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彼此的立場不同,就把對方視為敵人,把對方的一切予以否定,好堅定自己的信念,可是也因此我們的社會總是少了對話的空間,少了彼此靠近、理解的機會。

在我家對面有一間牙醫診所,醫生技術專業,個性也很和善,有一次我矯正後固定齒列的鐵絲彈出,直直刺到舌頭,吃東西或講話就開始流血,非常地痛,臨時在中午休息時跑進去求救,原本已脫下裝備的醫生問了我的狀況,就說先幫我用沒關係,他知道我一定很不舒服,當下覺得真是獲得了救贖,感謝世界上有他的存在。

這位醫師是一位虔誠基督徒,在週末也會在自家診所辦信徒的聚會,診間也都貼滿了聖經箴言,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不過總覺得醫生的信仰使他成為一位善良的助人者,對此心懷感激。

不過幾個月前,當同婚議題開始沸沸揚揚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診間出現了反同婚的宣傳品,講述同婚會危急的傳統婚姻價值,以及社會需付出的行政成本等,我雖然不意外他的立場,不過仍覺得心情有些怪怪的,畢竟在這件事情上我們的想法如此不同。

就在前幾天,當我經過診所,看見牆上已掛出大大的「支持愛家公投」布條,當下一陣灰心,心想我以後都不要來這間診所了,不然彷彿我是支持他理念的。正一邊這麼想著時,到了下一個路口,我突然發現這樣的自己好像不太對,如果因為在這件事情上的立場不同,我就全然否定這位醫生過去帶給我的專業、良善,全然覺得他不是之前那個人,全然定義他就是反同婚人士,那不就和許多反同人士將同性戀標籤無限放大,做了同樣的事嗎?

因為彼此的立場不同,就把對方視為敵人,把對方的一切予以否定,好堅定自己的信念,閉上眼睛,關上耳朵,我們就不必看也不必聽,相信自己堅持的就是對的,可是也因此我們的社會總是少了對話的空間,少了彼此靠近、理解的機會。


圖片|來源

話語形塑著社會,用一言一行建造想要的世界

上個週末同婚公投辯論會登場,正反方針對第十十一十二案進行辯論,女人迷團隊也很貼心地為大家整理成文字,並加註說明,我很感動他們在週末加班,只為將資訊送到讀者們的手上,讓不同的觀點都可以被看見。

這讓我想起《五項修煉的故事》其中一篇〈聆聽火山的聲音〉,說了一個開啟心靈與創造可能性的溝通故事,恰恰能對應此次的討論:

「在一座火山底下有個小村落,這個村落很特別,人們說的話語都會變成一塊塊的『木板』,不管你說什麼,都會顯化成木板並落在腳邊,人們就把這些木板拿來當圍籬,形成一個個居所。此外,沒說出的心裡話也會變木板,但是要將頭逆時針扭到底,裡頭的話才會蹦出來。

 『所以在這裏,人們所說的話便形成這個社會的結構。 』

有一天,火山突然爆發了,所有村民都驚慌失措,不知該怎麼辦,有人提出了應該爬到樹上,另一群人則說該用塞子把火山口堵住,雙方彼此交鋒,誰也不讓誰,話語的木板在彼此間越疊越高,形成一道牆,甚至還打到了人,卻沒有真正為雙方帶來共識。

有位女孩看到這個情況覺得很感嘆,在不小心跌倒時把心中的想法撞出來了,空中出現一塊木板寫著:『我們是反應導向的族群』。人們紛紛驚訝地討論她的想法,並且問她為什麼會這樣想,那天晚上,女孩帶著村民一起圍在火爐旁,把心中的想法坦承出來,並且問對方這樣想的原因是什麼,了解背後的脈絡,而不是去質疑或批判。

漸漸,他們更清楚彼此,發現每個人的想法都其來有自,只是因為背景與生活經驗不同,著眼於不同之處,沒有對錯。後來有一天,這些話語神奇地匯聚成了一座橋,拯救了全村的人逃到對面的山坡,避開被火山滅村的危機。人們問:『是哪個聰明人想出來的呢?』女孩回答:『不是哪一個人,而是我們共同的想法一起發揮了作用!』」

