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 寫【紐約愛情故事】,要如何延續一段關係,不能只看相貌,得靠彼此之間的智慧與真心。

Disclaimer: 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一到九月底,萬聖節的臨時服裝店紛紛開張,在萬聖節的前幾天直到十月三十一號當天,排隊人龍可以長到三個街口外,是繼 Roger Vivier 的 Sample Sale 排隊盛況之後,又一個排隊運動。

派對一多的日子,紛紛擾擾就又更多。人精 Lisa 的朋友 Stephy 就在萬聖節當晚跟他吵了一架。(人物回顧:【紐約都會愛情】嫌貨都不是買貨人

亞裔萬聖派對分為三大群體:韓國、中國跟台灣,門票最貴相對顏值最高是韓國人開的夜店:Circle。Circle 在紐約的亞裔圈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不知道的人大概不是沒有亞裔朋友不然就是沒有朋友。但相傳 Circle 對非韓裔人種的服務品質會打折扣,就算你訂了最貴桌子也一樣。


圖片|來源

在對衝基金工作的 James,大方闊綽的花了四千塊美金,好不容易搶到萬聖節當天 Circle 的定位,Lisa 以女主人的姿態大張旗鼓把所有認識或是有點認識的女孩子張羅來,包含剛到美國念 NYU 研究所的 Stephy。

Lisa 的女生朋友身材平均偏瘦,燈光一暗,假睫毛一戴,即使長相平庸還是有男生會靠過來。Stephy 是 Lisa 的前男友的好朋友的炮友, 但 Lisa 並不介意中間連結複雜,反而在 Stephy 背後都如此介紹她。Stephy 因為長相頗為亮麗,又帶著一口流利的英文,在台灣念大學的時候常常主持校園大型活動,並畢業後在精品公關公司工作過一年。Stephy 一到紐約便特意地跟 Lisa 交好,想要透過她認識更多人。

在這個一擲千金的萬聖節聚會上初見 Stephy 時,本人就如 Lisa 描述的一樣熱情大方。才喝了兩杯 Shot 之後,便滔滔不絕的發表她用 Tinder 一個禮拜至少跟三個不同的男生約會的心得。Stephy 打開簡訊頁面都是滿滿的男生名字外加他們的特徵。(延伸閱讀:約不約,這是個問題!談現代人的 Casual Sex

「你看這個 “Rob FB Tall Hiking”,是個 Facebook 工程師,超愛戶外運動,但他都帶我去吃很便宜的餐廳,我真心沒辦法。啊,還有這個 “Albert ER Doc chubby” 常愛回不回我訊息,有時候約了又改期,可是我覺得他真的很可愛,聰明外加有點胖胖的,完全是我的菜⋯⋯還有,還有這個⋯⋯」

還有,還有一長串各種男生的介紹,但我已經放空自己,無心繼續聽這個貪婪的女子表演。

Stephy 跟每個剛到紐約的女孩子一樣興奮激動,但因為還在學中的關係,時間上跟一般上班族不一樣,大多數優秀的男生工作時間又長又累,根本沒有時間哄她,一個禮拜吃不到兩次飯讓她很不滿,接連換了好幾個對象 。

回到吵雜擁擠的夜店,本來應該是 Stephy 佔盡優勢的狩獵場,卻沒料到當晚的韓裔辣美女雲集,在燈光昏暗的情況下,女孩子們的美貌相差不遠。眼看都在派對場內待了快兩個小時,沒有一個男生主動跟 Stephy 講話,更不用說請她喝酒了。信心大受打擊的 Stephy 開始擺起臭臉跟 Lisa 說今天男生們的素質很差,Lisa 一聽話中有話,便好心的問 Stephy:「不然我陪你場內走一圈,搞不好有機會?」

結果走完一圈,一樣毫無斬獲,Stephy 帶著醉意轉頭對 Lisa 大聲的說:「她真的很需要趕快找到一個有美國身分的男生,確保她一年半後畢業的時候願意提供她留在美國的身份。」

言下之意,在成長過程中因出色外型比一般人更容易獲得好處的 Stephy,想用美貌換取不只是一張飯票,還有一本美國護照。但紐約男生又何嘗不懂得衡量他們在一段感情裡提供給對方的好處,自己是否有得到相對應的回報?長得漂亮在紐約頂多能吸引比較多的人靠近,但延續一段關係靠的是兩個人的見識與智慧是否在相差不遠的範圍內。


圖片|來源

性格務實的 Lisa 聽到後馬上告訴 Stephy 趁早打消找一個有身分的 ABC 結婚的念頭,因為這樣一點都不實際。但聽在 Stephy 耳裡卻是 Lisa 在質疑她的美貌,兩人一來一往從聊天變成了吵架,Stephy 忽然起身說要走了,頭也不回的離開 Circle。

雖然我當下跟其他朋友們在舞池裡玩的好不開心,隔天聽完 Lisa 訴苦 Stephy 的種種行為後,從此有 Stephy 的場合我都刻意避開,並告訴 Lisa:「這種 cuckoo(註:cuckoo 是紐約人的日常用語,意指腦袋不清楚的瘋子。)只會讓你生活變得更複雜罷了,有她的場合就不要找我了!」

Stephy 後來假裝沒有任何事發生找 Lisa 聊天,Lisa 濫好人的個性也就繼續跟 Stephy 來往。

半年後聽說 Stephy 交了一個遠在波士頓的男友,因為她說:「我實在受不了紐約的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