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覺得「應酬」是「應愁」嗎?做自己不喜歡的事,違背自己意願任誰都不會快樂的,或許職場上真的有許多避不開的應酬。不過,每個人終究是有所選擇,不是嗎?

文|陳雯莉

歲末年關將至,總免不了有許多飯局,公司的尾牙、朋友的邀約、家人的聚餐 ⋯⋯,人們總是喜愛用「吃飯」把大夥都聚在一塊。有些飯局越吃感情越好,有些則是越吃越累,這一切細膩的感受總陪伴著我們每一口下嚥咀嚼的飯食,然而,和誰吃飯始終是人們認為是否能享受聚餐的重點,不過,我認為對於不好意思推辭的邀約,出席之後,也不需要太為難自己的表現,畢竟,吃飯這件事本身並沒有這麼複雜,簡簡單單地大家一起吃頓飯,就很美好。

公司的尾牙前幾日方才結束,心有所感,想談談職場敬酒文化這回事。不知道眾多職場人的尾牙是否有感到公司滿滿的感謝,抑或覺得是這飯局無非是另類加班?這話怎麼說呢?比起台上表演更精采的戲碼總在台下發生,我聽著音樂夾雜著混亂人聲漸漸入戲,有位主管酒喝多了,講話不自覺大聲起來,他四處找人敬酒,有人陪笑,有人陪喝,有人坐立難安,有人依然故我靜靜吃飯,各種百態盡收眼底,趣味橫生。(推薦閱讀:【性別觀察】性騷擾、娛樂長官、不喝不給面子?談尾牙應酬文化的性別難題


圖片|《月薪嬌妻》劇照

「喝啦!乾了才有算誠意」。聽聽就好,沒有人會真的拿秤子來秤你的誠意和他的良心。

「來自己罰三杯」。不必認真計數,盡心工作的績效數字絕對比這三杯更有重量。

「不醉不歸」。成語典故,請卓參使用。醉了,才真的不歸。

職場上,也許真的有許多避不開的應酬,但是,我覺得比起參加飯局的應對本領,能在工作崗位上承擔起自己責任的本事,才事真功夫!也許有時你會心有不甘,憑什麼那個誰好像和主管多喝兩杯並恭維幾句就能成為親信?

這真假之間,有待觀察,有時,我們認為的真相也未必是世界的全貌,既然如此,成為自己喜歡的那類人,活在自己的世界享受,也就心滿意足!

聚餐時刻,免不了與人互動,「應酬」本是泛指人與人之間的交際,我們說的應酬也許是吐露了心理狀態更接近「應『愁』」吧!做自己不喜歡的事,表現出違背自己意願的模樣,任誰都會不自在、不快樂,若非要如此,當然是愁上加愁了!不過,每個人終究是有所選擇,不是嗎?(推薦閱讀:學會拒絕,你才可能做出自由的選擇

憶起某次我父親出門應酬,並喝了爛醉回家,我憂心又氣憤地攙扶他入房休息,並說:「為什麼要這樣喝?」

「唉!我別無選擇⋯⋯」。父親無奈地對著那時只有高中年紀的我說。

我安靜地沒有說話,當時,我以為大人的世界真的很苦,苦到沒有辦法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苦到自己的人生必須交給別人來決定才能苟活。

如今我也出了職場,我似乎終於懂得父親當年的無奈,不過,我卻理出了「選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或許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許多人都過著半自助人生的原因吧!選擇意味著割捨、堅持和自律,不為了什麼如此作為,只因為懂得那樣努力的背後代表能夠換取什麼樣意義的人生和最終真正想要的快樂。

「其實,我們能夠有所選擇的」。事隔多年,我懂了,卻對於當年的父親來說太晚。

年末將至,唯一不變的事實是我們始終有所有選擇。一群人一起吃飯,本來就有各種人的樣子,若既然已經選擇出席,就安心地吃頓飯吧!無須刻意表現或演繹,亦無須噤若寒蟬,用自己感到舒適的方式飽餐一頓即可。未來的日子還很長,並不會輕易地因為吃頓飯惹誰憐愛或厭惡!

當然,也不會因為缺席了某次邀約,而誰的世界就此末日。人們一起吃飯的本質理當是為了填飽身心的需要,如果把自己心底的聲音都埋沒了,大概很難真的吃飽!討好誰或擔心舉止惹誰厭惡,都並非吃飯的重點,專心地好好吃飯,毋須忙碌地滿足別人的期待。(推薦閱讀:口口聲聲說要愛自己,不如先試著放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