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也覺得可以對應著同婚的討論來提醒自己,如果我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變成木板,你希望圍在你身旁的是哪些字句?是好噁心、好可怕、變態、人獸交、肛交,還是開放平等、做你自己、尊重差異、互相包容?當我們試著以語言散佈恐慌,用抹黑的句子煽動群眾,以為那些語句是攻擊別人的武器,以為看不見就能不負責任,但話語終會回到每個人身上,讓生命長成那個樣子,圍在身旁的,就是那些字句。(推薦閱讀:愛家團體反串公投辯論正反方,這是你們想帶給孩子的價值嗎

即使我們看不見,但話語正真實形塑著我們的社會,無論立場是支持或反對同婚者,希望每個人都能回看自己的話語,正建立出怎樣的世界,謹慎小心選擇我們的言語,為所說的話負責,讓一言一行都導向我們想要的那個世界。

多瞭解背後的思考脈絡,就能多一份理解

回到開頭那位牙醫的故事,因為意識到自己對立場不同者就蒙上眼睛,選擇視而不見的態度,讓我感到羞愧,也發現過去好像遇見反同婚的朋友,我就會自動迴避討論,覺得反正怎麼樣也說服不了對方,直接放棄溝通交流的機會。於是昨天我就鼓起勇氣,問了我媽對於同婚的看法。

毫不意外,媽媽是反對的,我本來就隱約知道她的立場,所以之前刻意不跟她討論,不過昨天我又追問了她為何不同意?沒想到媽媽竟說,因為她反對整個婚姻制度,她覺得婚姻是個強制的套餐,你若跟一個人走入婚姻,從此許多人生義務都綁在一起,但有些人可能只是希望在對方生病時可以有權照顧,或是可以一起領養孩子,其他財產等項目則不必一起。所以應該重新設計婚姻制度,而不是讓更多人加入這個不夠好的遊戲規則。(推薦閱讀: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嗎?二十個藏著「但是」的婚姻殺手

我聽了覺得媽媽思想竟然如此前衛,不愧是經歷過20多年婚姻的苦主,才能擁有此洞見。當然,我也可以跟媽媽說得先將同志也納入婚姻,再進一步推動婚姻制度修改,不過在此舉這個例子,並不是要討論媽媽想法的對錯,只是想說若我今天沒有進一步詢問媽媽的想法,我可能也會下意識覺得:「媽媽就是保守,媽媽就是歧視同志,所以反對同婚。」但我很慶幸自己有再問她背後思考的脈絡,才得以聽見不同的觀點。

很多時候我們不溝通,因為害怕如果對方說的也是真實,想法就變複雜,沒辦法堅守單一的答案;我們也很害發現自我的無知,或是內心裡的恐懼,會使自己變得脆弱;我們更害怕世界一旦改變,過去適應的生存法則不再適用,跟不上變化的自己被落在後面,反而變成被嘲笑的人。勇敢貼近我的內心,接受世界的複雜性,真的比裝腔作勢,或是憤怒抵抗,要難上太多太多了。可是也唯有如此,我們的生命才能更豐富,迎接更多不同可能性的到來。

最後,在結尾這篇文章前,想跟我的牙醫,也跟立場不同的朋友們說:「我很抱歉,曾經有某些時刻,我很幼稚地在心裡發誓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往來,只因為在同婚這件事情上,我們的立場不同,我將「反同婚」的標籤貼在你身上,然後無限放大到否定了你其他的所有。你絕對是一位善良的好人,也謝謝你之前的協助,只可惜我們此刻的立場不同。但是將來如果有機會,你遇到同性戀者,或是其他你並不熟悉的族群,我也希望你不會用這張標籤,就把他們封死,他們就跟你一樣,有著良善,有著信念,有著要幫助世界更美好的想望,希望在議題之外,我們都能看見一個個真實的生命,給予同樣的愛與守護,你說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