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心穎和許志安的在計程車上親吻的片段,遭到偷拍外流,讓私領域情慾成為公共領域人人可議的窺淫事件。我們一面偷窺批評,一面隱藏情欲,彷彿一切都與我們無關。

4 月的香港,社會忽然熱鬧起來,不為什麼,為的是黃心穎和許志安的士親吻片段。一條在法例中屬於「半私人空間」的計程車男女纏綿短片,竟然變成公共議題,讓有家室的、單身的、正在默默當小三的人的神經都被衝擊。(延伸閱讀:最後童話破滅?請給當事人處理的時間,也給我們自己思考的時間


圖片|來源

這則娛樂新聞起初在蘋果日報的網上版本刊登,手上的電話馬上傳來友人們的轉發,不夠半小時,各種惡搞的圖片亦陸續出現,包括揶揄黃心穎為「攻心計小三」的截圖,顯然地,網友把她的社交媒體帳號翻了一遍來調查出軌時間線;還有同情黃心穎另一半馬國明的「的士」圖和不知道在哪裡流出的行內藝人對黃心穎的「人夫收割機」評價的錄音。

事件在香港這熱鍋煮成一盤燙手的湯,一直到晚上七時左右,許志安開記者會公開道歉,形容自己是「壞掉的人」並表示會暫時退出娛樂事業,正式親手把私人領域的情慾搬上公共領域,也讓人想起 2008 年陳冠希電腦裸照流出的事件,當時,鍾欣潼亦召開了記者會,為了自己的情慾生活對全港觀眾道歉。


圖片|來源

因此,日常生活都變成戰場

兩個藝人的情慾事件,多得娛樂新聞媒體的渲染,蔓延至日常你、我、他(她)之間,成為對立、辯論的種子。在事發後,筆者一位沒有深交、久未碰面的小學同學在臉書上傳來交友邀請,在接受邀請的一剎那,我明白她的動機了——原來她衝著我一個維護黃心穎的帖子而來,在她的臉書上有一則最新發佈的帖子,原來她正在隔空回應我,「若你說黃心穎勾人老公不關大家的事,那你也不要管別人批評她啊,閉嘴吧。」我細心地把她的個人檔案翻了一遍,發現她經歷過類似情傷,她就是那個「大婆」,前男友背叛過她,一則較舊的帖子透露了她對「小三」的厭惡:「當女人還是不要那麼 cheap,請妳合上雙腳。」這種「獵狐(狐狸精)」的情緒未必在每一個人身上出現,可能我與對方的情感經驗有所不同,在接收黃心穎事件上面才會有不同的視角,沒有誰對、誰錯。

不過,將黃心穎事件作為茶餘飯後話題的人,其實某程度上鞏固了所謂的「壓迫」和「刻板印象」——將婚外情看成女人單方面的錯誤、不節制,「獵狐」同時也是「獵巫」,黃心穎成為壞的女人,人們急不及待將她打入地獄、謀殺她的人格、落井下石。

例如在事發後第一天,我在路邊大排檔用餐,一個同檯年屆四十的女性開始搭訕,說的就是對黃心穎的批評,「黃心穎啊,她就是專向人夫下手,很多前科。」、「她之前還跟鄭秀文一起做運動,這種女人真可怕!」,而更有趣的是當中滲透出對「好女人(妻子、沒有可公開審視的情慾的、與壞女人相對的)」的同情,「枉鄭秀文還癡心一片!」而對於許志安的著墨,則與媒體一樣少,目標鎖定是黃心穎。

何式凝:「支持黃心穎的請舉手」

在 4 月 27 日由香港學者周保松主持的「Brew Note 文化沙龍」,曾經接受女人迷訪問的何式凝和突破機構#METOO 事件的帶頭抗議人黎明,以「仆出一條新街 兩條港女的民主實踐」為題,從「性」入手,討論香港制度的不公。期間,何式凝將黃心穎事件再亦搬上檯面,說:「我認爲黃心穎和許志安是兩情相悅的,兩情相悅的愛情,我都支持。有很多人兩情相悅,但因爲世俗的眼光,而無法在一起。」然後她再問現場觀眾:「有誰是支持黃心穎的嗎?請舉手。」小小的咖啡店內冒起的手——包括筆者的——寥寥可數,舉手的人瞬間變成小眾,即使現場觀眾大多都是黃絲、支持民主的公眾。

一位中年男子舉手發表意見,說:「何式凝,我從雨傘運動開始欣賞你走出來支持民主的勇氣,但你提到黃心穎值得支持的時候,我認為我看錯了你。」言下之意,原來一個人支持真普選是正義,但當她支持出軌的女人、小三,她就前功廢——這是不折不扣的厭女和情慾封建。(延伸閱讀:致都市女子的關係書單:我恨透這世界如何詮釋女人

那一刻才驚覺,原來民主和進步對很多人來說,不包括女性的情慾自主——對,黃心穎是個未婚的、年輕的、美麗的女人,她有過很多緋聞,因此「正常人」認為她是「縱慾」的家庭制度破壞者,支持她就像支持破壞秩序者。

但為何破壞警察秩序的抗議者是英雄,破壞家庭秩序的女人是巫婆?是不是我們還有一些盲點?

如講者所形容,其實許志安的家庭、婚姻是一個由上層而設的制度,我們往往忽略了民主運動中的「性」部分,我們想社會進步,想有普選制度,但卻忘了壓迫著人的,可能不只是獨裁政治,還有對男女情慾的既定標準。

對於出軌的男人和出軌的女人的差別待遇,也是從之衍生的現象,許志安公開道歉,回歸家庭,做好老公,大家就放過他。剩下黃心穎,留待給公眾「懲罰」,這也是一種「性別不平等」。

陳冠希的電腦,的士上的閉路電視

有誰會想過,與情人在的士上嘶嘶細語和纏綿時,觀衆的人數,會多於的士司機一個人呢?有誰會想過在一個非公眾場合裏面,你做過一舉一動,尤其是牽涉到情感、性愛和感受的,都會被公開和審判呢?那些原本記錄在自己相機和電腦裏面的合照和短片、那些寫在日記本上的字句、那些播過的私人音樂清單,若在轉眼間成爲你的痛腳,你會有何感受?

