有並肩踏上回家之路的創作者們,以自己獨有的色彩在舞台上被看見。

回舞台的家:卸下女皇王冠,她也是一名母親

回家之路並非一路順遂,其實早在 2017 年碧昂絲就出現在 Coachella 的演出名單中,然而,生命中的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意外懷上雙胞胎,使她必須暫別舞台。

於是,「回家」有了另一層意義,是如何在生產後,頂著 99 公斤的身軀回歸舞台。身為職業藝人,產後瘦身一刻不能等,她日夜飲食控制、重量訓練;但同時,她也是孩子母親,是一名妻子,她要哺育新生子女,經營家庭生活;更重要的是,她也是她自己,有自己的極限,疲累時也需要落腳休息。


圖片|來源

好幾次,她陷入自卑的深淵,她恐懼自己再也無法回到「碧昂絲」這個名字;好幾次,她無法專心於排練,如同天下所有父母,一心一意希望時時刻刻陪伴在自己的孩子身旁;好幾次,她觸碰到再也不能跨越的身心限制,掉入幾近放棄的無力深淵。(延伸閱讀:碧昂絲:「女人可以成就任何事情,包括妳自己」

這是一部最貼近人性的演場會紀錄片,不只有音樂的熱鬧歡騰,更多的是真真實實地寫下彩色與黑白,汗水與淚水,痛苦與快樂,也因此才能以全美 110萬點閱率、每分鐘最高 82萬 同時觀看,創下了 Netflix 紀錄片紀錄。

回內心的家:以愛之名,我們終將回家

《Homecoming》之所以感動世界百萬觀眾,是因為它給了我們更多「回家」的可能性。我們開始把「家」的定義擴寫,它可以是讓人有魅力的工作舞台,可以是支持自己的家庭生活,也可以是建築給自己的內在歸屬。哪一種家,都構成了一部分的自己,值得我們在回家時,珍重以待。

紀錄片中,碧昂絲讓我們共同見證她的「家」,是一個形狀百變又幽美的心湖,裡頭有對自己的自信與自卑,對家人與種族的愛。她曾在禱詞中說:「感謝上帝讓我們有機會遇見彼此,祈禱上帝讓我們有能夠接觸人群,帶給人們希望與力量,讓人們感到美麗、堅強、團結一心。」或許就是因這份內心的家虔誠又善良,支持她即使走到極限也不放棄,因而締造了轟動全球的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