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做每個決定之前,都能向自己探問:「我是真的想這麼做?還是,只是缺乏自信跟安全感?」,生命或許就更能揮灑出自己的色彩。

跟別人一樣, 只是尋求安心與認同的方式


圖片|作者提供


圖片|作者提供

很多人害怕自己跟別人不一樣,也很多人害怕別人跟自己不一樣。因此,必須想盡辦法把周遭的人同類化,或是,讓自己跟周圍的人都一樣,藉以得到安全感。(反正,好,大家一起好,死,大家一起死!)

但這真的是對的嗎?會不會這一切只是個陷阱呢?我經常這麼覺得。比方說,當過兵的男生一定會跟其他人吹噓當兵的很多事,彷彿沒當過兵,人生就缺少了重要的一頁。但其實,心裡卻想著:當兵真是浪費時間,能不當兵多好!

比方說,很多女生結婚生子後,就會催促其他女性朋友也要走上一樣的路,不斷地誇大結婚生子的好處,就好像婚後的種種衝突跟苦惱都不曾發生過一般,又好像若沒有結婚生子,生活就會有很多缺憾。但其實,當她們看到其他還沒走入婚姻的女性朋友,繼續打扮光鮮,過著多采多姿的單身生活時,心裡經常是
很羨慕的。跟別人一樣的生命歷程真的適合每一個人嗎?或者,這真的適合我嗎?不管是誰都這樣懷疑過吧!(延伸閱讀:最動人的懷孕片刻!從抽筋到分娩的女人疼痛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至少當我們決定要跟別人一樣時,一定要想想:我是真的想這麼做?還是,只是缺乏自信跟安全感?

就算繞了些遠路, 終有到達的一天


圖片|作者提供

心理醫師的治療,說起來,也不過就是聊天而已。那麼這跟一般之間的閒聊有什麼不同呢?我問。「其實,最大的不同是:心理醫師的談話是有方向性的。」九色夫說。

心理醫師通常會根據病人的狀況設定一個治療的目標,透過跟病人的對談,踩著既定的步調,朝預定的方向前進。雖然有時候,進展跟預期會有些差距,但心理治療這件事,沒有辦法太急,就算原地踏步,或是稍作休息喝口水,甚至繞點遠路也沒關係,只要確定方向,持續不斷地前進,終於有到達目的地的一天。(也推薦你:【生活小姐】此時此刻,誰陪伴你了?

「就算到最後沒有到達目的也沒關係,心理醫師是陪伴病人走過一段旅程的夥伴。」他這樣告訴我。

這樣說來,歌手也像是某種心理醫師。不論快樂或悲傷,能用音樂陪伴歌迷一起走過一段人生旅程,對我而言,就是最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