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饒舌當道的現代,也許你曾在 Apple Music 或是 Spotify 排行榜上看過這樣一個名字:Billie Eilish,而她不屬於任何當代流行音樂風格。一首〈Wish You Were Gay〉唱出一段關係裡,女孩對男孩的冷淡所產生的自私想法——我寧願你說我不是你的性傾向,而不是「我不是你喜歡的人」。

從 2018 年以來,無論是用 Apple Music 或是 Spotify 聽音樂,聽眾都會在排行榜上看到一個名字。這個名字有些男孩子氣,有些反叛的味道,再仔細去聽她的音樂,會發現與排行榜上的其他歌曲的曲風截然不同。

她的音樂風格有些詭譎,卻又在歌詞上表現出超齡的成熟。再到 Youtube 上看她的MV,會發現她的 MV 充滿著各種對觀眾視覺上的衝擊,比如〈when the party’s over 的〉MV 中她喝了一口黑色墨水,墨水就從眼角流下臉頰的畫面,整部 MV 一鏡到底,她也說過這部 MV 完全出自於她的即興創意。在這個充斥著饒舌、電音的時代,或許在歌單上聽到這樣的音樂會讓人有些驚訝,不由得對這個人、她的音樂留下深刻的印象。


圖片|來源

Billie Eilish 在 2001 年出生長大於美國洛杉磯,家境普通,爸媽都是演員,哥哥與她一樣是音樂家。她在出道以前都是在家自學,從小便對音樂產生了濃厚的興趣,Billie 曾說,若自己是去公立學校讀書的話,或許她的才華就會被埋沒了,因為在那裡,每個人都不被看見。她的哥哥在洛杉磯有一個自己的樂團 The Slightlys,事實上,Billie 的第一首單曲 Ocean Eyes 是哥哥替樂團寫的,當時她拿給了她的舞蹈老師編成了一支舞蹈,這首歌在 2016 年正式問世,獲得了一致的好評。樂評雜誌 Stereogum 的 Chris DeVille 說:「這首歌是十足的流行樂,是一首描寫渴望與前任重修舊好的抒情歌。我完全可以想像它變成一首暢銷金曲。」


圖片|來源

Billie 是一個青少女,本來就處在人生中的叛逆期。但從她的眼神可以看出,這種叛逆和反骨就存在在她的骨子裡了。但就像其他同處於青春期的男孩女孩一樣,她的平常聽的音樂橫跨各種風格。她曾說過她最喜歡的音樂人是 The Beatles 和 Avril Lavigne,但她也會隨著美國饒舌歌手 Tierra Whack 的專輯跳舞。(推薦閱讀:致生活的十首精選歌單,走入臺灣獨立音樂現場

儘管上述這些人都是相較起來比較常見的音樂靈感來源,但 Billie Ellish 從這些人的音樂裡萃取了他們的精神和靈魂,並將這些元素融入到她充滿現代感的音樂裡。她將屬於她這個世代的希望、焦慮、脆弱和心碎的情緒放進她的歌曲,「大家常常低估年輕世代勇於嘗試和實驗的精神,我們經常被大眾忽略,這很蠢。我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Billie 在一個訪談中不以為然地說道。


圖片|來源

時下,Billie Eilish 在社群媒體上擁有超過一千多萬的追蹤者,仔細觀察她的追蹤者,其實都是與她年紀相當的青少年。她說,儘管如此,想要大人對自己的音樂和理念認真看待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常常有人和她說她還年輕,根本不懂得什麼是愛。

「我懂得比你多,因為我現在正在經歷這些事,而你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了。這不能代表我感受到的比你少,但確實是不同的感覺。大人都對愛情、心碎、痛苦都已經很熟悉了,但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是一件新奇也很讓人不知所措的事。」但擁有這個多以她為偶像的同齡人來說,她即將要達成一項史無前例的成就—沒有其他音樂人能做到的事—成為對一整個世代最大的影響,與他們連結起來,替他們發聲,與他們一同經歷這些過程。


圖片|來源

現在社群媒體對於 Billie 來說,就是一個確保同年紀的年輕人的聲音能夠被更多人聽見的平台。2018 年的九月,她接受洛杉磯市長 Eric Garcetti 的邀請,一同鼓勵年輕的世代註冊為當時的期中選舉投票,美國的投票年齡是 18 歲,有些州甚至可以在 16 歲的時候提前註冊投票。

