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擁有快樂的生活,一定要用高大尚的方式才能夠獲得能量嗎?Amazing 打破這個框架,分享快樂其實從來不遠,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把「身體」打開去覺察「環境」,改變就會發生!

說到快樂,我最先想到的卻是最不快樂的那幾年。

剛大學畢業時的我,投入了一份從學生時期就喜歡的 NGO 工作,擔任國際志工的領隊。每一年寒暑假,我都會帶著不同的志工前往柬埔寨,進行 10-14 天的服務。每一次出隊,我都期許自己是一個「更好的人」,在一個新的環境裡,與一群新的夥伴,我總覺得像一個 reset 的機會,可以重新選擇想呈現的面貌,建立什麼樣的人際關係。

柬埔寨的生活步調很慢,人們之間的互相與友愛都很深,在那裏我不必與誰競爭,就能輕易獲得居民的喜愛。對於團員,我也盡力想成為一位「好領隊」,展現專業、熟悉當地的一面,同時努力與大家親近、裝熟,希望他們更加活絡,更希望他們喜歡我。

初期確實與大家相處愉快,可是隨著時間漸長,我發現自己原本個性中的自我懷疑、不安全感,再度在這個新的地方、新的人群面前浮現,特別是當團員做出不適當的行為被我指正時,我擔心他們會不會討厭我,或是當他們更喜歡另一位領隊時,我害怕自己根本沒有存在的價值。

每一次出隊我都在「充滿期望,又跌落失望」的循環裡輪迴,像老鼠再怎麼拼命地跑,仍逃不出籠裡的輪子。


圖片|來源

為什麼到了一個遠方,我還是沒有改變?

我以為到了遠方,我就會自動變好,就能全部打掉重練,成為一個全新的自己。我以為就像《白日夢冒險王》或《我出去一下》那樣,經歷一段旅程,我就會有所體悟,然後成熟開朗,但是魔法沒有發生,我還是原來那個我。我好失望。

後來我才發現,那個不喜歡的自己,來自對於原生家庭的糾結。父母感情從我小時候就不好,父親背叛了母親,在外面有了第三者,我就在一個充滿懷疑的童年中長大:為什麼他們會結婚?為什麼他們要生下我?為什麼不快樂卻不離婚?為什麼要勉強大家在一起?

母親告訴我,不要把家中的事跟同學說,他們會瞧不起我,會開始說我的閒話,所以為了保護自己,什麼都不要說。我覺得自己的生命裡有了一個黑暗、見不得光的秘密,說出來會讓自己很丟臉,不知不覺,它變成我身上的一個爛瘡,一碰就脆弱。我開始討厭自己的出身,多麼希望能出生在圓滿的家庭,一出場就是受寵愛的公主,而不是被爸爸棄絕的孩子。

我不斷藉由出走,想遠離家庭的一切,以為快樂在很遠的他方,我要去追尋,但原來那根本不是追尋,而是一種逃避。沒有勇氣從病根處下手,我吞下了的那些逃避,但終究只是短暫的特效藥,止不住內在不斷發炎。

就地重拾自己,才是真正的快樂超能力

不是遠方不夠遠,也不是去的方向錯了,而是一開始我在出發地,就選擇了逃避與視而不見,那等同是一種放棄,覺得自己無力改變。但傷口始終長在自己身上,不管你去哪裡,它都跟著你,如影隨形。

我才漸漸明白,當我們對生命感到不快樂,不是換一個地方、一份工作、一位情人,或是買一件新的衣服、新的口紅就能拯救自己,而是在現有的生命裡,慢慢從日常的生活裡改變,一點一滴重拾掌握生命的力量。

後來我開始接觸很多身心靈系統,也嘗試與家人訴說我的心情、我的難過,慢慢把那一份心結鬆開,讓他們知道我很在意他們,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從問題的源頭,去面對自我懷疑與不安感產生的原因。(推薦閱讀:誠實面對恐懼,生命才真正自由


圖片|來源

除了勇於面對不快樂的原因,我也開始練習把每一天的生活過好,而且發現只要是跟「身體」與「環境」有關的事,都是最快能看見改變,也馬上帶來快樂的小事。

比如有天我跟朋友一起去吃了蔬食餐廳,新鮮的食材跟無負擔的烹調法,讓當晚的身體立刻感覺到能量滿滿,充滿飽足感卻又輕盈,心情也跟著清爽起來。又像是上週我終於去了逃避已久的洗牙,坐在診療檯的當下聽到器具尖銳的鑽動聲,還是覺得痛苦又折磨,但當完成療程走出診間,卻感覺自己為身體做了一件好事,整個人往健康舒適的狀態前進了一步。(延伸閱讀:經痛、失眠、沒時間運動?愛自己要從愛身體開始

整理房間或更動擺設,也是掌握人生的一種實踐。我房間本來有台電視,但幾乎很少看,後來經歷了半年都沒打開過後,我決定把它移出房間,結果空出的電視櫃,讓我終於可以把堆在書桌上一疊疊的書擺過去,而書桌空出的位子讓我有了寫稿的地方,整個房間變成了更適合我的空間。

這些看起來沒什麼的小事,其實都是拾回掌握力的練習,當我們把身體狀態調好,空間佈置舒適,就會慢慢相信自己也有能力,去改變其他的事,挑戰更困難的問題。這份力量將會延伸到家庭、職場、親密關係、人際網絡等等,那些我們都好在意,也想好好經營的地方。

快樂不必遠方,就地就能快樂,讓我們從日常生活開始,扎實種下美好,快樂就會在身旁一一盛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