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一件想做的事情,並且有機會為之努力,這已經足夠幸運了,而要對得起這份幸運,對得起信念,不全力以赴又有什麼意義?」你有沒有曾為了目標或是為一個人無比努力過的經驗?五個素人真實故事帶你看那些努力的人,心裡在想什麼。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一次我深夜打車回家,路上和司機師傅聊天的過程中得知,知道原來開快車並不是她的全職工作,她白天在外貿公司做財務,利用工作日晚上和周末的時間賺一些外快。

她告訴我,因為車是租的,如果開的時間太短不僅賺不了錢還得賠錢進去,所以一般都要到凌晨一點以後才收工,而像她這樣,白天上班晚上兼職開車的人還有很多很多。為什麼這樣辛苦?她說:「想要留在大城市,想給孩子更好的教育和生活,不拼命怎麼行呢。」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她的身上隱約有光。是不是每個人都曾為一個人,一件事無比努力過?有一天回頭看,是那個為一個目標拼盡全力的自己,才是最為閃亮的耀眼。於是我們找出一些 KY 粉絲問了問,你有沒有曾經超出自己意料的,非常努力過?那些拼了命的努力,最終結果又怎麼樣了呢?

故事一:我不願意做好遺憾的準備,所以選擇拼命避免遺憾

盈子女 22 歲

第一年高考的分數,距離上復旦就差了兩分。在所有人的反對下我堅持重讀。理由很簡單,如果你有重來一次的機會,為什麼要勉強妥協。我明白重讀意味著折耗一年的時間,還不一定可以取得比現在更好的結果,也明白重讀意味著,當同齡人都邁入大學開始另一種生活的時候,我還得一個人孤軍奮戰苦熬一年。

但上天多給我了一次彌補失敗的機會,又何嘗不是一種幸運。

剛回到學校的時候確實有很多不適應。我去到一個新的高三班,坐在最後一排角落顯得格格不入。中午一個人去食堂吃飯,下課站在窗戶前,腦子裡湧現出以前同學在走廊打鬧的樣子,感到現在全是孤獨和落寞。與之相伴的還有不斷重讀的枯燥和苦悶,同樣的複習課、重點、習題,說不煎熬是假的。

我就每天數著倒計時,每減少一天,都多一分堅持的勇氣。高考前一天,我沒有再做試卷,躺在床上想著兩百多天的日夜,就像一層層揭下傷疤,會覺得隱約作痛,卻也為自己欣慰。

我很幸運的,最終拿到了錄取通知書,但我也知道,讀書也許是未來一生中所能經歷的最公平的事了,只要努力拼命,多少都能收到結果。但這次重讀的經歷,讓我決定,在未來的人生中也都將帶著這股拼命努力的勇氣前進。

故事二:有些事現在不做,可能這一輩子也不會做了

Steven 男 29 歲

畢業後我進入一家券商。上班,健身,做點投資,吃飯喝酒,日子過的安穩卻總覺得缺了點什麼,殘存的一點理想主義在現實裡悄無聲息的模糊了踪影。

一年前我去北京出差,約了師兄見面敘舊,這一敘感覺是敘出了我的人生轉折。他正在運營一家 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針對大學生群體求學、擇業、生活、情感等方面的問題,設計一些項目(比如講座或線下活動)給予幫助。

這個群體身處校園和社會的轉型階段,各方面的壓力和迷茫如果得不到解決容易產生抑鬱情緒甚至更嚴重的後果。我完全認可他的想法,在聊天過程中也不斷提出很多新的運作想法,突然就有一種被點燃的感覺,那是我長久生活中早已喪失的感覺,它讓人覺得真切地活著,有意義,有價值。

我當即決定去北京和他一起創業。這也許是我不算長的生命中,做的最瘋狂的一件小事。這個決定,意味著放棄過往工作經歷和人脈積攢,放棄舒適的生活去一個陌生的城市,換一個全新的行業,為一件從來沒做過的事情承受失敗的風險。當然,還有無盡的加班和大幅的降薪。

可我還是去了,並一直在堅持到現在。現在凌晨 1 點多,聊完訪談內容,我還得準備一個 PPT 和梳理週末線下活動流程,黎明的北京我見過好多次了。很多人問過我有沒有後悔過,這個問題真的沒有什麼意義。

找到一件想做的事情,並且有機會為之努力,這已經足夠幸運了,而要對得起這份幸運,對得起信念,不全力以赴又有什麼意義。我很難形容這種為夢想可以不計後果付出的感受,也許這是一件只有試過的人才會明白的事吧。(推薦閱讀:給努力生活的你:人生有一百種苦,但只有一種堅持


圖片|日劇《我們是奇蹟產生的》劇照

故事三:我這輩子做過的最努力的事,就是拼命愛你

小丁男 28 歲

我和我女朋友是在留學時認識的,由於我倆一個家在天津,一個家在黑龍江,回國後去哪兒工作生活自然就成了一個難題。她想去北京,離家近職業發展前景也不錯,但到我這兒就為難了,要留在北京壓力實在太大,而我回老家則是完全沒有後顧之憂。

但我理解她,一個女孩子離開家人去那麼遠的地方,也沒什麼好的職業發展,確實太委屈了。所以,我還是決定和她一起留在北京。愛一個人,最重要也最基本的,就是要在一起,分隔兩地無限期的拉扯下去,其實就是在損耗感情,很難有完滿的結果。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都賺的不多,但我想著一定不能讓她受委屈。生活上大的開銷我都一力承擔,到了年節假日送不了太貴重的禮物,但我也會精心為她準備。女孩子把最珍貴的這些年願意交給你,你怎麼能不疼惜愛護。但有時候還是挺心酸的,比如出去逛街,她看到喜歡的東西,但一看價格就會說太貴了不要了,這種無力感真的讓人難受,所以我只能更努力的工作。

