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 J 分開後,Cassey 開始拉著我,要我把 Tinder、CMB、OKCupid 全下下來,重新點燃我尋找下段感情的野心。後來遇到了 John,開始人生第一次的約炮大冒險⋯⋯。

在東村華盛頓廣場公園旁的一家法式酒館 Amelie,艷紅色的牆,還有一張張極度挑戰體型而緊密排列的壓克力白色桌子,濃濃的摩登復古。我們一行人四個女孩,桌上四組 Flight,共十二杯紅酒杯。每一組 Flight 都是以男人名字為名,我點的,就是 Jonathan。

「唉唷,還在為 Jonathan 的事情傷心啊,你都不是說了他每到晚上就軟屌,還遲遲不肯下載 UBER,拉著你在大冬天的紐約街頭攔計程車。這種很快就要被職場,還有婚姻市場淘汰的人,到底還有什麼好留戀的?」

Amy 字字血淚的說出我在上一段感情裡的痛,我跟 J 的感情走向毀滅,終歸是他不願意面對那些已久的問題。只是,心裡面一直有說不出的可惜,可惜了從中央公園一路談天說地的走到中國城的我們,可惜了那些我們曾有過的快樂。

「告訴你,你應該好好享受自由,還有整個紐約的大屌們在等著你!要知道,To get over someone, get under someone!來!手機拿出來!把 Tinder、CMB、OKCupid 全下下來!」跟 Amy 同樣在投行上班的 Cassey 馬上接話,上一次見她的時候,還正在為義大利裔前男友傷情,但在姊妹淘每個週末拉著她,一下 Marquee 一下 Le Bain,不知不覺人就振作了起來,開始繼續瘋狂約會。


圖片|來源

現在換我該好好振作了。

分手到現在一個月的時間,步履闌珊的從悲傷情緒裡緩和過來,聽到傷心的歌不會再流眼淚,經過無數次 J 牽著我的手走過的馬路口時也不再胸悶喘不過氣。即使如此,仍然沒有準備好重新開始下一段感情,但聽到 Cassey 的提議,重新點燃我回歸市場的野心。

感謝科技文明的進步,要快速的找到約會對象或是炮友一點都不難,只要下定決心就可以。下載了各大交友軟體後,開始平均一個星期安排兩個約會,大多數的第一次見面都選在週間的晚上,週末的時間只留給晉級到第二次約會的男生。其實如果願意,一個星期要安排到四個約會都沒問題,但有些男生在傳簡訊的過程中就被淘汰,或是不符合我挑選砲友或約會對象的原則。

挑選炮友的唯一先決條件,就是他得是醫生或醫學院的學生,因為平均而論,他們的衛生習慣跟智商都有經過訓練及高度保障,降低得性病的風險之外,如果真的不幸懷了對方的孩子,甚至更容易獲得贍養費。

但老天爺似乎還沒放過怨氣滿點的我,經過重重篩選,下載 Tinder 後的第三週,Jonathan 的個人檔案出現在我眼前。

This mother fucker。截了圖馬上傳給 Ally,宣洩心中的憤怒。

然後,就遇見了 John。跟 John 在 Tinder 上開始對話時,他劈頭便說自己是個外科住院醫生,因為每週都有六十個小時的排班,雖然沒時間約會但對於打砲很在行,希望如果我也剛好對他有興趣的話,再回覆他。

第一次跟 John 見面,我們約在他公寓旁的咖啡館,John 下班後直接穿著醫院工作服赴約,本人的個頭比想像中的矮,目測約 172 公分。但怎麼樣都好過上週約在拉麵店,頭髮比照片上稀疏一半的男子。

兩人隨意地聊了最近轉涼的天氣,還有自己的工作近況,John 便提議去他家坐坐。

當然,怎麼可能只是坐坐。

John 的公寓是二戰前留下來的舊建築,沒有電梯的木造房子,踩在地板上還會發出喀吱聲,窗外則是能見到生鏽的防火梯。

翻雲覆雨時,醫院的呼叫器不時發出聲音,John只好停下來翻身去客廳打開電腦,跟在醫院的護士確認病人的狀況,並透過電子系統開藥。完成工作後,John 合上電腦回到床上,從床頭櫃拿起大麻的迷你電子煙斗深吸一大口。

衣服褪去後的 John,左胸膛上有一大片的伊朗地圖刺青,地圖上方還有一顆北極星,他解釋那是他祖先的來處。雖然他從小在加拿大長大,父親是義大利裔而母親則來自伊朗,這兩個國家的文化還是深深地影響著他。

一邊抽著電子大麻煙的 John,讓我趴在他胸口聽他講述每個刺青的緣由,他得意地看著我,以為我眼裡的激賞來自於他飲水思源,但實際上讓我激動不已的是,居然能在有生之年睡到心目中歐洲跟中東性愛最強民族的混血男子。

感恩紐約,讚嘆 Tinder,心裡默默想。

但約炮終究只是約炮,沒有實質感情基礎的性愛,是場空虛的歡愉。 性愛的基礎,始終都是建立在彼此之間互相吸引與信任。而約炮只是暫時找一個人,將他放到那個被我吸引與信任的人的位置上。John 就像大家口中的世界美景, 一生只要去過一次就足夠,而我,在他的懷抱裡停留過一次也便足夠了。(推薦閱讀:「我愛你,但我仍對其他人有情慾」讓我們談談開放式關係

後來 John 陸續約了我幾次,都被忙碌作為理由推拖,直到第三次,我認真的告訴他,我不是個當炮友的料,還是另請高明吧。正式結束了人生第一次的約炮大冒險。

Amy 跟 Cassey 知道後雖然嘴上都說怎麼這麼浪費,但心裡也明白我不願意繼續見 John 的心情。同樣在這個城市裡,不再抱著希望去看待感情的她們,又何嘗沒體會同樣的空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