現在,越來越多 Z 世代(出生於 1995 年至 2005 年的年輕人)中像 Billie Eilish、美國槍枝管制推廣者 Emma Gonzalez、瑞典全球暖化運動發起人 Greta Thunberg 的世代英雄都在向這個世界證明她們對於周遭世界的敏感度和關心程度並不亞於中年政客。

Billie Eilish 說:

「青少年比任何人都懂我們所居住的這個世界。這世界要毀滅了,而我完全不懂那條說我們要到更大的年紀才能投票的法律,那些人很快就會死掉了,而我們還得要留下來收爛攤子。這完全不合邏輯。但能夠看見越來越多年輕人在用自己的和平的方式去改變這個世界而不是照單全收是很棒的。」

“The world is ending and I honestly don’t understand the law that says you have to be older to vote, because they’re going to die soon and we’ll have to deal with it. That doesn’t make any sense to me,” she says. “But to see young people taking part in peaceful protests and not obeying is beautiful.”


圖片|來源

出生於一個社群媒體的時代,Billie Eilish 從她有印象以來就活在有智慧型手機、社群網絡的世界,她曾經會瀏覽貼文下面全部的留言,回覆所有的私訊,但越來越多人知道她之後,她就停止這麼做了。她說,「當一位音樂人香消玉殞的時候,我不需要有人告訴我其實該去死的人是我,我只需要把我的手機收起來,刪掉我的 Twitter 就可以把這些聲音都關在外面。如果有人當面和我說這些話,我大概會讓他們說不出話來。」

當被問到是否覺得因為她是一位年輕的女歌手,網路上的那些人才覺得自己有權利去評論她的一言一行時。Billie 說:

「當然會,我和很多女歌手談論過這個問題—如果你不是一個女歌手妳大概不會觀察到這個現象—如果我是一個穿著垮褲和寬鬆T恤的男人,根本沒人會說什麼。但外面有些人叫我穿得更像女人,穿緊身一點的衣服我會比較美,我的歌唱生涯也會比較順遂一點。但不會,真的不會。」

“Hell yeah. I’ve spoken a lot to female artists about this, because if you’re not a female artist you probably don’t think about this. If I was a guy and I was wearing these baggy clothes, nobody would bat an eye. There’s people out there saying, ‘Dress like a girl for once! Wear tight clothes you’d be much prettier and your career would be so much better!’ No it wouldn’t. It literally would not.”


圖片|來源。Billie Eilish 於 2019 年三月發行的新專輯《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封面。

對於擁有一群廣大的同齡粉絲的 Billie 來說,這代表著她與粉絲有更多機會可以一起經歷人生中的某些轉變和過程。她的專輯有可能是某個青少年人生中的第一張專輯,他會買一張 CD 回家聽,或許能夠在她的歌曲中找到可以連結的地方,並讓他們有被了解的感覺。

曾經有一度 Billie 和哥哥 Finneas 覺得沒有辦法完成新專輯《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但她很高興完成了,也能夠有機會表演它。當她剛開始製作這張專輯時,她還不知道它會是什麼模樣。(推薦閱讀:籃球國手轉當音樂人!竄紅新星 SEVDALIZA:任何事都有可能性

但到寫完其中一首歌〈bury a friend〉後,這張專輯的藍圖就更加明確了。Billie 說:「〈bury a friend〉這首歌完全是以躲在我床底下的怪獸的視角出發的。如果你站在它的角度去看,它會做什麼?它會感覺到什麼?我也承認我就是這隻怪獸,因為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我可能也是你床底下的怪獸。」

因為她的曲風、宣傳照、MV 都是採用別的歌手和音樂人不會採取的視覺效果和歌曲風格,除了讓她坐擁更多粉絲之外,也讓她從出道至今就飽受各方的言論和批評。但面對負面評論,Billie Eilish 再次展現超齡的灑脫和情商,「你完全沒有辦法想像人們怎麼說我的,其實有點好笑。但你猜誰在賺錢?誰在地球的另一端巡迴演唱?誰可以拿到免費的鞋子?」

她說。「我不想表現得很自負或怎樣,但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