別人不願意接的項目我接,為了年底多一些 bonus,哪怕指標提前完成了我也會一直跑項目,酒當水一樣的喝,幾乎天天都在出差,回到家裡經常已經十一二點,但能回家,再晚我都會回家陪她。

這兩三年過去,雖然我們沒有大富大貴,但也有一些看得見的進步提升,對於男人來說,其實壓力也是成長的最好動力。我也從沒覺得這種努力是一件偉大的事,它就是一件理所應當,我必須完成的事。如果留在這個城市發展是她的夢想,我願意以她的夢想為我奮鬥的全部意義。

故事四:也許最終要回歸庸常,但那在之前要確認自己瘋狂過

匿名

我必須承認,練習生這條路是真的苦。但至今我仍走在這條路上並且沒有後悔過。我喜歡站在舞台上,但我的父母並不理解,他們認為藝考或練習生,是一條「差生」才會選擇的,幾乎不可能成功的路。

於是,高考、畢業、就業,我按部就班的完成了每一個目標,但成為偶像的念頭一直都在心底某個角落。

今年是練習生綜藝爆發年,從《偶像練習生》到《創造 101》,我看到了許多拼命的年輕人,而我卻做著一份乏味的,每天都在抗拒的工作。直到有一天,我在推送裡看到一個練習生培養計劃,限齡 25 歲,而我已經 24 了。「猶豫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腦子裡一直迴響著這句話的我,帶著一年多積蓄,瞞著父母到了北京。

面試流程很簡單,完成自我介紹加才藝展示,再根據不同的評級繳納費用。評級 C,六萬八,這就是我練習生生涯的開始。同輩的練習生有五十多人,而在整個朝陽區,這樣的公司據說有四五萬家。出道的機會微乎其微,可是,那極不確定的未來還是讓我熱血沸騰。

聲樂,舞蹈,表演,文化和體能,每天兩節課按五種類型輪換。有周考,月考,評級 A 的人才可以試鏡接節目通告,除此之外就只剩練習,有時練習室有老師要用,就只能去走廊。

需要嚴格控制體重,我一個月內瘦了十五斤,在練習室暈倒過兩次。以前工作我是早 9 晚 6,週末雙休,現在是早 9 晚 12,一周無休。苦、迷茫、擔心未來,可是,我從來沒有抗拒過上課和練習,甚至期待。每次看自己唱跳作品錄影的時候就會發自內心的開心,和同輩們成了知己好友,當一天的練習結束,躺在床上的時候,除了疲累還有滿足。

我還是相信有一天,我會有屬於自己的舞台,一束追光打在身上,台下都是追隨的目光。聽起來有點像做夢?也許我們終將歸於庸常,但在這之前,我需要確認自己已經盡興地瘋狂過。(推薦閱讀:「請不要再那麼努力了!」日劇《Dr.倫太郎》告訴你同理心的秘密


圖片|日劇《我們是奇蹟產生的》劇照

故事五:適合自己的生活,才是好的生活

蓮影女 37 歲

結婚後我還是辭掉了工作。老公和父母都想讓我過的舒適些,我也完全明白他們的好意,但心裡始終有一絲不甘和寄掛。有孩子後,想回去工作的念頭開始變得更強烈。圍繞著孩子忙碌的日常,讓我覺得越來越失去了自我,我希望他眼裡的媽媽不是一個只懂家務的人。

我希望他知道,他媽媽還是個設計師,有自己的事業,工作也許算不上一件多麼高尚偉大的事業,但卻能讓我感覺到自己的價值。

等到孩子一歲多的時候,我終於和家人正式提出了這個想法。這個過程非常艱難。老公雖然理解我,但總歸怕我受苦,心有不願。爸媽覺得我是自找罪受,最難的一關是婆婆,她認為我拋下孩子,是個​​不稱職的媽媽。

這期間我們經歷了很痛苦的拉扯,所幸我最終如願。但回到職場也並不像我想像的那般完美。幾年的職場斷層給我找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阻力,真正上班後瑣碎的折磨更是充滿了我的生活。不定期加班,工作上無休的爭執,想法枯竭,都讓我感到疲累,但是當我整理項目畫稿的時候,想到這份忙碌充實帶來的成就和滿足,就從來不曾後悔過。

我經常想,如果不踏出這一步,可能現在正在家裡削著蘋果等孩子放學。倒也沒有好壞優劣,卻並不是我期待的未來。從來沒有人有資格告訴你應該選擇哪種生活,或哪種生活是好的,答案永遠只有你自己知道。

在做這次訪談的過程中,我還看到了許多關於努力的故事。在這俗常的世間,原來有這麼多人在為自己堅持的信念付出著。有一位粉絲說了這樣一段話,讓我印像很深。他說:

「以前總覺得追逐夢想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需要好好準備,然後才放手一搏。可是等了好多年,並沒有等到一個『就是現在了』的偉大的瞬間。不知道怎麼的,自己好像已經離開了學校很多年,就快可以用中年稱呼自己了,我這才開始覺得,什麼都別準備了,還是趕快上路再說。」

他的夢想是做一位漫畫家,可他實際上是金融行業的從業者。如今他所做的,是每週在開會之餘,一定要畫出兩幅作品來,他說對於大多數普通人來說,必須考慮養家糊口,孤注一擲的時刻很難到來。只有把追求夢想安排在每一天的日常生活裡,夢想才不會永遠遙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