在黃心穎事件上,有一點是娛樂新聞和大衆輿論較少提及的。當大家都在著眼出軌的時候,忘記了的士其實是半私人空間,意味著黃心穎和許志安某程度上是被偷拍,而且片段未經他們同意就流出,與當初閉路電視作爲保全之用原意相違背之餘,亦是對私隱的侵犯。 不過涉及到感情、出軌、性的資料,對於大多數人來説實在太美味、太能代入、太多道德標準要應用了,因此造成了「批評出軌者的正當性,比起捍衛個人私隱的正當性還要高」的現象。(延伸閱讀:我的身體你的慾望,「偷拍」真的無法可管嗎?

黃心穎和許志安是有共識之下親吻的,可是司機將錄像送到傳媒手上這行動,是沒有得到二人的同意的。 而同樣地,2008 年的陳冠希裸照事件中,陳冠希是獲得各位女性同意才會拍照的,是有共識存在,可是維修電腦的一方未曾獲得任何照片中的人同意,把照片上傳到互聯網共享,侵犯個人私隱。

黃心穎、許志安、陳冠希、鍾欣桐等人,從來沒有允許過公衆去觀看他們的私人生活,爲何我們認爲自己會有資格去指指點點、給予評價?甚至,他們還需要爲了自己的私人生活道歉,壓根兒卻不是他們的錯。侵犯私隱、不誠實使用資料的人的錯,我們沒有去追究,反而追究公衆人物的性愛生活、感情生活,批判他們道德敗壞,卻把不誠實的資料使用者的道德敗壞視而不見,香港的社會從 2008 年到 2019 年期間,似乎沒有對這種活吞公衆人物的風氣有所反思,同樣的歷史模型以不同形式和程度重複出現。

總結:鍾欣潼、朱慧敏、余香凝黃心穎

在黃心穎之前,香港社會針對女藝人私生活而作出人格謀殺、欺凌和討伐的潮流早已存在。不論是獵狐還是獵巫,針對的都是女性的情欲。

朱慧敏在 2005 年成爲香港小姐亞軍之後,被狗仔隊拍到與藝人梁榮忠在車廂熱吻,因爲當時男方有另一半,朱慧敏不斷被港媒追擊,被形容爲車震女,仿佛在形容她的性和愛是隨便的、任人魚肉的。無綫電視安排大量慾女形象的角色給她,而這些角色在香港社會中算是邪牌、壞的女人,她雖然沒有被雪藏,但第三者、「狐狸精」成爲了她的代名詞。 這事件與黃心穎事件同屬關於出軌、偷拍(侵犯私隱)和女性情慾的議題。

Twins 成員鍾欣潼在 2008 年的陳冠希裸照事件中,深受其害,而且她更爲拍攝(未經同意就被上傳的)裸照而公開道歉,聲淚俱下:

「大家好,新年快樂。今次這件事對我和我身邊的人都造成很大困擾和傷害。我承認以前是是很天真和很傻,但現在已經長大了。很多謝公司、多謝家人,還有朋友對我的眷顧和支援。這件事,對於社會大眾的影響,我深感抱歉。在未來的日子裏我會繼續努力工作,和積極面對我的人生,多謝傳媒的關心,還有一群對我不離不棄的 Fans(歌迷)。多謝。」

當年她被批評爲表裏不一、偽人,因爲她的情欲被表露人前,在照片出現之前,經紀人公司將她包裝爲聖女,當公衆認爲自己被騙、發現她不是「聖女」,便怒髮衝冠,甚至在她復工之後向廣管局和無綫電視臺投訴。或許作爲觀衆,我們有權決定想或不想看見誰,但作爲人,我們沒有資格去批評一個人的情欲生活、說她道德不道德,除非她想跟你討論。爲何她作爲一個女人,不能夠有情慾生活呢?爲什麽鍾欣桐不可以有在鏡頭面前與心儀對象親昵的勇氣呢?

曾經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余香凝,在 2018 年被狗仔隊偷拍她前往男性家過夜的照片,當時她有一位圈内男友陳家樂,她因此被網民追擊,在她的 Instagram 帳號上充滿「臭雞」等負面字眼,娛樂版亦毫不留情地繼續將她寫成一腳踏兩船、性欲過多(大食)、忘恩負義的女人。 這事件除了包含偷拍(侵犯私隱)、出軌,也特別顯示出社會對女性情慾的限制,以及因爲社交媒體的興起而大行其道的直接網絡欺凌現象。

而黃心穎的 Instagram 帳號也遇上同樣的欺凌現象,網民更發起「要求無綫與黃心穎即時終止經理人合約」的聯署行動。她的親姐姐黃心妙曾經在事件曝光後回應:「我們活在一個充滿語言暴力的年代,很多人都認為他們可以做這種精神上和心理上侵犯別人的行為,大家都化身為判官,選擇以暴易暴,我們的世界真的生病了。」

娛樂新聞將侵犯私隱變得理所當然,爆料熱綫成爲發財小工具,然後充滿性別歧視、厭女情結的内容繼續在社會流傳,記者用下流的字眼推波助瀾,公衆繼續認爲女藝人一定要當道德女人、鄰家女孩,我們則一面偷窺和批評,一面隱藏著自己的情欲、自己的感覺、自己有點壞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