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孩子的技能絕非與生俱來,如何協調平衡點而不只是用罄心力地無盡照料,是每個「變成」家長的人都必須經歷、必須學會的重要一課。

文|weiping hong

從驗孕棒上出現兩條線的那一刻開始,我就開始踏上「當母親」這條路了,也開始學習如何忍受身體的不適與巨大的變化,只為了平安地生下你;也開始意識到身體不再只有為了自己而存在,必須變得更小心翼翼、吃得更營養,才能讓你有更多的養分吸收長大。

但同時,也背負著一些隨之而來的禁忌,禁錮著母親不能隨意參加喜宴、不能拿剪刀、不能搬家、不能抱嬰兒、不能染燙髮等許多限制,周圍也開始充斥著因關心而提醒著「不能做⋯⋯」的言語,反而讓母親這個角色承擔了許多無形的壓力,我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其實很重要,我怎麼想、怎麼做、會出現怎麼樣的情緒,都會直接影響著肚子裡的你,所以我決定讓自己開心,作為孕婦最高守則,因為媽媽開心、孩子也才會開心,是吧。

懷孕過程中的各種疼痛及不適應,身為母親,彷彿牙一咬忍著就這樣撐過去了,不知道自己當初是哪裡來的勇氣,可以經歷著種種不適,直到了你出生後,接你回家的日子開始,我又經歷了一場天人交戰、水深火熱的階段⋯⋯

去年 10 月底從月子中心離開跟我們一起回家的你,重新適應著新環境,第一次跟著我們生活,我們更是全身上緊發條、全神貫注的將注意力全放在你身上,我的聽覺變得異常靈敏,一開始還摸不透你的習性,只要你一發出哭聲,我們馬上將你抱起,緊張得不得了,連忙看是不是尿布濕了、還是肚子餓了、或是猜測你想睡卻睡不著的撒嬌討抱抱,如果都不是,就更慌了。(推薦你看:全職奶爸陳廷宇:一手帶大女兒,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

記得那一次,數不清是多少個沒睡飽的夜晚,我拖著疲憊的身軀,睡眼惺忪地起床泡牛奶、半哄著你,在連續多日的睡眠不足,積累下來的困頓與勞累下,你不斷哭泣,當時家裡只剩下我跟你,我找不出任何你哭的原因,遲遲安撫不了你時,極度疲憊的我,竟然忍不住的對你生氣,叫著:「你可以不要再哭了嗎?我真的好累,我好想、好想休息可以嗎?」

說完後便跟著你一起放聲大哭,我生氣你為何不能安靜下來,生氣自己為何安撫不了你,更深的是感到挫敗的無力感,我無能為力的望著你,其實心裡頭很多的慌張、不安與不知所措,無人在旁協助之下,我的焦慮感也持續攀升,對你,我第一次失去耐心,為了照顧你,我不斷嘗試了各種照顧的方法,只為了你能夠得到最妥善的照顧。


圖片|Pixta 圖庫

經歷了這次的失控後,我事後竟是滿滿的愧疚,自責自己忘了現在的你只能用哭來表達你的需求,是我無法理解你的語言,也是我沒有好好去理解你,那陣子的我忙到快認不得自己,也近乎失去了自我,每天早上被你宏亮的哭聲叫醒,蓬頭垢面的開始起身開始照顧你,早餐來不及吃、午晚餐也經常是挑你睡著的空檔,快速的狼吞虎嚥幾口,吃到一半擱著又去照顧你是常有的事,又或是趁著擠奶的空檔,滑滑手機,讓自己的頭腦暫停思考,所有的重心都以你為主,繞著你打轉,你的需求變成我生活中的第一順位,擺在所有事情包含我自己的前面,這個轉變讓我無法呼吸,甚至失去了耐性,近乎崩潰邊緣的我,只好提早送你到保姆家,請她幫忙我一起照顧你。

送你到保姆家後,頓時間我好像暫時解脫了,重新回到時間的流裡面,回過頭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頂著凌亂的頭髮、面黃肌瘦、兩眼發睏、無神的樣子,我驚覺這個樣子變得好可怕,也發現,原來我是個無法因為孩子全然犧牲自己的人,我內心深處仍渴望保有一絲獨處、滿足自己需求、照顧自我的空間和時間。

於是,我拿起了手機,打電話預約了設計師剪頭髮、全身身體 SPA、手足保養,然後盥洗完換上喜歡的衣服,騎著機車出門採買,吃的喝的、日常生活用的,慢慢的好像又回到了產前的日子,當我發現自己妥善的照顧好自己後,心情自然而然的變好,心裡頭舒服了、滿足了,晚上去保姆家接你的時候,明顯的對你更有了耐心,連看到你哭都覺得可愛,我想,我很努力的在母親這個角色以外,保有自己,努力重新活過來。(延伸閱讀:慢活不是逃避,而是學會面對紛亂世界保有從容

過程中的每一步都是學習,每一個需求都是選擇題,讓我從中更了解自己想要成為一個怎麼樣的母親,謝謝你,教會我如何重新重視自己,因為唯有當自己的心安住了之後,才有能量繼續陪伴你一起長大;唯有保有了自己,努力在你和我之間取得需求的平衡,我感到開心、快樂了,我才有力氣面對你、照顧你,甘願適應當母親後,讓你跟著幸福。

看到你健康、平安的成長,就是我最期盼的事情,希望你可以一直很快樂。

謝謝你讓我練習當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