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男性當成「厭女」、「母豬教徒」是件很簡單的事情,但二元對立不是讓雙方互相理解的方法,讓我們一起站在對方的脈絡上,聽聽男性的想法。

文|勵馨基金會教育專員 莊泰富

究竟是性別平權?抑或是雙重標準?

在美商工作的小翰是大家眼中的鄉民,平日上班搭捷運時就逛 PTT 的八卦版,一看到母豬教的文章就會一起推文「母豬母豬,夜裡哭哭」的推文(註一)。他覺得跟一群網友一起推文「母豬母豬、夜裡哭哭」,就跟一群好友在酒吧喝酒講自己女友的壞話一樣,是正常的事情。

但他知道什麼話可以對誰說,不能對誰說,小翰認為「誰會那麼白目在現實生活中指著一名女性說對方是母豬?就跟女生姊妹淘約出門時也是會說男友壞話一樣啊,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什麼幹話可以對誰說,什麼不行。母豬教就是幹話,我是覺得講性別歧視太扯了。」


圖片來源|Pxhere

對小翰來說母豬教就是男生講幹話的一種選擇,他認為講幹話就是一種生活抒壓的方式;如果要拉高到性別平等的層次,那就要以同樣的標準去看待任何事物,如果沒有的話,那就是「女權自助餐」,只挑選自己在乎的議題講,而不是全盤接受。

「我女友之前很常糾正我,說我在跟我的 Gay friends 聊天時都打「妳」這個字,說現在是性別平權的時代,請尊重別人的性別認同,然後又一直在我耳邊說要支持婚姻平權,要我簽署婚姻平權聯署書⋯⋯然後我就在想,妳每次嚷嚷著性別平權的時候,妳還不是都要我付錢⋯⋯」

在訪談的過程中,小翰透露的其實就是部分男性對於「女權自助餐」的最常見到的爭議-雙重標準。雙重標準不僅僅只影響在個人層次上面,在社會層次上面,人們也會拿著放大鏡去檢視雙重標準。而最常在「女權自助餐」中討論的雙重標準議題之一,就是「同工不同酬」的概念。

同工不同酬?或是不同工不同酬?

在工廠工作的小福曾經很認同女性主義者的平等信念,但女權主義者們卻也是傷他最深的一群人,不能透露職業的他,曾經在幾次的調薪事件中,因男生跟女生調薪的薪資幅度不一樣而被部分女權主義者們抗議而受傷。

「勞基法和性別平等法有規定女性工作不得從事危險和齒輪維修類的,他們(女權主義者們)不知道想說為什麼男女薪資不同,實際上分配的地方有差別,然後工作內容也不同⋯⋯比較扯的是,這些人很多是法學系的,甚至自己是律師的,我很難相信他們是在沒有知道這麼多法案限制之下去批判這種事。」

過去勞工安全衛生法第 21 條列下許多女工工作之限制,譬如女性不得在坑內工作、一定重量以上之重物處理工作或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規定之危險性或有害性之工作。

在法規更改前,所有的公司都必須要符合勞安法的規定 ,而 21、22 條規範了女性與妊娠中女性的工作規範,在規範之下,工廠中的女性與男性的工作職務是完全不同的,因此他們的工作職務不同。

部分女權主義者們,他們單純的只看到男女薪資調漲的不同,就認定該工廠「同工不同酬」違反性別平等的精神,進而攻擊小福的工廠,甚至號召許多鄉民們聯合抵制該工廠,造成小福工廠被抽單,影響其他工人的生計。(推薦閱讀:【影音】同工不同酬有差嗎?聽脫口秀主持人妙答

對小福來說,因女性與男性的工作職務不同、給予不同的調薪幅度是正常的,並且也是完全符合勞基法與性平法的。但因著這些女權主義者們的抗議進而影響到工人生計,讓他開始懷疑起女性主義者的平等信念,究竟是真的性別平等嗎?


圖片|來源

103 年,原本勞工安全衛生法的 21、22 條的女性勞工就業權益與母性保護的衝突,在 CEDAW 的建議下修改為「職業安全衛生法」,並刪除原本 21 條女性勞工就業的限制。

也就是說,從 63 年就公布的勞工安全衛生法到 103 年新制的職業安全衛生法的這四十年間,女性就業確實是被限制住的,若我們去脈絡化的看待男女加薪的標準進而批判對方,不僅有失公允,更有可能推離那些原本認同性別平等的人。(註二)

去脈絡化地詮釋他人的行為動機

小銅是個 ACG (註三)網路繪師,他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分享性別議題,引起他的興趣,而在接觸女性主義的過程中,他看見女性主義者很常使用的「公平與正義」的圖片,進而引發自己的創作。


女性主義很常使用的「公平與正義」的圖。
圖片|作者提供


小銅的創作,標題為「因為先天條件的不同,所以人類很難真正的公平;比起追求極致的平等,各取所需更為重要。」
圖片|作者提供

這個創作其實是小銅要去玩一個 ACG 界的梗,在 ACG 界中,紳士(biàn tài)一詞並不是褒義,相反的紳士一詞其實是個貶義,指的其實就是在動漫遊戲中的高級變態。因此紳士風度在 ACG 產業中,理解成「變態風度」是更符合小銅的創作理念與脈絡的。

當時的爭議點是為何「女生沒有和男人一樣高,為何要預設女生就是比較弱,看不到墻壁後的東西」、「為何要讓男生在底下偷拍裙底,是不是鼓勵犯罪?」、「為何要預設女生一定是受害者」等等的內容。紳士這詞本身在 ACG 圈就是指變態/色狼,所以前面正經講道理,就是為了凸顯後面其實在玩這個紳士梗。然後大概就是一些女性主義支持者來留言批評,然後因為我有回應,所以如雪球般越滾越大,但我同時也見識到很多前面我所描述的女性主義邏輯不通順的地方⋯⋯」


對於小銅創作時,部分女性主義支持者的批評
圖片|作者提供

根據 2011 年行政院的統計,生理男性與生理女性的平均身高差為 13 公分,在這個脈絡底下,女性主義支持者們的不舒服可能是真實的,他們認為女性能力不比男性差,不需要製作一張「突顯性別差異」的圖來強調女性的身高。

但是小銅當初的創作理念其實是奠基在「所謂的公平,就是讓每個人都能夠各取所需」這個脈絡上,玩弄的一個 ACG 界的「紳士」梗。

去脈絡地隨意詮釋他人的行為動機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小福跟小銅在社群媒體發達的這個世代中,絕對不只是單一個案,性別平等若要讓更多男性加入,那麼站在他人立場,理解對方脈絡就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推薦閱讀:母豬與公豬對話:為什麼我們習慣醜化對方的性別?

小結

勵馨在三十年的直接服務過程中,從雛妓到性剝削的少女、從家暴到性侵的女性,都跟她們站在一起,看見她們的需求。而這些經驗讓我們知道要推動性別平等的過程中,設身處地站在他人的立場換位思考是件重要的事情。

把男性當成「厭女」、「母豬教徒」是件很簡單的事情,但這樣的二元對立並沒有辦法推動男性加入性別平等的行列,若要讓更多的男性認同性別理念,那麼站在對方脈絡上,看見他們對於當今社會的看法與想法便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